黄山春游集(四)4-2: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2019-12-24 10:14 | 作者:风沙飞扬 | 散文吧首发

看到在黄山始信峰上拍摄的这几张照片,触景生情,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唐代诗人贾岛的《寻隐者不遇》,诗曰:“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如果此诗的作者真的是贾岛的话,那么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访友不遇了。贾岛以“苦吟诗人”闻名,“苦吟诗人”的来历则与诗人“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用“推”还是用“敲”犹豫不定,苦心推敲“有关。而《寻隐者不遇》全诗为:“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过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寻友没见着,寻思着下次再来。而这已经是第二次寻友不见了。

古时的通信和交通都不发达,寻友不见,有约不来,也就成了常有之事。无怪乎,宋代诗人陈师道发出“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世事相违每如此,好怀百岁几回开”的感慨。而古时对这种寻友不见和有约不来的懊恼和杼怀,也时常见诸于唐诗宋词,成为诗词中吟诵的主题,如:

李白的《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犬吠水声中,桃花带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依两三松。”对于好饮酒清谈的酒仙+诗仙李白来说,访友不遇的确是一件难受的事。

丘为的《寻西山隐者不遇》:“绝顶一茅茨,直上三十里。扣关无童仆,窥室唯案几。若非巾柴车,应是钓秋水。差池不相见,黾勉空仰止。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及兹契幽绝,自足荡心耳。虽无宾主意,颇得清静理。兴尽方下山,何必待之子。”爬了这么高的山,走了如此远的路,竟然没有见着心中仰慕之人,实在是难为了诗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96岁高龄的丘为应该是唐代诗人中最为长寿的一个,这与他爱好远足应该不无关系。

皎然的《寻陆鸿渐不遇》:“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归来每日斜。”茶圣皎然去拜访茶仙陆羽,肯定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好聊,然而不遇,肯定十分扫兴。

赵师秀的《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半,闲敲棋子落灯花。等人不来的滋味,相信都尝过,何况等的还是一位棋友。本来,清凉的夜,一边下棋,一边饮茶,一边乘凉,一边清谈。惬意之状,想想都美。然而,“客有可人期不来”,只落得闲敲棋子,数着灯花落了。落寞之情,想想都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