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死神与我擦肩而过想到的

2018-05-17 11:20 | 作者:吴柳杉 | 散文吧首发

很静,路上夜行的车和人也很少,我驾着车在最右边的行车道行驶。一辆重型自卸型货车一直在最左侧的行车道行驶,我不太喜欢跟在大货车或者公交车周围,看看左前方的大货车也没有变道的意思,按过喇叭我加速往前开,大货车还是走的很直很直,没有变道的迹象。我继续驾驶汽车往前,货车的长度应该是9.6米,当我车头在货车中间部分的时候,货车司机居然突然变道,挥舞着他那把血红色的镰刀向我冲来,我头脑竟然特别清醒,我冷冷的看向这个全身披着黑袍,连眼睛都被整齐的刘海遮住的家伙,我把油门一脚踩到底,强大的推背感,一瞬间把我推了出去。我心底冷笑一声,还想和我比拼出刀的时间,你有点慢。这一瞬间,我做过无数次推演,我如果直接保持前行,这运行的轨迹还是会被他捕捉,一有不慎,便会身死道消;斜着冲出去,会被对向来车碾压;最安全的路径便是把车控制在中间双实线上,这样的安全系数和再次伤害的系数是最低的,就算是对向来车,他也可以轻而易举的绕开我。于是,我绕过撞我的重型自卸型货车,掉头停靠在它的旁边。我看到拿着血红镰刀的家伙,低垂着头,悄悄离去。所有最安全的轨迹我都推演过,唯有一条可能被我忽略了,那就是同一时间,对向车道驶过来的也是一辆一模一样的重型自卸型货车。

车道上还是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车,初夜还是这样的安静,于是我们车与车撞击的声音便显得尤为响亮,特别是对向驶来的重型自卸型货车的撞击,我的车后轮毂当场撞裂,车胎直接撞爆,巨大的声响很快吸引了几百名周围的群众和附近的路人,许多人开始关心我的身体,交警也很快到了现场,毫无悬念是对方全责,只是全责和生命相比,那只是一个苍白的词语而已。

这是一起不该发生的车祸事故,每一个货车司机都把自己扮演成克洛诺斯的形象,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整齐的刘海遮住双眼,肩上抗着一把血红色的巨大的镰刀。只是当他们每次挥舞死神镰刀的时候,他们是否想过他们的父母,她们的妻儿。然而,改变这些其实是那么的简单,就是让他们更加的负责而已,如果每一个货车司机开车时都负责一点,都专注一点,那么世间就会少了许多悲剧发生。

之所以克洛诺斯可以肆意挥舞死神镰刀,冥神是要负主要责任的,是他的放纵和制度不严造成的。这和今天我们的道路交通法对于货车司机的约束不严,制度不严有极大的相似之处。对于一起起触目惊心的车祸现场,即便是现场失去了生命,也只是保险公司负责赔点钱而已,而从来没有给予过当事人其他的处罚。这样其实就是今天为什么人们谈货车司机色变的根本原因。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上苍给予世间最珍贵的礼物,每一个生命都是那么的尊贵,每一个生命都是独特的个体,都是神圣的,没有理由败给一把虚无的血色的镰刀,一位伟人说:人定胜天。而事实就是,现实败给了制度和不太完善的法律,所以不管死神血色的镰刀是否举起,我们每一次的战胜都只是侥幸。

文/吴柳杉

2018年5月14日

评论

  • :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8-06-02 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