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能除千年暗

2017-12-13 18:11 | 作者:隆振 | 散文吧首发

燃灯节的沈阳北塔真是热闹非凡,当太阳喷薄而出的时候阳光携着一丝红色洒向大地,围绕在喇嘛塔周围的36佛和塔院西北方的宗喀巴大师师徒三们圣者,微笑中也充满了阳光般的温暖,身上披着浅红色的朝霞,迎接着人们的到来。此时,连天气也在行者的菩提心中融化,风和日丽,云淡风轻。天空象一块蓝水晶,显得更加清爽、更加透明。空中的白云,似乎在蓝的色彩上游走,即有瞬间的停留,又变幻莫测;它们或移动、或逗留、或徘徊,舒卷自如,变化万千,有意无意地为天空添了装饰,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纯洁,那样清爽,也给节日的北塔披上了新的盛装。

燃灯节,是藏传佛教的一个盛大节日,藏语音译为“噶登安曲”,意为“五供”。1419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是藏传佛教格鲁巴创始人宗喀巴大师圆寂成佛的日子。宗喀巴大师深受僧俗大众的敬仰,为纪念大师而将这一天定为燃灯节。在这一天人们要供涂香、供花、烧香、供饭食、供灯明,其中烧香(煨桑)和点灯最为盛行。

今天的北塔犹如一位少女,天真无邪地在寒风中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给人一种含蓄朦胧的美。当太阳露出笑脸,清凉的大地从清晨中苏醒过来的时候,沈阳北塔庄严的塔院和大殿前,便飘荡着清朗的笑声,这里早已门庭若市,信众们络绎不绝地拥来,参加一年一度的燃灯节。

僧人们在尼玛师和罗藏师的带领下,有的在喇嘛塔周围和大殿前面的空地上作画,有的在按图摆灯。信众们则把一箱又一箱的灯运过来,转眼间,地上就出现了佛塔、法轮、法螺、荷花、明灯等精美的图案。僧人们用一双双巧夺天工的手,让佛教的宝物显现出来,装点了天的大地。

《无量寿经》中说:「为世之灯明,乃人间最胜之福田。」明灯是佛的光明与智慧的象征,在佛前供灯含有破除黑暗、抵抗诱惑、祛除愚昧的意思,亦表示祈求佛光普照、福慧增长。在许多佛教经典,都曾讲述过“点灯供佛”的禅意。佛祖因前世为僧、佛点灯,才成就了佛陀的果位。

“灯”代表着智慧与光明,今天,这无量的灯海,象征着从佛陀那里传来,由宗喀巴大师发扬光大,一直到我们的上师坝仁波切的清净法脉。到北塔的16年,夏坝仁波切如明灯一样,点燃自己,用佛陀的智慧照亮了信众的心田。16年,我们从对佛只有虔诚的信仰,对佛法一知半解,到具有善恶智能,能辨别善法和恶法;从随业力而转,到清醒人生,懂得因果取舍;从无明烦恼,到具有智慧,能灭除自他相续中的一切愚痴黑暗。我们在修行路上每前行一步,都包含着上师的心血。上师在用自己的生命之光,照亮了信众前行之路。

荀况说:“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渊,不知地之厚也;”我们不跟上师学佛,就不会知道佛学的博大精深。其实我们的上师就是一位伟大的智者,夏坝仁波切本身就是一座佛学宝藏,其含摄的内容丰富得让人目不暇接,无论是从深度还是广度来说,上师的胸中都包含了三藏十二部经的要义。

仁波切多次说过,唯有讲法,才能让众生脱离苦海;唯有讲法,才能令众生对佛法生起定解;唯有讲法,才能让众生在自己的相续当中生起经、律、论的教功德;也唯有讲法,才能把教功德转为戒、定、慧三学的证功德;也唯有讲法才能普度众生。

为了让随着历史长河流淌而来的法宝传承下去,让信众在对佛法生起定解之后,通过修学通达究竟真理的胜义慧、通达世间五明的世俗慧、以及通达利益有情的饶益有情慧等一切种佛子智慧。夏坝仁波切来到北塔之后,就把深不见底的无穷无尽的佛学宝藏一样一样地拿出来,为四众弟子讲解,让人不由自主地跟随着上师深入经藏,走向正确的佛陀的果位。

过去的十多年中,夏坝仁波切为信众分别宣讲的佛法中,即有学佛入门的知识,又有中级的开示;即有面对大学生的随缘开示,又有对参加共修居士的指导;有经论的讲授,也有修法仪轨的导论;有数十本专业的讲法书籍,也有《一切都还来得及》等契合现代人心灵的读本。讲解的内容难易不同,适宜各阶段的修学者,从做人的基础,到出离心、菩提心、清净见的修证,令人成佛的珍宝琳琅满目,修证方法无不圆满。对任何一种根基的人,从初发心乃至证得无上菩提,都有饶益。上师讲出来的每一部经论,都是我们最想听到的、最想学习的新知识。十多年间我们的上师在用每一段时光去诠释佛陀的精髓,带领着我们去追寻圣者的足迹。

说起来,世界上的各地各民族都有自己的“灯节”,其主题内容也是千差万别。然而,“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破万年愚”是佛教供灯的显著特征。灯代表智慧,代表驱除黑暗,照亮人生。更深层的意思是它代表着燃烧自己,照耀别人。《华严经》当中说:“慧灯破诸暗,是彼之境界。”佛陀的慧灯能够破除世间一切黑暗,这是佛陀的真实境界。

燃灯节供灯是一件极为庄严的事情,今年的沈阳北塔 “甘丹五供节”法会,其实从12月6日就已经开始了,几百名四众弟子利用6天时间进行了兜率百尊•宗喀巴大师祈祷文共诵和兜率百尊•宗喀巴大师祈祷文共诵活动。12月12日的上师供在罗藏师的指挥下,僧人们领着信众有序地进行。

自从2002年7月,经辽宁省宗教事务局批准,法轮寺正式恢复为宗教活动场所,北塔的僧团就如一盏清净光明的佛灯一样,放射出无限的光明,在祖国的北方,用无私的光芒福泽信众,让众多迷茫的众生,看到了前行的路程。在这个殊胜的日子里,僧人们正用一种绝无仅有的肃穆与庄重领诵着对上师的敬信之情,优美的旋律唤醒人们内心深沉的感悟和潜在的力量:

汝是上师,汝是本尊,汝是空行护法尊;

从今为始,乃至菩提,终不舍师求余依;

今生中有,来世之际,大悲钩索愿摄引;

度二怖畏,赐诸悉地,恒作护友除障碍……。

梵音传出讲法堂,那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心声震人心弦,直达霄汉。

时间是一个伟大的创造者,16年,仁波切在北塔这张简笔画上,增添了内容和细节,更增添了亮丽的色彩。时间是一切成就的土壤,16年的时间无私无悔地给了仁波切丰硕的果实。16年,上师重新修葺了寺内各殿。按格鲁派传规新塑了释迦牟尼佛师徒三尊、宗喀巴大师父子三尊、格鲁派无上密续三大本尊等众多圣像,依格鲁派仪轨开光后供奉于修葺一新的大殿之内。按汉地传规新塑了八大菩萨和十八罗汉的圣像,依格鲁派仪轨开光后供奉于东配殿。在喇嘛塔周围塑造了36尊鎏金佛像,修复了般若智海殿、无上大悲殿、韦驮殿、天王殿,新开设了毗沙门殿、护法殿、讲法堂,流通处、佛学图书馆和僧房。

仁波切说过,建寺院是形式,而弘扬佛法才是其真实的内涵。如今的夏坝活佛已经是桃李满天下,子徒遍世间。上师走过的路即有风和日丽的行程,也有风沧桑的旅途。我们跟随上师修学多年,身上或多或少散发出来的智慧之光,都是我们的上师亲手点燃。在人生的旅程上,是上师丰富了我们的心灵,开启了我们的智慧,为我们点燃了能够成佛的明灯。

为了将佛的光明与真理的传递出去,让佛法的真理之光照亮世间,把佛祖的心灯薪火传承下去,北塔僧团从一开始建立,就主动承担了这一种使命,并将其做为自己的一项重要的修学责任。16年来,沈阳北塔十分注重僧人自身建设,开设了不同层次的汉语班、经文班、藏文班、梵文班,全年开展教学活动,提高了僧人的文化素质。目前寺院通过面向社会招生,培养出20多人的译师队伍,通过讲法实践,培养出多名讲经说法的法师。当初寺院组建编译中心时只有三五个发心人员,工作以出汉语书为主。在编译中心主任桑培师的带领下,现在寺院逐步建设了一支过硬的专业队伍,从梵藏汉的文字校对、出书、书籍保管、资料存档都有专人负责,十多年来出品了众多的藏文、梵文文献、汉语书籍,设计出品了播经机、供香等众多的佛教产品。

拉着幕布悄悄走来的时候,人们结束经文的念颂,纷纷拿起引火将灯点燃。当一个人手中的火接触到灯芯的时刻,火跳跃着,随着灯芯明亮起来的瞬间,修行者的心也亮了起来。点燃一盏酥油灯,也就点燃了自己内心的智慧。顷刻间大殿前的平台上、道路上、佛塔周围、室内佛堂、佛龛、供桌以及台阶上,燃起了一盏盏酥油供灯,远远望去,那一盏盏灯犹如天空中的繁星,星星点点,弥漫在苍穹,无量无数,又无边无际。而今北塔地上这一颗颗金星,发出了带着黄色晕光的辉煌,把佛塔、殿宇、佛堂、屋子照得灯火通明。连成一片片的酥油灯光,把夜晚的北塔照得通亮,这是一个光明而又具有升华动力的夜晚。

佛在《华严经》当中说,“善男子!譬如一灯,入于暗室;百千年暗,悉能破尽。菩萨摩诃萨菩提心灯,亦复如是;入于众生心室,百千万亿不可说劫,诸烦恼业,种种暗障,悉能除尽。”佛前供灯我们能够获得照世如灯、肉眼不坏、得于天眼、善恶智能、灭除大暗、得智能明、不在暗处、具大福报、命终生天、速证涅槃的利益。

当信众将全部的灯点燃,顺着灯景倘佯在北塔的时候,只觉得是在佛学宝藏中浏览,又似乎是在修行路上前行。一时竟弄不清是上师的智慧之光让灯蕴含了密意,还是灯借了上师智慧的外相和灵魂?是佛给了灯佛法的精髓,还是灯放射出了佛法的光辉?

冬天是凉爽的,让人清醒地走出人生的每一步。沈阳今冬尚未雨,我憧憬着美丽的雪景,当漫天的飘雪给大地铺上一层薄薄的雪毯时,大地闪着寒冷的银光,大自然也染上了白色,浑然是琼枝玉叶的冰雪世界。即有“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温文尔雅;也有“山舞银蛇,原驰蜡像,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迈。无需雕琢风景,已成冬天最美的图画。我们相信,当可姑娘再次来到北方的时候,瑞雪湿润的大地必将是一片春绿,生气勃勃,充满了活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