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来得及说的话

2018-06-05 23:35 | 作者:梓敬 | 散文吧首发

关于我“愤青”的外衣早被扯掉了,如今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十足的抗日时期“鬼子”们认可的“良民”。他们说这是所谓的“成熟”。

的确我已经好久不关心国内外的政治时局了,连村长开会的内容都不关心了。每每日头高照的时候,就坐在墙角,闭着眼睛享受被太阳亲吻的感觉。

同村的阿信现在是我最亲密的朋友,自从他因为收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的怀抱,就被提前劝退了,连党籍都没了,在一次闲聊中阿信告诉我给了他销魂一抱正是现在“异能局” 局长的太太。他还告诉我那个女人身上有一股醉人味道,他刚闻到就感觉情不自禁了,说到这儿那小子闭着眼睛一脸的陶醉。他还告诉我,当他把她刚抱到他的那张床板上的时候,她的老公就是现在的异能局局长带着他有点傻的儿子踹开了他宿舍的门,他们还扯下了他未来得及扯下的衣服,拍了视频和照片。他们叫嚣着要放到网上去,叫他接受全国人民“唾沫” 的洗礼。我问他有没有挨揍。他便不再言语,只是说了句:“他妈的,他们要是晚来一会就好了,就他妈的把老子毙了也不冤”……

自从阿信退下来之后,到处受人嘲弄,连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看到他都躲了起来。由于我是单身,而且和他是同一品种,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顾虑。以至于阿信常常说我是他唯一可以信赖的人。所以我跟阿信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起初我们聊天的话题大多与女人有关,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以至于聊到中间的时候我骂他白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

去年,我所有的积蓄都用光了,被迫离家,等到年末回去的时候,他已经被埋到了二道沟的一小块地里了,有人说他走的时候给我留了点东西,但到现在也没有人给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