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孩

2017-04-19 23:11 | 作者:黄七岁 | 散文吧首发

前天,一个人骑车去了小天堂,出来后又去了梁启超故居。

一路上,高德导航,本因顺顺利利到达,怎奈何几处修建公路,这就导致本就是路痴的我蒙了。两个小时该到的路程,愣是三个小时才找到。

其中在修建道路的岔道口就来回徘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哎,路痴的痛,你们不懂。想那时在广州,一个地铁站就可以让我转悠两个小时。

路痴,是我最大的痛。

也正因如此,我对曾有过那样的一段日子难以忘怀。那段时日里,有人带我坐公交,挤地铁,去吃喝玩乐,去逛街,这一切,她都已经在前一天安排好了行程,只等着第二天她拉上我,直接省时的去往各个地方,一天下来,我只顾着跟着她的步伐,从不用我操心路的问题。

哪列地铁,哪班公交,哪条道路,她全牢记妥当,最后,满当当的一天,都花在了和她出去的路上。

现在想想啊,真是温馨。她明知我路痴,却不曾怪罪,还乐此不疲的带路。

只是,我当时要是脑子聪明点,或者稍有人点拨一下,想想其中可能存在的情愫,那么,便不会有如今的形同陌路。我想,是自己的心志不坚导致如此吧。

我记得清楚,自从别人网上对我表白,我心动,一时脑子发烧发了朋友圈昭告后,和她的关系,便疏远了。

那时不曾想到她,也不曾记起和她出去的那些日子。不会想着也许她对我是动了心的,不然以她的性格,哪会这般待人。以至于现在想起她总是约我半和她聊天,带啤酒给她,发信息,打电话,又或是常对我提起某一个男孩,都没有想过哪怕一丝她对我,是有了一些情的。

木讷的脑瓜,亲自断送一份情,独留一份很深很沉的遗憾。我甚至可以想象,她看见了那则朋友圈,到底承受了多少伤心孤独,心中又有多少企盼我会找她。以致后来下决心开始对我冷淡。到现在的言如寒冰。

只要,只要哪怕她言语稍微温柔些,说话稍微有些余地,我想,我都是会追回去的。

可是还是没有。我懂她的性格,自己若缠着她,只会彻底葬送这一份已经濒临的友谊。在她眼里,也许我如今找她,只是因为和现在的这位不合了,才想起她。她占有欲是那么强,如何能忍受我这个被人抛弃的弃子。

纵然我没有成为弃子,也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和这一位有很深的,但是不论如何,这一切都葬送在我手。是亲手葬送。如今能保留一丝学生时代的东西,就已经知足了,知道该止步了。再往前,就是万丈深渊了。

悬崖勒马,尚还可及。

如今偶尔是会想起她的,想想她现在还好吗?每次都想和她聊点什么,最后皆败在如冰般的回复中。想想,算了吧。

她,我还是略懂些的。

这些也终会过去

愿你安好哇。某人。

我知道这些东西,她是今生都不会瞧见的,所以我不打算保留的。至于名字,本就是虚虚浮浮,不写也就罢了。反正过个几年,保不准就真的不记得了。谁知道呢。

哎,回头一看,真是,原来自己在不经意间,种下了不少种子。可惜,无一处发芽。

转回话题。到了目的地之后,买了25的走票,便优哉游哉上去了。本以为可以看到经典的一木成林的景象和万鸟齐飞的张阔。却不曾想,照片上那棵无比巨大的榕树,在水中央,需坐船才可看到。

不觉失望。见不到此,算是白来了。只能等以后了。

接着去了梁启超故居。因为是骑自行车,无停靠的地方,也不放心。所以便没进去。于是回程。

一路上那感觉,很酸爽,眼昏脑胀,好不容易骑了回来。腿酸。

过两天宿舍几个打算一起去看桃花。期待。

但愿桃花花期还在,容许我见识浅,不知桃花花期。

我总是会想起和她的那些事,如往事历历在目,触手可及。还记得,我买的第一件礼物,是送给她的,那也是人生第一份跨越千里之外的礼物。是我在老家过年时,拉着老姐坐车两个小时去买的。没有为什么,只是那时得知她喜欢海绵宝宝,也许诺会带给她。

如今,这份礼物恐怕早已面目全非。

晚安,那未出现的女孩

阡陌17.03.20

0:3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