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偶像

2018-06-25 17:15 | 作者:獂道散人 | 散文吧首发

似水流年,有一次我和友人如江先生与登科兄,在故乡道驾摩托车去旅行了几天,拜访了渭源老君山,首阳山,寻找渭河源,嬉于石门水库,徜徉在鼠山上,追着华文明的源头,硬语盘空,正是:当时年少轻狂,唯愿山水相伴。

树木葱茏,山势巍峨,初夏时节,清风徐来,细水相伴,漫步于天井峡风景区。如江先生道:“古松遍野,风景怡人,风轻云淡,山青水秀!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此景是冯兄心仪之地?”

我说:何以见得?

如 江“据我所知,你喜欢豪饮,文史,比较喜陶渊明嘛,此地堪称世之桃源,隐居于此,岂不妙哉!”语言中充满了戏谑。

记当时,只言甚妙!其言只是山中没有通电,生活多有不便!

多年前,大概就是没结婚之前,我的偶像应该就是隐逸宗师陶渊明,对世俗有着自己独步的见解。骞翮思远翥,猛志逸四海。性本爱山丘,采菊东篱下,引壶觞以自酌,浅尝辄醉…此乃吾之偶像者也!伟乎高哉,雄哉!

但是人是在慢慢成熟的,成长的。经过更深层次对文史的了解,感觉返景入深林,弹琴复长啸,坐看云起时,怅然吟式微的王维亦是隐者之典范,用登科兄的话讲,王维半官半隐,生活潇洒,心存佛禅,足登终南,岂是胡子拉碴,为酒钱彷徨的陶潜可比,可谓不可同日而语!

诚然,就是在二十一世纪,隐居在终南山的那些隐士们,整天除了琴禅诸事,剩余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为生活所困绕,劈柴生火,每日清汤寡水,坚持下来的估计也许不是很多,冯某心有式微,却总是有些不甘。

再谈王维,王公并算不上是我的偶像,只能说很欣赏,譬如冯某很欣赏的人还有很多,老庄,怀素,白居易,苏东坡…心仪的女神有李清照,河东君柳如是。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狂狷奔放的李太白。

太白兄的文采斐然,天下莫可及也!可以算做陶渊明之后本人的又一个精神偶像。用狂人自居的贺知章之语形容李白:谪仙人也!文采风流,就不多说了,因为用:前人之述备矣,一句足以。

写到这里,我想说一下太白兄的偶像,太白兄很喜欢晋代的谢安。在忆东山客谢安的词中有:我今携谢妓,长啸绝人群。做为淝水之战的主帅谢安,功成名就之后隐退山林,这也许是李太白最欣赏谢安的地方了。就连宋代的黄庭坚也有:戏马台南追两谢,弛射,风流犹拍古人肩的妙语,想来,谢氏的魅力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但从内心深处,李白还是比较狂傲不羁,就是对偶像,也充满了戏谑:携谢妓而欲报东山客。

这种态度,让我们想来只有李大师这样的谪仙,才有气场压得住如此的调侃。又有,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亦是如此。因为狂狷,因为好饮,因为多才,因为放荡不羁,这也许是我喜欢李太白的原因。

不可否认一直很喜爱李太白,但是不知不觉中近来一直很欣赏一词人辛弃疾。从欣赏到疯狂,以至于天天都读辛词,背辛词。比之李白,更有了一种对生活的责任,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红巾翠袖,英雄泪!

辛弃疾与苏东坡是个豪放派的代表,苏东坡千古文豪,堪称全才。但对于好饮,有英雄情节的冯某来说,更喜爱文武双全心存捭阖的辛弃疾。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这是一个英雄的心声,也是一个多情英雄的无奈!

但将痛饮酬风月,莫放离歌入管弦。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是一个英雄的情怀与心情

醉里挑灯看剑,回吹角连营。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纵使英雄泪满襟,也难以挽回汗血盐车的悲凉故事。多年以后,反清复明的柳如是,读其辛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是何其动人心魄的一刻!英雄与美女终于互相欣赏,情貌如是了。

辛弃疾好饮,多才,文武兼备。晚年退居江西上饶。因倾慕陶渊明,读陶公之停云诗。故给自己的住处起名:停云堂。作贺新郎一词有言:“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纵观英雄,比之李白有过之而无不及。

辛弃疾之意说,我不恨我没看到古人的狂,我恨的是古人没见到我辛弃疾的狂。这种狂,是对自己的肯定,更是一个英雄傲视天地群雄的一种态度!至于二三子,应该是陶渊明,李白,苏东坡,也许这几人正是冯某人的偶像,狂荡不羁,才气逼人,淡泊名利,好饮,苏东坡酒量少些,跟辛弃疾须一日三百杯的酒量一比,大逊一筹。

散人亦为饮者,虽放荡不羁,却段无才华,故以大贤们为偶像,以文武双全的英雄辛弃疾为膜拜之典范,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趋之往之,不往此生矣!

版权作品,未经《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