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三月的雨

2017-04-11 19:24 | 作者:文不明 | 散文吧首发

农历二月二十三,分,阴绵绵。

来杭州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湿漉漉的,刚晴好的的天着急忙慌的走来走去。骗了春天里想要盛开的花朵,还没来得及优雅的伸个懒腰就被一阵寒风一阵冷雨浇了个落汤鸡,似满地堆积的鸡毛般不堪,他们总是要争先恐后,却不知道藏了自己的锋利。

我的窗外是一条小河,河边应该是人造的小公园,杨柳却不管那些,只要你给我一抔土,哪里都能生长,到了春天,我该发的嫩芽就肆意妄为,管它什么倒春寒,我要是都不发芽,谁来告诉你们春天?

里出去找吃食的时候,突然惊讶于杨柳树上麻雀和百灵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都大半夜了,还不消停,可比山里的鸟儿没素质多了,欢愉也要考虑人类的休息呀!他们不知道春天已经到来,睡的可踏实了呢!

哦!如果你在街上人行砖道行走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了,天还没很暖和,穿的衣服都比较厚实,千万别踩到“地雷”,那些歪歪扭扭的地砖,下面可都是水,冷不丁的会炸个满身弹片,让你叫骂半天,气愤却又不知道该跟谁说。

忽然想起来,昨晚还有一声雷,这是好事,春雷一响,黄金万两!这雷是今年听到的第一声雷吧!比乡下的烟花爆竹都响好几倍,正拿起的杯子差点被吓掉了。不过心里还是高兴的,毕竟新的一年正式开始了!

这雨下的细透,一连下了许久,也没有具体记个数,好像一直在下。明理人都知道,这是给生命灌足了水,蓄势待发,只差一阵东风,千树万树就会梨花开,姹紫嫣红绿环肥瘦更不在话下,春天是最最艳丽的季节。抽枝拔节只是植物的低调,似给人默不作声就一跃千里的感觉,这么看来,这些植物们性格很健全,即懂高调也懂内涵和实际。

街道里,人们的盆栽也争相酝酿,她们倒是不怎么理会人们的感受,有人觉得她们被束缚了,不够自由,该回归田园,岂不知她们是那么的乐观,只要能够生存,在春天里绽放自己的精彩,哪怕生在泥泞的沼泽里,路边尘土飞杨的花拦里,又有何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