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

2017-09-25 10:18 | 作者:泉坞山人 | 散文吧首发

我是算命的,不老也不瞎;和过去算命的不同,我现在给人算命用上了电脑,打出的牌子也不同,叫做开心心理咨询诊所,办公地点嘛!就放在学校对面。别人说你不开在人多热闹的地方,还不赔死。这你就不懂了,现在,考生的心理压力打,家长的压力大,教师也不例外。

开业没多久,生意就上门了。来人自称姓代,抬眼看看我,欲言又止的样子。说,我姓代,你知道的,代人做事,代人受过,代人解难的那个代字。

来人四五十岁上下,清清瘦瘦,带副眼镜,话一出口,就知道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先生,请问是测命还是解祸?”我轻轻地问道。

来人犹豫了一下,眼睛往学校那边看了看,压低声音问我:先生,我想测个字,您能解吗?

你说吧,是什么样的一个字?我笑了笑。

“师。”

“师”字嘛!很好解。左边是垖,小土山的意思,右边是币,金钱的意思。想必先生是为钱所惑?一时翻不过山吧!

来人眼睛一亮,瞬间又黯淡了下去,低头不语。

我心中有数了,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先生自称姓代,自然是想替人代过,然“代”字不易,多一撇,就是个“伐”字,上边的人惹不起,底下的人逼得紧,进退两难,这一撇,就是一刀,看来先生是躲不过去了。

“先生,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来人显然有点急了。

“祸从何来,自从何去。上边的山不久就会搬离,但你会被灰沙迷了眼。只可惜,真正受难的,不是你……”我轻轻闭了眼,不再看来人。

“谢谢!”来人低下头,默默地丢下500元钱,推门走了出去。

前些天,一位70多岁的老汉到我门前躲,驼背弯腰的。我看雨停还有些时候,就将老汉拉进了屋里。

“老人家,你这老远的,来学校看谁啊?”

“还能有谁?孙女呗!那年她妈出了车祸,双双离开了人世,孤单地丢下了她,我不管,谁管啊?”

“看您都70多了吧?这身体,还能吃得消吗?”

“唉,咋说不是呢!一年比一年干不动了,就那么几亩田,也收不了几个钱。可孙女的学费却一个劲地疯涨,这不,开学刚交的学费,才过月把,又要交980元,你说,这是什么事,还让不让人活了?”

“人心不古啊!”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唉,孩子书还是要念的。只是,生在我们这个穷家,苦了孩子。”

“老人家,你也要保重身体啊!”望着老人沧桑的脸,我默默地转过身,看见偌大的一个校园深深地陷在雨墨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