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安山七彩大峡谷中的冰挂世界

2018-01-22 16:50 | 作者:孙成岗 | 散文吧首发

原创】文/摄影:孙成岗

我是从微信朋友圈中得知伊川有一座万安山,这两年来开发了不少公园,而其中的七彩大峡谷,目前正是欣赏冰挂的好时节

我走进七彩大峡谷,时令正值大寒。这天天气还算晴朗,天空露出一丝淡淡的蓝,只是我到达的时间比较晚,走进大门时,已经下午4点多了。山里的太阳下得快,一会儿便有了丝丝薄暮的氛围。

旅游公路的尽头是一个下坡。坡道上有一条由无数小风车组成的长长的廊道。五颜六色的小风车构成数个心形图案,在寒风的吹拂下,欢快地旋转着。走在这个充满动感的廊道中有一种在时光隧道中穿越的感觉。

走出廊道便是游客广场。远远就能看到大门的左侧有一座怪石嶙峋的假山。山体上的人工瀑布显然已经静止,变成了奇异的冰柱和多姿的冰挂,虽然它原是人工瀑布,但凝结后形成如此奇特形状却是浑然天成,丝毫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

走进大门,眼前是一汪清潭。潭水中倒映着远山的影子,数只家鹅游弋其间,怡然自得。其中一只黑鹅似乎是头领,非常霸道,白鹅皆不敢近其身旁。

一座石立在清潭左侧,兼起着拦水坝的作用。走过桥去,道路向左右分叉延伸,往左边是瀑布区,往右是冰挂区。因为是“大寒”日,我的心中总想找寻些许烘托极寒氛围的元素,于是便向左拐,往峡谷深处走去。

万安山是洛阳南面的屏障。以前一直以为洛阳南面的山就是龙门石窟所在的低矮的伊阙,从没想过这一带还有海拔达到了930多米的万安山。眼前的这条山谷中,有着多彩的岩石,妙趣横生,是相对典型的丹霞地貌,只是过去“养在深宫人未识”,不曾为人所知罢了。直到近两年才得到开发。也许“五彩”不足以形容它色彩的斑斓,所以被命名为“七彩大峡谷”。

沿着山谷中的小径前行,拐过一个弯,可见一块带有色彩的巨石耸立在眼前。据说这块巨石是盘古的身体化成,故名“盘古石”。当年盘古开天辟地,为了阻止劈开的天重新聚合到一起而使大地复归混沌,就用自己的双手死死撑住两边的天穹,久而久之他的身体变化成了奇特的嶙峋巨石。这虽然是一个神话传说,但我毋宁相信它是真的,因为任何时代都需要英雄,需要英雄做出的无私奉献和牺牲。

沿着崎岖的山路,几上几下,来到了一处茅草覆顶的亭台。亭台一侧不知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清泉挂在树枝上,渐渐形成了厚厚的冰墙。冰墙挡住了凛冽的寒风,在亭子里居然感到一丝和暖。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东北原上的雪窝子。在滴水成冰的雪原上,凛冽的寒风就像刀子一样,在人的脸上扎得生疼。此时如果在朝阳避风的地方挖一个雪洞,藏身其间,就会感到无比的温暖。原来这个世界上无论什么事,都是相对的。冷与热,苦与甜,幸福痛苦,莫不如此。

穿过草亭,没走多远,就发现高处接近山顶的地方,有一处大型冰挂。有了目标,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只是身上渐渐有了汗意,毕竟一路走来,是近5公里长的上坡下坡,运动产生的热量战胜了山谷中的寒气。

不一会儿,走到了冰瀑的下方。裸露的石头上,有“石门飞瀑”几个大字。原来,这便是本届冰雪嘉年华中最出彩的景点——石门飞瀑。这俨然是一个寒冰构成的世界,奇峰怪石被羊脂玉般的冰层包裹,那直上直下宛如石笋状排列的冰柱和冰凌,显然是流动着的飞瀑多个瞬间定格的重叠。虽然是静止的,但依然让人感到有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在向下奔涌。眼前这幅静态的画面中,完美地镶嵌了动态的元素。石门下面的寒冰更是形态各异,有些像削尖了的石笋,有些像圣洁的玉柱,有些像没有丝毫杂色的白珊瑚,有些更像大树伸出的玉臂琼枝,晶莹玲珑的造型中隐隐透着一股温润,让人几乎忘却了它是毫无温度的冰块。

在山顶盘桓数刻,不知不觉暮霭已经降临。赶紧移步下山,途中经过一块巨石,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善”,下面有四行小字,写着“莫以善小而不为,莫言恶小而为之”。依稀记得这是刘玄德在临终时对儿子刘禅所说的话,斯人已去千年,但道理依然不变。我总觉得善恶总是有个标准的,善就是善,恶就是恶。近代由于有那么一段对传统文化蔑视的时期,使得传统的善恶观在一些人的心中模糊起来,景区把这些传统格言铭刻在石头上,也算是一种对世人传统观念的教化,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放眼向山下看去,日的萧瑟使叠嶂的山峦充满了沧桑,但我还是感到,在这沧桑之下,新的生命正在孕育。我想大地回之时,这条山谷一定会蓊蓊郁郁、苍翠欲滴,充满着盎然的生机。

【原创】文/摄影:孙成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