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坐

2017-12-11 18:56 | 作者:木凡 | 散文吧首发

文|木凡

就是喜欢独坐。

没有理由,亦没有目的。

不喜欢被打扰,亦不喜欢去打扰别人。

点上一杯咖啡,在一处角落里独坐到底。窗外是另外一个世界,窗内又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些喧嚣,已经和我无关。翻看一本书,聊读几句,玩味几下,倦了,便放下。看看朋友圈朋友们发的动态,点评几句,也搁浅了。听首音乐,看个八卦,一笑而过。算是了之了。

光阴的轻,便是内心的轻,内心的静,便是光阴的静。我与这个狭小的空间已经合二为一了。眼前的人吵嚷些什么,似乎也听不到,仿佛是在看一场无声的话剧,那么世俗,却又是那么生动,每个人物的表情丰富而又可,却就是没有半点声音,一批一批的人走了,一批一批的人又来,很有意思,很有味道,很幻,也很烟火。但一点也不低俗,不乏味。人态百象,很生活

室内装修的简洁高雅,各式高脚陶瓷,插着干花,插着枯荷,还有铜钱草,盆景文竹。客座旁还有几条观赏鱼,红的、金的、白花的,小头大尾,甚是好看。

这些就足够了,墙上挂着字帖“禅茶一味”,倒是多余的很,着实不必,写出来,就具象了,像是一缕轻雾,用字写出来,它就具象了,然而他们是无象的啊,无象的东西,才有很多内容和深意啊,怎能写得完,写的清!

时间尚早,听了一出戏,京剧,程派,《锁麟囊》。迟小秋。那低沉呜咽的嗓子,那行云流水的碎步,那勾挑弹抖的水袖,真是一绝,一饱眼福,十足过瘾。

光阴,就是要这般轻,这般静,这样让人感觉到鲜活真实,有血有肉。让人感觉到这才是过日子。

日子不能过的深遂不见底,观景不能看的太幽深,容易陷进去,不自拔,不了悟。容易伤怀,容易忧郁

日子过的平淡些才好,不上火,亦不作白日梦,轻松,真实,又有趣。

陶渊明就真实,世外的真实,更是一份难得本真。他的诗很淡泊,浑然天成,意寓深远,他的日子就很平淡,细水长流的平淡。

平淡绝不是枯燥乏味,而是一种修持,一种觉悟。

李商隐就不太真实,感觉他太刻意,太雕琢,他的诗太秾丽,太隐晦,令人不知所云,不知所以。

独坐,坐的便是心中的气象,表面沉着平静,内在却是气象万千。越是有修为者,气象的磁场便会越大。

空城计中,诸葛亮在碟楼一座,一张琴,一杯酒,便可退敌司马懿十五万大军。在千钧一发之际,左右并无文武护持,就独坐城楼,悄思然,谋略大计,运筹帷幄。

齐白石画画,独坐于画楼,纸张铺平,物象,意象洇染纸上,他心中有气象,藏着千军万马,藏着气吞山河,藏着燕雀鱼虾,所以,他的画,才会那么生动,那么大气,那么苍劲有道。

独坐常常会令自己感动不已,倘若不知不觉间悟得一言妙句,真是心喜若狂,素日里怎么也求不得,不曾想在独坐时突然一现,那么天然自得,那么意蕴悠长。

一切伟大的发明与创造,皆是在独静中获得的,牛顿的定律,贝多芬的《月光曲》,曹芹的《红楼梦》,贝聿铭的卢浮宫。皆是如此。

独坐会上瘾,如果在忙碌的生活中呆久了,会喘喘不安,一定会抽出一个下午独坐,就那么坐着,发呆,把自己坐成一座雕塑才好,周边的人皆是来观展的,不用理会,直到神经麻痹了,松动一下筋骨,就这么一松,所有的疲惫,焦躁就苏垮掉了,整个人面貌一新,精气神儿十足,又活过来了,又可以热血奋战了。

独坐,便是与自己周旋,没有竞心,没有攀心,做自己,做自己真实的所在。“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这是一种气度,不屈志于人的信念。“翁比渠侬人谁好?是我常、与我周旋久。宁作我,一杯酒!”。是一种追求真我、独立不阿的深意。“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这是一种独坐之后才会沉淀出来的了然,一种大悟。

这便是独坐的妙处,坐生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不管它风起云涌,什么失火、驱逐、诈骗、虐童,这些令人愤懑不已的消息,就此中断了,不再想了,人性的丑陋亦不在深究。

整个身心仿佛置于一潭幽静的碧水中,滴答滴答的水珠,仿佛是巫娜琴弦中幻发而出的音符,一个一个地飘落于水中,那么缓慢,那么轻灵。而水,又是那么的清,像一面镜子,照着自己,照着万千隐秘。自己赤身盘坐于云水间,心中自有雾、语、秋逝、吟,心中自有十里桃花,心中自有一方去处。

一个人一定要抽一个空留给自己,随着自己的心性,干点自在事,无关悲喜,无关风月,无关明天是怎样的活法。把自己交给自己,用暂的光阴和自己周旋。不失反得,不燥反安,不浊反洁。

2017-12-03

微信公众号:微字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