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七十五回,夜宿破庙拾白骨,山风阵阵孤魂影

2019-05-31 22:27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人性与阴谋】

(中部书)

笫七十五回,宿破庙拾白骨,山风阵阵孤魂影

话续前言,书归正传. 李军睡了一大觉,不知不觉中天已经渐渐黑了。他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只有西面天边的一抹夕阳,还是让李军逐渐看清楚了身边的一切。自己面前不远处平面的洼地里一座破落的庙宇,左、右各有一座十来米高的小小山峰。两边的小小山峰光秃禿的没长一根草,左边的小山峰还支出来一大块褐色石头。“咦!奇怪啊” 李军看着右边的小小山峰上边有一个十分特殊的现象,在夕阳的余辉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影像好像在阳光的中心出现。

李军张大了嘴,不敢喘气了。看着看着他大叫了一声“没啊!”!光辉之中模糊的人影不一会功夫没有了,徒留下影像残存在李军的脑海里。李军愣住了,愣呵呵地站在那。唯有山峰周围的山风,时不时地呼呼地吹着,还有那老虎岭洼地里面荒草丛中、不时传出来的虫子的叫唤声……

好大一会功夫,李军才有了反应。而此时,夕阳的光茫已经埋没在天空的乌云之中。天渐渐黑了下来,山区里的天气黑的早。即便是日炎炎,下午的四、五点钟也就逐渐黑天了。到了晚上六点多钟已经是漆黑一片了。更奇怪的是大山区的天亮的也早,夏天里清晨三点多钟,山区的阳光开始逐渐升起来。

此时,已经是初秋时分,李军抬起来手臂,看了看手腕上的防水手表,大、小指针正好指向十六点正,已经是下午四点正了。

李军正了正身后面的背包,大踏步地往前面不远处走去,半人多高的荒草、野蒿草随着山风摇摆着。

高高的大山峰顶部,虽然没有了阳光的照耀。但是天并未完全黑暗下来,而是正处于半明半暗状态。周围的环境还是影雾婆娑,影像模糊的能看见破庙的轮廓、还有那残墙断垣、一大段丈八高的断墙的影子。

李军走进了荒草和野蒿子丛中,他用双手分开那近一人高的杂草。一步步走向了残墙断壁,当他走到了断墙边上时这才发现,这是一堵全部是用大小不一的石头砌成的一大段墙,从左边的小山峰开始,一直延伸到右边小山峰脚下。中间的小石头门已经荡然无存了,留下的只有一个十几米的豁口,右边的石头墙也只剩下了一个禿口形状的半拉墙。李军轻一脚、重一脚,踏着碎石头和荒草走了进去,残墙断壁里面出现了一座庙宇,破破烂烂的三间房子大小。飞檐型、宫殿式建筑,左边的飞檐房顶已经塌方了,露出来了两、三根檩子头、还有一个半米多见方的大窟窿,一些烂芦苇已经散落了一地,还有那庙里大殿的窗户、木门早已经荡然无存,由于年代太久了,徒留下三个大小不一的门洞。此时,天已经黑了,更显得黑洞洞的。

李军也没有多想些什么,快步地走了进去。可是当他走到庙宇的大里面时,他才大吃一惊、转身拔脚就跑。

原来,这是一个大雄宝殿式建筑,三间房子大小,中间这间房是供神像用的。左、右各有一小间耳房,用于出家人休息和讲经的地方。李军从中间的供神像大殿门口走了进去,一直走进了西边的小房间里面。由于西边的小休息房间沒门、也没有门帘、李军直接走了进去。当他走进了西屋,这才发现屋里面散落着砖头、瓦块,还有一些烂芦苇芭。在西屋西北角阴暗处,露出来一具穿着衣服的白花花人骨架,李军吓得掉头就往外面跑了去。

李军一口气跑到了西北角的悬崖边上,他一阵阵急喘、半蹲在悬崖上,拉风箱似的“呼呼…”喘息着。站在悬崖上,嗖……冷风一阵阵打在了脸上。李军呆了好一会,冷风一吹、这才明白,心里想我怕什么呀!那只不过是一具穿着衣服的死人骨架,没什么可怕的。又沒有鬼魂出现、也没有黄大仙,狐狸二仙什么的。

李军站在悬崖上摇了摇头,伸手上去“叭”的一声,自己给自己一个大嘴巴,打得那么痛快、那么清脆,“哎,妈呀,好痛啊!”,李军打完就后悔了。自己自言自语起来“他妈的,怎么这么疼啊?”!李军此时此刻不知道,自己打自己这一嘴巴,使劲太大啦,脸都肿起来了。左脸蛋子上顿时苍了起来,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嘟嘟的手掌印,就像烙饼一样印在了胖嘟嘟的大脸蛋子上了。李军急忙伸双手捂着脸蛋子,站在悬崖的山风中好一阵子。

“怕啥!”他大叫一声。顿时,老虎岭四周传来了“回声”,“ 怕啥!………”!李军重新站直了腰板,捂着脸大踏步地走进了那个破庙宇。这回好自己生气了,当他第二次走到了西屋西北角阴暗处时,他慢慢走到那个穿着衣服的人骨架前面,左手从屁股后的裤兜里,他掏出来一个小小的手电筒,“啪” 的一声打着了。顿时,一道光亮照耀在那具人骨架上,原来这里是一个靠墙的角儿,穿着衣服的骷髅屁股上坐着一个大号蒲团。由于年代太久远了,骷髅人骨架原来是坐着的。现在已经是变成骷髅人骨架散后,散落在西北角阴暗处一大片。骷髅骨架头部依偎在西北角墙壁上,只露出来两个黑洞洞的小窟窿,和那具白花花的人头骨,还有一排大、小不一牙齿。身上穿着一件黑不黑,灰不灰的道袍,不知道是剪的,还是什么的?反正是小半截衣服。由于,天太暗了,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衣物。

李军看了一会,转身急忙从自己背上摘下来背包和宝剑。将这些东西放到了神像房间,而后左手拿着小手电,轻手轻脚地走进了西边的小卧室。李军走进小房间,先是用小手电照着房间里观察了一会。原来这是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卧室,靠北面是一个地铺床,在石头地面上用一米长的石条、竖排摆放着,上面再铺垫上木板、毛毯子、薄被子,人就在上面睡觉、也可以打坐休养。

李军用小手电看了好一会,这才发现自己对面墙上画着一个大号八卦图,图中间是一个近一米大小的阴阳轮。由于房间里太阴暗,加上年代太久远了,看不清楚八卦图是用什么画的,墙上的线条模糊不清楚。

李军此时也无心细看,他用小手电晃了几下,直接冲着死人骨架而去。李军走到了死人骨架旁边蹲了下来,而后伸出双手一点点插进了死人半躺着的身下边。他轻轻托起来这具死人骨头架子,“咕噜” 一声,这具死人的骷髅头骨一下滚落在地上。李军看着地上的骷髅头,他深深的长叹一声说了一句:“人那!何苦来的呢?!”!由于天已经黑了,看不清楚有没有头发。李军用手托着这具不太沉的骷髅骨架,站起来就往外面走了去。

李军轻轻托着死人的骷髅骨架,好像是一位战罢沙场的壮士。用那雄浑的手臂,托举着自己战友的骷骨一样,一步步走向夕阳下的残血沙场,他轻轻地向着破落的庙宇外面走去。当李军慢慢走到了庙宇西边的小峰下,这才发现自己再小心翼翼,也难免不了虎头蛇尾。原来,这是一具穿着衣服的死人枯骨架上没有头骨。只是在道袍领口处,露出来一小节颈部白花花的骨头节。

李军托举着死人的骷髅骨架, 一直走到了小峰下面。这里黑褐色的石头凸凹不平,偶尔的一片不长荒草的不毛之地。李军将死人的骷髅放到了这片空地上。而后直了直腰、转身离开了。

当李军重新走回到那个卧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点着小手电东晃荡一下,西晃一下。当他走到了那个地铺床边上时,用手电晃了晃西北墙角处。顿时,那个白花花的骷髅头骨呈现在眼前。李军看了看那个骷髅头,同时也用小手电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由得长叹一声感慨了起来。

李军朗声吟到:

清风明月千年夜,孤灯残冷风霜客。

白骨荒凉何人地?凄风苦笑风尘。

人生富贵何处?醒时尘缘孤风冷。

李军面对着这荒草丛丛,破庙残垣、孤庙断墙、还有那不知道年龄的白骨铮铮,孤寂、风冷、荒凉、凄然,感受到了世间的冷暧无常!

李军声感慨了一会,而后走到自己大背包存放的位置。拿过来大背包轻轻走到供神像的大殿里。他找到了一个背风的地方,放下了背包而后自己又困又饿,脑袋里想着那具白骨,还有这次自己独自远游的经历。他太困了、太累了,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架,他往地上一坐,背靠着大背包忽忽悠悠地睡觉了。

“呼呼……”一阵阵山风掠过破庙,“呼啦啦……”庙宇飞檐上的荒草随着风声呼呼做响。

此时此刻,整个五老峰好像一个魔鬼,吞噬了天地万物的阳气,让一切处于静止的状态中,唯独无形透明的手臂还在轻轻吐着气息。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