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落矣,红尘终皆在我之心

2017-11-29 06:30 | 作者:辰光幕影 | 散文吧首发

作者:辰光幕影

花落矣,伴着红尘;于心?犹在心?可闻而风之气,可吻着雪花之漪涟,沉迷,独尝着那份醉,而于徐荡红尘,在乎襄羊。无论何时,无论何时里,红尘终皆在我之心,錞矣一窗之-------题记

穿星稀之,暗,风在不断之泣;行人廖廖,惟车在匆匆而轮转。风仍在继之鸣,不断地作着声,不绝声疑,频卷轮留之翳;月缺,可闻风之声嘶;夜色深沉,伴着红尘;而雪,则卒然而凛,与风俱,于无边之夜中为逸,亦以夜荡矣层之水,以其清净与真,寂然,翛然与情舞。顾此世界,给人一种凉莹莹之抚。一切在清,皆在升华,连我之心亦在净,更洁而美。

风雪之夜,无边的黑,在无之蔓。此雪之世,为雪之寒,而红尘为何?是以我之心为扑朔迷离。红尘之秘,若是夜里,雪花飞之,无可见之争,在处蜿蜒,有着无限,而不知风雪归乎,当在何处。足下之路,犹甚模糊,于暮夜里,在风雪里,永不得了了,此吾道,通红尘,往岁之门。雪花翩翩,蝴蝶何恋?随将其与时逐,红尘中之梦,在不动而心之情,此是梦境,犹得我的多情?

寒之气息,记忆之许。风可泣,可于近游,雪或者风之泪,盖风之弊,然红尘何处?于心?犹在心?可闻而风之气,可吻着雪花之漪涟,沉迷,独尝着那份醉。使其身弥绚彩!有一种美,逾越漫长的时空,沦陷红尘里。而红尘,而我之生命之门。未得离情,未曾留岁月间之疑,而我竟在红尘中徐行而,可徐品而风之蹇,可见雪之意,可见生活之苦涩,可见梦中之欢乐。此即红尘,是岁之门。

幕帐围影,非我之情,亦非我之梦。风卷矣心海,则洋心海;雪花落矣心海,心则易壮,可望云卷云舒,可见海言之路。雪花开矣,雪花落下,不谓红尘有所之变,红尘中留了诱之容。静下心来,可见情之徘徊,可见情之花瓣,可见灿烂之岁,可见人生之牵盼,可知岁之呼,可见红尘中之昔,可见情于徐开花,其花瓣在风雪之水中徐流。

邂逅间、落了许些。风鸣而,雪飘着,留了一道残影,亦留了一道明。浸淫之底,是红尘之梦,又有红尘中之情。此乃眷恋,所谓红尘之恋。花烂,在徐更洁;红尘之凝,使时复流。无风,惟有寒风;无香之花,惟有雪花。红尘之岁,写着人之圆缺。此红尘之恬,亦心之悠然。踏月之足,徐行而下之路,携雪之道,前者之路,视之不明,犹将进行着,遇红尘中之坎坷,亦有红尘中之欢,在彼锥心之气行焉!

沐雪,树杪,于风则孤,并在风中出而锐之声,不能安宁,亦不可静。红尘,风雪中之红尘,仍于开扉,故当视我,视我之足,视我之路。忽觉着红尘之媚,又有红尘之美,又有红尘之魅。虽风雪,亦不能红尘之说。不为冥冥,而心中,有而空,所愿,是望。清婉之雪,清婉之风,于绝地声,而于徐荡红尘,在乎襄羊。无论何时,无论何时里,红尘未得远,红尘终皆在我之心,錞矣一梦窗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