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隙碎笔

2017-10-08 14:42 | 作者:祁冠领 | 散文吧首发

人闲桂花落,山空。人一旦闲下来就会发现身边很多细微的变化,不过平日里投身于工作中,难得清闲,自然也没有时间去观察身边的一草一木,因此经常在项目上待着有种“年年不知月,岁岁不知春”的感觉。所以有时候走出项目,突然发现花开了才知道春天真的来了。大自然是最守信用的,只要春天到来,天气变暖,花儿就会如期开放,从不食言。这是种最简单最纯洁的等候,人可能会被一些世俗的事所羁绊,但是花儿不会。

今日由于下,又逢周末,所以忙里偷闲决定文艺一把。三月里的小雨,又绵又长,于是人的思绪也随之延长。作家史铁生曾经写过一篇长篇哲思抒情散文随笔集《病隙碎笔》,被我在此借用,他在里面写到自己写作是业余,职业是生病,意思是写作的时间是生病时间之余挤出来的,可见文章的可贵与不易。他认为人活在世上是来世上来玩,在《我与地坛》文章里第七篇写到,“自从母亲去世后,我忽然觉得,一个人跑到这世界上来玩真是玩得太久了”,就是站在一种很高的境界去看生命

小时候爸说,燕子不过三月三,意思就是在每年的三月三日之前燕子都会飞来北方的,不过今年的燕子飞来的格外早。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那只燕,每年大部分时间在外工作,过年时间回家一次。时间这个东西经历时总会觉得特别漫长,不过当你回想时又会觉得犹如白驹过隙。前段时间同事开玩笑说:“你看,冠领,现在人家都不叫你小祁,改成叫祁哥!”,让我一下子觉得自己在人生和工作的道路上已经走了一段路程了,不再是当年大学时光的文艺小青年了。天时人事日相催,至阳生春又来,转眼2015届和2016届的同事也来了,师弟师妹们已经在眼前了,怎能不老!

前几日爷爷突然生病在郑州住院,我连续两次过去看他,他一直说好了后还能不能干重活,其实从他的话里我能感觉到一个七十岁的人对于人生老之将至的无力与无奈。他的身体一直很好,因此这次突然有病我也感觉很意外,一下子觉得接下来他的时间不多了,虽然他也能够从这次生病中完全康复过来,之前他健康时我不曾有过这种感觉。其实时间一直在他的身上走着,只不过是这次露出了痕迹。当时我在病房里握着他的手说,以后等我上班稳定了,就用我接下来的日子带他出去外面的世界转转,去全国各地名胜古迹和大江南北,因为他虽然曾经是干部不过只是也是长期在老家上班待着,对于外面的世界只是听说。因为我曾经偷了他的时间,所以需要还。当时他听了也笑了,从他的笑容中我能看得出到一种老年人对于子孙后代的欣慰感,其实他也知道日后我可能不能像说的那样整日陪他,不过我觉得他所期待的也只不过就是那句话,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给出承诺让别人安心是一种境界,而自己如果被一些世俗的事情所羁绊出于无奈最后做不到留下一生的遗憾则是另一种境界。在此反用公元前47年的凯撒大帝在小亚细亚吉拉城大获全胜时说的话:我来过,我看到,不必一定征服。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希望我们都能在这个纷繁的世界里,在经历风风雨雨之后依然还能保持内心的平静与淡然。时间一直走,没有尽头,只有路口,很多人很多事都会在不同阶段出现,但仅仅是陪我们走过那一段人生旅途。人生并不会因为你选择了这一个路口就达到了人生历练的尽头,相反会从这一个路口走到下一个路口,无往不复。所以无论对错与否,我们都应该抱有感恩与豁达的心态去面对每一个人和事,因为他们都伴我们走过了一段人生旅途,敢于在看尽所有的风景后去看细水长流和云淡风轻。所有的人和事代表着选择,就是人生的十字路口,因此做自己生命中的摆渡人。

文/祁冠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