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财神节

2017-09-14 06:37 | 作者:江北乔木 | 散文吧首发

昨日清晨,大概还不到五点的样子,我就被一阵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惊醒,仔细一听,是从南面的贸易城方向传来的,估计是那里的生意人放的。鞭炮声急,这家生意人的性子更急,把这年这一方过“财神节”的时间提前了。可不是?他家这一放,激起了千万声响,“噼啪、噼啪、啪啪啪”,不一会儿就掀起了一个小高潮。这时,一旁的妻也被惊醒了,不过还显睡眼惺忪的样子,“今年过财神节怎么这么早啊!”“这都是生意人人为制造的,抢财神吗。”这时的我已被鞭炮声撩拨的了无睡意,除了鞭炮声,还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喜鹊叫声,好久没听到喜鹊的叫声了,难道它也知道今天过财神节?这是喜鹊特意来叫我回老家?我便迅速起床,打点行囊,准备回老家过“财神节”去。

伴随着鞭炮声匆匆吃罢了早饭,又伴随着鞭炮声携妻带女向老家的方向一路行进,当行驶至小城北菜市场时,听有人在叫卖:“黄瓜,便宜了。”循声望去,只见一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站在他的黄瓜摊前,他旁边的三轮车上摞着一摞摞的空筐子,看了他今天也是“抢财神”,起了个大早,我又看了看他三轮车上的那一摞摞空箱子说:“你种了不少黄瓜?看来今天还挺好卖的。”他随之伸出右手,张开了五个指头:“种了五亩,堆在黄瓜地里多了卖不了了,都让批发着卖了,就剩这些了。”我一看,所剩确实不多了,就摆在地摊上的和一个筐子底下的了。心想,你这是跟今天的“财神节”沾的光,是财神爷在暗暗地帮你的忙。

从我挑捡黄瓜到他称量的过程中,他一直在侃侃而谈,也自然说到了财神节:“这些年,我一直在南方,广州、深圳、海南几乎跑了个遍,在南方几乎没有过财神节的。今年刚回来,一看北方尤其是咱们这财神节真热闹,比我到南方前那些年热闹多了,现在一家一家比试着放鞭、放礼炮、礼花、请亲朋、聚好友,大讲排场。”我一直插不进嘴去,直说:“是啊,是啊。!“

我和妻在慢慢掂量着置办着美酒、菜肴,听身边一老太太说:“过财神节从昨天就开始忙了,在这个猪头肉摊前围得满满当当,就像被包围了。”听她一说,我再一看这卖猪头肉的摊,也几乎被包围了。再看集市的人流,也都拎着大包小包的,如今的财神节不仅仅是做生意的,据我所了解的人群,几乎家家户户过,不图别的,就图个热闹,也是为了有个好心情,让“财神”走进寻常百姓家。思虑间,一辆辆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驶进了菜市场,这都是为过财神节来的。

等大包小包地置办齐了,我一想,又回头买了福寿瓜,这是特意为八十五岁高龄老父亲买的,直奔老家。坐到车上,我慢慢回味着刚才卖菜汉子说的话,咀嚼着老太太那幽默风趣的话,回想着那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菜市场,触发了我的想象,这才想起了财神节的来历:财神节,是在我国汉族、土族等地民间祭祀财神的节日,自古就定为每年的农历七月二十二日,后来被列为中国传统节日。我国的民间习俗是正月初五拜财神,七月二十二日祭祀财神,因而叫财神节。

财神节这天,所见几乎所有的生意人都要设大宴,宴请亲朋好友,恭请财神的到来,感谢亲朋好友的大力支持,相互祝福着:恭喜发财、生意兴隆、财源茂盛、财源滚滚、大吉大利、开开心心……所有的祝福语一串连一串,听起来家家笑开颜。中午宴宾朋,晚上亲人聚,欢天喜地一整天。

沿路所见两旁的树上都挂着一串串鞭炮,地上摆着礼炮,妻催促着快走,快到老家的时候,只见一家家经商业户的门前都围满了人,都乐呵呵的,地上摆着数十盒礼炮,都打开了,单等那个美妙的时刻的到来,将是数百发礼炮争鸣之时,那也是喜迎财神的震撼时刻。

回到家里,见老父亲和弟弟都在忙活着。戒了酒的老父亲却忙着往外拿“茅台迎宾”“杜康”和德国黑啤酒,为的是让他的两个儿子喝个痛快;干过厨师的弟弟在忙着炖鱼、做菜。到了老家的妻子赶紧下了手,把刚买的羊排炖上,把烤鸡、烤鸭摆上。我便招呼着老父亲:“爸,别忙乎了,让他们忙就行了。”就和老父亲拉起了家常,看来老父亲今天的精神大好,今天财神来了,自己的儿子、儿媳、孙女也回来了,全家团聚迎财神,你说他心情能不好吗?

忙乎了一阵子,美酒菜肴都上了那大圆桌,摆了满满当当一桌子,什么“鸡打头,鱼扫尾,中间夹着花生米……”,应有尽有了,真是丰盛。老父亲说话后,那就是开场白,就拉开了财神节的序幕,我和弟弟就推杯换盏,祝福话也说着一串又一串,似乎永远也说不完。“祝全家财神节快乐、今天财神到我家。”“祝父亲养老金大涨、幸福安康、天天有个好心情!”“祝弟弟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借财神节大发财。”我也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着自己和家人,家宴里洋溢着美好的祝福和浓浓的亲情,荡漾着欢声笑语。

几杯酒下肚,似乎有了酒意,弟还要再喝,我便有了“止壶”的意思,因弟弟晚上还要到堂弟家去接着喝,我劝他不能再喝了。在村子里,也都是中午喝了,晚上接着喝,浓浓的氛围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弟劝我也留下到堂弟家去热闹热闹,我说,现在接连喝酒不行了,便谢绝了。我觉得喝酒刚有点感觉的时候正好,多了无意,财神节里喝到这种状态最好,正是我所期待的。我想,也是“财神”所喜欢的。

返回的路上,迎着夕阳,头脑中油然而生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念头,耳边响起一阵紧似一阵的鞭炮、礼炮声,我乘兴唱着一路歌……慢慢回味,这个“财神节”过得可真热闹!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