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冬天的声音

2017-12-20 07:11 | 作者:江北乔木 | 散文吧首发

乡村的天是寂静的,这是与秋天相比。前些日子我到乡村里居住了一段时间,乡村的冬天给我留下了别样的感受。细细回味着乡村冬天的声音,在人们印象中寂静的乡村冬天里,寂静是长久的,有声是暂的,在这不时发出的短暂的声音里,也给人以别样的感受,不时地打破乡村冬日里的沉寂。这种声音看似是乡村冬天之外的点缀,不,这就是充盈在冬天里的声音,使乡村的冬天更具饱和、和谐之美。

那乡村的冬天里都有什么声音呢?不一样的乡村里有不一样的声音,不一样的冬天里也有不一样的声音。在我所居住的乡村的冬天里,声音时有时无,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有了这些声音,乡村才完美,冬天才完美,生活才完美。

我听得最多的当属鸡鸣狗吠了。先说这鸡鸣狗吠之外的话题吧,邻居家养了十几只鹅,隔一会儿,鹅就会“咯咯、咯咯咯”地叫起来,只要一只鹅叫起来,其它鹅就会跟着接二连三地叫起来,鹅叫声如同比赛一样,谁也不甘示弱,此起彼伏,很有节奏。“咯咯、咯咯咯……”鹅叫声刚刚停下来,又传来了公鸡的打鸣声。这是鹅的叫声就会感染他家的公鸡,公鸡也耐不住寂寞了,就会挺起胸膛,唱起嘹亮的歌。据我几次竖耳静听,听出了个中隐秘,公鸡打鸣既有鹅的感染,又有自己的定力,有时跟着鹅叫而打鸣,有时等鹅叫了一段时间而打鸣。我不免产生疑虑,这邻居家的公鸡怎么不是清晨打鸣,而几乎是整天都在打鸣?原来是鹅在作怪,公鸡打鸣声因鹅叫而乱了方寸。

听着邻居的公鸡在大白天里扯开嗓子一声声大叫,我家里养的宠物狗也不闲着,它听着鹅叫了,公鸡也打鸣了,再不叫仿佛就对不住“鸡鸣狗吠”这个词了,也对不住与它搭档的公鸡,于是它就叫,家中有没有来人它都叫:“旺旺、旺旺、旺旺旺……”冬天里的狗叫声听起来也是如此清晰,这就是因冬天的寂静而衬托出声音的嘹亮。

听着鸡鸣狗吠、鹅儿叫,已勾起了我对乡村冬天美妙声音的思考,我不妨迎着冬日的骄阳走向庭院,恰在这时,一只喜鹊从南往北“叽叽喳喳”地飞来,穿越我家庭院的上空,一如老熟人带来冬天的问候,一股冬日里的暖流涌入了我心。又过了一会儿,从门前的小菜园里又传来了几只麻雀“唧唧喳喳”的叫声,不一会儿,叫声就远去了,这是寒冬里的语,叫得是多么温暖、动听。

冬天村子中央的上空,从大喇叭里传来了听起来如此亲切的老家方言:“XX门市部炸出油条来了,有需要的,赶快来买吧”“XXX肉食店才烤出小公鸡来,有需要的,快来买……”

乡村冬天的集日里,就更热闹了,赶集人相互见了的问候声里挟裹着欢快,“大婶子,去赶集?”“赶集,你也去赶集?”“也去赶个集,割点肉,家里的菜也不多了,接着买点儿菜。”我听着这些声音如此亲切,其实这个冬天不寂静。

某一日寂静了好长时间,傍晌天的时候,我不时听到邻居少妇吆喝儿子的声音。这个陕西籍的邻居少妇整天在家看着三四岁的小男孩,这正是男孩顽皮的年龄,静听着一会儿“呱哒、呱哒”跑这面,一会儿“呱哒、呱哒”跑那面,少妇就会操着浓重的陕南口音吆喝,我这个因当兵在陕西驻扎过两年的人,却似乎听不明白她说的什么话,由此说明我对陕西了解的还不够深。

乡村冬天庄稼地里的活几乎干完了,而却时常响起三轮车的声音,我猜大概是到苹果园里拉树枝去了;还听到摩托车的声音,乡村不像城市,摩托车多,电动车少,又骑着摩托车不知干什么去了;一会儿又听到不远处传来汽车声,定是谁家的儿女回老家看望父母,如今买车的多了,老家又重修了柏油路,从小城回趟老家很方便,说来就来。冬天的汽车声也使老人们心里感到温暖。

今天下午两点二十分左右,忽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谁家怎么这个时候放鞭炮?听八十多岁老父亲说,村子里一个五十刚出头的人突然得了脑溢血,送到医院抢救几天也没抢救过来,今天出殡。我听着那鞭炮声,心里不免有点凄楚,毕竟都是一个村子里,一个人好端端地突然说没就没了,总会感到太可惜了。听着那鞭炮声接连不断,一会儿近,一会儿远,听着像是向西北方向走去,那是他的坟地在西北方向一个叫庙山的地方,鞭炮声一直伴着他走向那个地方,这时我看了一下时间,鞭炮已连续响了十几分钟,不绝于耳,声声不断,这是在为他鸣不平,这样的声音在寂静的冬天里更显清晰。

还有,乡村冬天里的风声与城市冬天里的风声大不同,前几日听着听着风呼呼响,刮着门闩呱打、呱打响,我听着仿佛回到了童年,乡村冬天里的风声似乎有点恐怖的感觉。

乡村冬天里的声音还有很多、很多,这些足以说明一切,乡村冬天的外表看似是寂静的,而它的内里却深藏着不为外人知的别样声音。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