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断指最后一首诗

2018-01-11 17:00 | 作者:薛洪文 | 散文吧首发

164断指最后一首诗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8.1.7

.

我选择中轻声泣泣叹息

中午小憩

缓慢各种崎岖小径流水,又仿佛各个岔口都

关闭。

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光深陷一生

坐进黑暗,与对面蛇道黑势力相斥抗争。

昨晚有明清代小说,言之

捕蛇猎虎人;我发现自己损断一只手指

不言亦言之,我是笨拙的捕杀虎狼的猎人

捕杀不成,反受其害而为虎狼食。

轻声泣泣,走遍各种岔口坡度询问。

揉碎中午小憩,仿佛,

藏一淋血手指。

.

在电脑键盘未知而有知的响动

无需编译,我的指纹

自然,少一朵花样的纹络,颜色已有血染化一团火光。

过了这场

就去辩论申诉一年来的法律。

也许,一根诗人骨头就这样永远离开花骨了。

没有什么遗留,也没有什么遗物

我在另一个世界会来看花一样诗;

只要我们懂得

轻声泣泣,

………..不匍匐周围黑色暴力围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