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世界我不懂

2018-07-20 11:32 | 作者:春之呢喃 | 散文吧首发

儿子从小就跟我提议:妈妈我想养宠物,最好是一只猫。我断然拒绝:不行。原因有很多——家里地方小,没有给小动物撒野的地;我卫生却很懒,我永远成不了一个辛勤的铲屎官,但是感官上又容不得一点脏;还有就是我胆小,容易被小动物吓到。所以儿子的养宠物愿望不可能实现。

其实,在我的世界里,从出生就有猫。记得特别小的时候,经常半听到猫那凄厉的叫声,尤其是天里。我缩在母亲怀里,颤声问:“猫的叫声怎么这么可怕呀?妈妈,我怕!”母亲紧紧揽我入怀,笑着告诉我:“乖,别怕,那只是两只猫在打架。”长大后,知道那是猫在“嚎春”、求偶,不过,仍然感觉那声音很刺耳、恐怖。

我家一直喂养着猫,我家的猫似乎都很贵族。叔叔总是会去弄一些新鲜的鱼煮熟给它吃,把它养得毛色纯粹、明亮。它也变得特别挑食,只爱吃肉类的汤泡饭,尤其是鱼汤。它从来不乱咬东西,不过抓老鼠的本领也不是很牛逼,因为我家虽然养着猫,但晚上仍然有老鼠活动,只是不太猖獗。虽然猫和我之间从来无“交流”,当时的我觉得它有时还是可爱的。它静静地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呼呼大睡;或者安静地坐着,用爪子沾着自己的口水在头部蹭来蹭去,就像人类给自己洗脸的模样;这些时候,像极了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还有更让我好奇地就是它那对眸子,一只像一颗蓝宝石,另一只却是黄宝石;当光线昏暗时,它的瞳孔特大;而正中午时,那瞳孔就只有一条线了,所以猫给我一种很精灵的感觉。有时候它还蛮有趣,偶尔不知道它从哪个角落里抓着了一只老鼠,急忙忙叼着来到有人的地方,也不急着弄死、吃掉,而是放在自己面前把玩,好像就是为了向主人炫耀——“看到没,我可不是吃白饭的,我还是会抓老鼠的… …”

并且,我还发现猫妈妈在哺乳期,绝对禁止人类接近它的幼崽,只要被人发现了它的窝,立马就会用嘴把它的幼崽一只只叼走,挪到更加隐蔽的地方去,而且它会变得特别凶恶,惹急了它还会咬人。

那时,我家猫生的崽子总是很紧俏,隔壁邻居们都会来买。农村有谚语:猫来穷,狗来富。所以,别人家想要猫必须花钱买,不能送。当然,我家也只是象征性地收一点点钱。所以,在我的童年世界里有猫,但猫的世界我不懂。

猫的世界我不懂,但猫却实实在在吓哭过我两回。

第一次被猫吓着是刚参加工作。我的办公室在二楼的最尽头,门正对着档案室。档案室我师傅带着我在某个烈日曝晒的日白天进去过一次,走进去感觉特别阴冷、空洞、静谧,关上灯就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特别像影视剧里的停尸房,那一排排的档案柜里就是一具具尸体。门一关上,我就觉得偌大的档案室里会充斥着无数不可名状的东西。

晚上在办公室专心致志地背字盘,机械打字机的字盘表。突然就莫名其妙地想起白天进档案室的情景,心里发麻,打算开门回宿舍。门一开,一对泛着绿光的、幽灵般的眼睛瞪着我,然后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喵——”,一个小小的黑影嗖地一下从过道的小窗里窜了出去!着实把我吓得不轻,心脏几乎从嘴里蹦了出来,死劲哭了,条件反射一下就“砰”地关上门,跑到窗边推开窗户,大声叫唤:“嗲嗲,救我!”(办公室的窗子正对着单位大门,晚上是一个嗲嗲值班。)

那个嗲嗲不知道办公楼发生了什么事,立即跑到我窗户底下,问我。当我把刚发生的一切断断续续说给他听,他笑着安慰我,“傻闺女,别害怕,那应该只是隔壁招待所里养的一只猫。”从那以后,再不敢夜晚一个人在那个办公室呆了。后来没多久,很庆幸我的办公室搬出了那栋阴森的楼。

第二次是在老公的老屋里。

那是一个夜,睡到半夜,我突然感觉窗户外有动静,死劲睁大眼睛望向黑乎乎的窗户外,没看到任何异象;我张着耳朵听,“咚”的巨响来自厨房的方向,我跟着一声尖叫!因为那时公公刚去世不久,公公的房间就在厨房后边。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我还是很害怕。我的叫声过后,传来那边偏房婆婆的高声问:“怎么啦?”我不敢再出声,轻轻摇着老公,他睡得很沉居然没醒,我就躲被子里偷偷哭,再也不敢高声,担心婆婆会跑厢房里来问,那就尴尬了。整整一个晚上,再也没睡多少名堂。

第二天清早,婆婆很关心地问我昨晚怎么了?我说,不晓得是什么东西进厨房来了。婆婆笑道:“还不是猫,把水缸盖掀翻了!”原来如此,又是一场猫给我的惊吓。

所以,在我的骨子里,我其实不喜欢猫。并且感觉儿子受日本动漫影响很大,一个大男孩居然想着养猫,太让我不可思议。于是找来村上春树关于描写猫的书来读,结果发现他把猫的所有可爱、优雅的形态都描写了出来,让我无法不认可,不得不服,在他的眼里,猫就是一顽劣的小孩,淘气却憨态可掬,虽然我现在至少不讨厌猫了,但猫的世界我依然不懂,或许我就是一个冥顽不灵的人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