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本世间惆怅客,奈何却做多情人

2018-01-10 07:41 | 作者:南人北客 | 散文吧首发

月华倾洒,留一地烟火寂然,辗转无眠,拨弄灯花。独坐高楼饮,心伤遣谁听?候一纸安然,演一曲轻歌,化于朔风的一声声无奈叹息,再细聆苦寒的诉说,借一缕月光。墨香盈心,刹那跃然,书满纸心酸,轻描深情款款,撒在凄寒的风中。

在百转轮回的殷殷切切中,拾捡你遗落的芬芳,慰藉着心灵,卧闻枫叶沙沙于霜寒,渐行渐远,随手取来风一缕,编织成厚重缕缕愁思,举杯轻舞,搅风弄云。和一曲亘古绝唱,难诉点滴悲楚,风中悲音,在轻灵一舞的残影中落下最后一个音符。

残风在枯柳间回环,于这红尘浮浮沉沉,想要找寻曾拥有的温暖,唤醒一丝心安,却被抽得生疼。亦不知鸿雁是否寄红笺,怕是已被路远途艰所累,未曾抵达。

沐浴更衣行礼,点燃一支尘封的香,轻抚玉笛,皎月之下,于十指间舞动光阴,声声催人忆当初,曲曲断人魂。采集一路碎,跨越忘川奈何,以身入黄泉,泛波于转眼即散的时光中。

倩影随着清音缓步而来,将过往的惦念一一卸下,四眼相对处,泪霖霖,任凭衣袂随风,十指紧扣的是谁家的儿郎?红袖添香几许,奈何只是清瘦。

焚一炉情绪,斑驳了岁月,在深人静的时候提笔,认真从孩提抒写到少年,留下一段往事,一杯微冷清茶。

是谁,在天涯一方倾听我风花月的忧伤?又是谁,念及此处泪湿青衫?红尘之外,相思之外,梦之外,谁在寻音而来?携款款深情,欲演绎百代。

带一生哀愁,踏年轮的光点,拂袖整冠,伫立于岁月的烟雨中,随你走过千山万水,坐谈人生悲欢。

凛冽的朔风从身边掠过,卷起散发,飘飘洒洒,倚栏的是愁肠万千;比翼连枝已成昔日愿,举案齐眉已刻于丹青,原来,转身除了天涯,还是历史。

曾记否,那欲说还休的一帐心事?那一抹别样的风情?几经蹉跎,现今已物是人非。却无法得知,在这冷冷清清的时节,你是否会念起,曾经的白衣少年郎。

谁是谁的天命所归?谁又是谁的红尘劫数?只是希望,在下一个轮回,你我可以把酒言欢,无关乎情。

每每提笔无处落,月上高楼时,我唯有浊酒一杯,然后游荡于哀婉的文字中,再无人能懂这颗枯寂的心,自你转身后。

应该,会有一个人来替你陪我浪迹,只是不知能否吟诗弄舞,不负我清音一曲;我那遗失在音符间的凄楚,是否,还有人能够细细捡拾收藏?

随手掬一捧流年,却尽是离人泪。用情至极深,最惧无非离别,十字路口,多少措手不及,天涯两隔,多少魂牵梦萦。

多少至死不渝,在流年中容颜偷换,当最后一缕暖意逝去,曾经执手的,终将会成为背影。

原来走了这么久,情未淡,愁也未轻,只是都付与了岁月。每当心力交瘁时候,也只有于字里行间找寻丝缕温暖。

翻阅完那一卷丹青,拭去眼角的泪花,清点行礼,收好玉笛,一骑绝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