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榕之上

2018-07-14 06:20 | 作者:梧桐秋雨 | 散文吧首发

过后,天清云淡,微风带着清新润湿的味儿拂面而过,视野里出现了一片榕树,曈曈如盖,傲然挺拨,站成了一道风景。

沿着村前小道,慢慢向榕树靠近,这才发现原来是两棵榕树并肩挺立,双木业已成林。榕树的胸径有一米多,粗壮的树干,茂密的枝叶犹如巨大的伞,罩在低矮的古庙上。榕树历经数百年的风雨而岿然不动,落寞的老村,因有古榕存在而见其活力与生机。

古榕深绿的叶子,密密匝匝。阳光在树叶上舞蹈,油绿的叶子 吸收并反射着阳光,透露着微茫的气息。古榕树皮粗糙,枝干粗大,几根主枝干像肥壮的手臂,充满着雄浑的力道。依次分开的枝干,自然地旁逸斜出,粗枝和细枝错落有致,看不出杂乱无章的痕迹,整个树的外形,像一只张开的降落伞。

坐在树下的古庙前,有股淡淡的青涩树香萦绕。清风拂过,树香在空气里弥散,一呼一吸之间, 便穿透肺腑,抵达每个细胞。

抬头,发现树杈上有几丛说不出名的植物,顽强地依附在古榕的枝干上,生机盎然。仿佛古榕是它们的衣食父母,是它们安好的家。它们恣意而放荡,似乎获得了所有权。其实,它们与古榕的缘分也是奇妙的,是那多情的风、或是那贪吃的儿的无意“播种”,使它们有缘落户到榕树上,古榕接纳了这位“飞来之客”,用从土地吸收来的养分滋养着这些寄人篱下的朋友

这里的老人喜欢聚在榕树下纳凉,聊天。他们讲得最多的就是关于这两棵榕树的故事:据说在那远久的年月里,有兄弟二人常闹不和,他们争吃争用大打出手,气坏了母亲,惹怒了父亲,被赶出家门。

住村口的大伯父收留了他们。

有一天,伯父对他们说:“我这有两棵树苗,你们兄弟俩把它种在屋前的池塘边,等到它们枝繁叶茂时,我就送你们回家。”兄弟俩听了伯父的话,就开始种树,他们一人扶着树苗,一人盖土,边种树边说着话。此后,他们一起给树浇水,有说有笑。来年天,两棵榕树已亭亭玉立,树叶相连,看起来像极了并肩的兄弟。

榕树逐渐茁壮起来,兄弟俩也长大成家了,兄住榕树东,弟住榕树西,他们朝耕暮歇,闲暇之时,两家人坐于榕树下聊天、读书、对弈。

日子悠悠地过着,榕树慢慢地长着,等到榕树的树冠遮盖屋顶时,他们已是子孙满堂了。榕树两侧的屋子经风历雨上百年后随同时光消失在岁月里,后代子孙为了纪念祖先,在榕树下修建了一间屋子,摆上他们的画像,逢年过节,燃香祭拜,代代相传。当初的小屋已变成今日的小庙,每逢重大节日,这里族人聚集,点烛烧香,热闹非凡。

先人已远逝,后人口口相传,讲述着榕树的故事,古榕以携手之状站立在了村庄和精神之上,告诫后代子孙和为贵。

一切成为旧事,古榕仿如站在时光之外,独自葳蕤。念想回旋之后,思绪继续向前,然而,目光依旧停留在古榕之上。

看着眼前的古榕,想起被岁月所浸润的古榕树下的时光,就越发想着古榕一直屹立在精神之上的情景了。

时光碾过,回首余香,古榕之上,宽容为本,和睦为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