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浅夏如烟

2017-05-13 17:19 | 作者:九月 | 散文吧首发

打开电脑,习惯性的点开存放音乐的文件夹,任它顺序播放。那首《初的萌动》,就这样在耳边轻轻响起。窗外五月和暖的风,也应景似的跑过来,拂过面颊,拂过裸着的手臂,叫人记起,因尘世中各种各样的忙碌和借口,而无暇顾及的季节转换。“啊,真是的,初夏了哦。”打开QQ,有朋友如是说。于是,顺手将QQ签名改为“浅夏如烟”。

这不,还来不及细数完四月的花事,五月,就如期而至。大自然的一切,按部就班的履行着自己的轨迹,不知不觉,忽而初夏。初夏,似乎看不见太多的铺张,就在栀子花香里,在随风飞舞的裙角中,如烟般袅袅娜娜,施施然而来。真格是不由人叹息,流年似水,岁月匆匆。人生,就是这样,不经意中,一个个季节,一年年岁月,青流逝,年华老去……

如果刚刚过去的四月,“像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她笑着走着。”而五月,则如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少了四月的柔情,平添了五月的热烈。五月,小城依然晴朗居多,偶尔风。只是阳光野蛮了些许,雨点猛烈了些许。花事依然繁忙,广玉兰,金银花,石榴花,栀子,丁香,月季,正是花开时节。五月的花香,格外馥郁。广玉兰与月季,是淡淡的清香和微香,非靠近而不得;金银花、栀子和丁香,则是香的扑鼻,弥漫周遭。而石榴花呢,香好像是不香,可有道是“五月的榴花红似火”,它以恰似朵朵飞舞的的火焰取胜。每每从家中出来,从小区到单位小院,一路风景,一路花香,一路欣喜。

说什么忽而初夏,其实,五月五日立夏,那天还是有感觉的。因为那天是星期五,一大早,妈妈就打来电话,说让过去吃立夏团子。我们这的风俗,立夏这天,要吃立夏团子的。其实就是汤圆,只不过里面的馅不是糖和芝麻什么的,而是时令蔬菜,野菜居多。我接完电话,告诉先生下午直接去妈妈那里。还有宝贝,我告诉他下午放学后去外婆那里吃好吃的,宝贝听后喜笑颜开,我也洋溢着欢喜。先生取笑我,说是只要不买菜做饭,有嗟来之食,我就幸福无比。我大笑,是的,就是这样,有现成的吃,我就是幸福的。

星期一早上,拿出前几天和表妹逛街淘来的,一条江南布衣的裙子,深蓝的纯棉裙身,左边缀有两朵淡淡的莲,配了件对襟小衫穿上,将头发挽了个高髻,喜滋滋的出了门。一路走过广玉兰和石榴树下,拂过满园月季,穿过金银花纠缠的篱笆,想着小巷打着雨伞的丁香姑娘的情节......路边买了几枝栀子花,来到单位办公楼。电梯前等着,眼睛不由得发亮,左瞄右看,咦,单位的几个女同事,像约过的一般,全都换上了夏装。出了电梯,那随脚步荡漾的裙裾,撩的男同事直嚷嚷花了眼了。进了办公室,一边拿瓶子盛水插上栀子,一边对对桌的小丫说道,你今天的裙子好漂亮。小丫一偏头,切,臭美,哪个不会?说着跑过来,姐,你这裙子好养眼,哪买的……

早晨例会前,是女同事扎堆的时候,你看,那换了夏装的人儿,艳丽的,典雅的,素净的,妖娆的,矮油,一个个好美。连一向在下属面前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局长,也不禁笑着道,你们看,我们局里这些老妖精,小妖精,一个个不知吃了什么药,一之间,貌似都成了仙了……一个年纪稍长的大姐闻听,扬声回道,什么药,吃了夏天的药,局座回去问问你家那妖精,就晓得了撒。哈哈,哈……惹得笑声一片。是呀,捂了一个,加一个春了,初夏了,乘着阳光正好,花儿妖娆,季节当道,再不妖精一把,转瞬,刹那芳华。

自己本是一个清浅简单的人,所谓的给点阳光就灿烂,大抵就是。没有花容月貌,没有出众才华,尘世中芸芸众生间的普通女子,不喜欢多言多语,不喜欢交际应酬。单位,自己家,妈妈家,一年一次春节的山东公婆家,几乎就是自己的全部世界。单亲家庭长大,遗腹子,父亲在那场战争中长眠在南疆。但是,在外公外婆,妈妈,两个舅舅的呵护下,成长中好像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暴风骤雨,或是风霜箭,只是与平常人一样的经历。所以,入我眼里,一般也只有外婆外公的睿智,妈妈和舅舅们的平和,还有就是外面如这个五月般的风和日丽,语花香。当然,不是没有伤痛,不是没有伤害,那些,只是被自己尽量屏蔽,或是遗忘了而已。教了一辈子中学语文的外婆,生前常常会对我说,女孩子,还是简单点好,读点书,能自立,淡然点,看开点,心存善良,心素如简,才会比较幸福。

向晚,带宝贝去运动场踢球玩儿。不一会儿,小小的人儿就嚷着累了。顺势靠球框坐下,搂了他在怀,看五月的夕阳西下,炽白变为橘黄。天边有云蒸霞蔚,大地在夕阳余晖笼罩下,渐渐烟隐雾蒙起来。山野不再是嫩绿,而日见青翠苍郁。缓缓地,天空渐渐由湛蓝变为黛青,深邃的黛色苍穹中,偶见点点星光显现,微弱,隐隐约约,不多,只有几颗。有窗亮起了灯光,一窗,又一窗,越来越多,街灯也依次亮了起来,直至周遭成为一片温暖的灯海。运动场对面酒店的霓虹灯,闪闪烁烁,斑斓绚丽。低头听宝贝在怀中呢喃,随着他的小手指指点点,这个五月的傍晚景象,让人沉浸。

五月,芳草芊芊,蝶舞燕飞。五月,浅夏如烟,指尖流年。年复一年,生活着,工作着,也忙碌着。很多的记忆,很多的烟云,都已经远了,都已经淡了,消失在了季节的转换中。岁月流深,且低回浅吟。如此,素年锦时,且让我们,且行,且珍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