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长篇武侠小说)第二十二章节,神秘古镇现杀机,幽冥峨嵋血杀戮。

2022-04-26 20:37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长篇武侠小说】浪子江湖笑狂沙

笫一部:深山鬼谷

第二十二章节,神秘古镇现杀机,幽冥峨嵋血杀戮。

话续前言,书归正传. 当萨忠臣与闽西三鬼听到小树林里发出来一声响箭,鬼不灵的第一感觉告诉自己他们遇到了劫匪了。

所以他才叫了一声:“不好!”,急忙拽着萨忠臣往地上一扒。原来,河边一丈开外全都是半人高的荒草。他们四个人刚刚扒倒在荒草丛中时,远处小树林里跑出来十来个人,它们身穿黑色打衣靠,各各手拿刀枪剑戟。

萨忠臣往树林里望了一会,忙回头看了一下身边扒着的鬼不灵。它忙压低声音问:

“二叔叔,

你说这十几个人都是干什么的?”!

鬼不灵正往树林不远处的一座石头上观看着,当萨忠臣问自己时他忙轻声回答:

“别出声!

你看!

那边也来了一帮人!”!

只见东侧离着萨忠臣它们有三十多丈远的地方有一座小石头桥,这座小桥横跨了河水两岸。只见小桥上走来了一帮人,足足有二、三十号。奇怪的是全部都是尼姑,各各手上拿着兵器。但只见宝剑金光闪闪、钩、戟、刀叉、棍棒、枪那是威风堂堂。

小树林里的十几号蒙面黑衣人一看对面小石桥上走来了一大帮尼姑,他们忙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它们直接冲着小桥上那帮人走去。

“哎!

我说对面的,

可是峨嵋派的清狐老尼姑?

我们圣教主在这等你半天了!”!

蒙面黑衣人群中一个高个子大声冲着对面的尼姑们喊叫着。

这时,小桥上尼姑群中两个女尼姑肩上抬着一副长长的竹竿。这个竹竿长约一丈开外、是用胳膊粗的两根捆绑而成。竹杆上站着一个身材修长、左捧着银丝拂尘、右手一把长长的大宝剑的老尼姑。

“一清老尼,别来无恙乎?我们三年的约定已经过了!那玄铁冰杖呢?”!

此时此刻,只见竹竿往空中一扔,那个老尼姑身形一晃来了一招“凤舞九天”人腾空而起。

老尼姑飞了起来后直接冲着桥下边的蒙面黑衣人群而去,她在空中来了一个“横扫千军” ,接着又一个“鹰翔九变”。转瞬间一道道寒光闪现。接着便是“叮叮叮…噹噹噹…”,“哎呀…哎呀…”!不到三分钟,十几个蒙面黑衣人便倒在了血泊之中。老尼姑左手持着一把十分特殊的宝剑,这把特大号外形独特的大宝剑正滴着殷红的鲜血,右手握着一把柳叶飞镖。而倒在地上的这帮人身上也插着柳叶飞镖。

老尼姑站在地中间转身转了一圈,而后抬腿扬尘而去。

老尼姑又一次飞身纵上那竹竿上,这帮尼姑们“呼呼啦啦” 朝向着小树林走去。

萨忠臣和闽西三鬼爬在地上观看了好一会,鬼不灵先坐了起来,并开口说:“那帮蒙面黑衣人是干什么的?无聊!不过,那老尼姑却是峨嵋派无量庵的,不过,不是正宗的峨嵋派,全部是鸡鸣狗盗之辈!不过它们说的玄铁冰杖是什么呀?”!

这时,萨忠臣忙冲着鬼不灵说:“大叔伯,我先喝点水,再将水壶灌满水再说吧!”!鬼不灵忙一摆手说:“忠臣那,去吧!”!

萨忠臣站起来走到了河边,先喝了几口水而后站了起来将身上的水壶拿出来按到水里,不一会功夫将水壶装满,他开始东张西望地看着周围环境。

只见河水的上游有一座青石彻成的石头桥,只见石头桥横跨着河水两岸,半圆形拱门下河面上两只小小的乌篷船正从桥下驶过,戴着毡帽的艄公摇着橹浆,宽阔的河道、青白的浪花、随着河水缓慢地流动着。

“我说,忠臣那,我们该起程赶路了,前面就是镇子了,到了镇子里再休息吧!”!鬼剃头大声开口说着,萨忠臣忙将水壶盖严后大踏步地走到了闽西三鬼面前。

鬼无形开玩笑地笑了笑说:“我说忠臣那,听说你们武当太乙玄门以轻功见长,能否展示一下?让叔叔们看看?看看你的功夫底子,也好将来好好教授你闽南的道家奇门异术!让叔叔们见识一下?怎么样?”!萨忠臣一听二叔伯要看看自己的轻功,

他忙从腰后边拿出来铁拂尘往空中一扬,腰中一叫劲“(。・∀・)ノ゙嗨”。只见他两脚尖点地,身子一哈腰“”脚下舞动成风“涮涮涮涮……运用起武当太乙道家轻功中的十二字跑字功”也叫“踏无痕”。

只见 阳光下一个身影恰似幽灵一般,转眼间已经到了大石头桥上。萨忠臣气不长出、面不妀色,只是微微喘息了一会,脸有些潮红。他有洋洋自得时,身后面传来了说话声:“我说忠臣那,你的轻功还可以,不过还得苦练才行!”!“啊!这??”!此时的萨忠臣转过身子冲着身后一看。他惊呆了,原来闽西三鬼不知道何时以经飞身到了小桥上。他们老哥仨正坐在桥栏杆上,笑嘻嘻地看着这个虎头虎脑的小伙子。而此时此刻他们的一举一动却被小桥下面的一个人引起了注意,只见这个人身子瘦高、头戴破草帽、身穿要饭花子衣服、左手一根打狗棒,右手拎着破瓦罐,瓦罐边缘破了一小块,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他正压低了破草帽静静地站在桥下的小树林边上观看着闽西三鬼与这个虎头虎脑的小老道的一举一动。

而此时此刻青石桥后面小树林里面却有十来个庄稼人正坐在树荫底下休息闲聊,其中有三个人东张西望地看着来往于上桥、下桥的人们。

突然间看见一个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个人影转瞬间飘到了青石桥上。另外还有三个鬼影子的东西一下飞到了小桥上。他惊讶着忙用脏兮兮的手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起来:“嗨呦呦!大白天的,真他妈的见鬼了!这是人那?还是鬼啊?怎么这么快?”。这个人旁边的一个矮个胖子看着桥上头也说:“我也看到了!那是一个人好像是飞过去的!另外那三个好像鬼魂飘过去的!”。这时这两个人后面一个中年庄稼汉也惊呼:“咳啊!他妈的,那是一个小老道,对!是个小老道!那不?在桥上哪!另外三个是人是人!”!中年庄稼汉说完话后往桥上用手指点着。这十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

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萨忠臣与闽西三鬼快步地走进了这个小镇子。

地处四省交界,清源河古镇一镇跨三山两河,清源河水顺流向东北流动,河水的南岸耸立着一排排古老的青砖房屋。清源河古镇南靠虎狼山、东依云雾山、北靠独龙山,清源河古镇北边还有一条更宽阔的大江从西向东南流淌而过。镇北边还有那徽派石头彻成的二层小楼,偶尔三三、两两耸立在青砖彻成的房屋之中,排列如星罗棋布。

萨忠臣与闽西三鬼快步地已经走进了清源河古镇的南北大街,这里是清源河古镇的南大街。当地人管这条街道叫“商贾大街”, 因为这条南大街是古镇两条最兴隆、买卖店铺、小买小卖,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

萨忠臣他们走进南大街的东侧小胡同口。遥遥望去只见人影婆娑,人流滚滚、五行八业。商家流云、三教九流、人群如流水,所以说近些年来南大街十分繁华!

萨忠臣他们走进了小胡同里,突然间,不知道从何处钻出来一个身穿蓑衣、头戴竹叶编织成的草帽,帽沿低垂、中等个头的人,左手拿着一支枯骨竹杆、长约两丈多、后背背着一把奇门兵器,由于用帆布包裹着看不到是什么兵器?

闽西三鬼与萨忠臣互相看了一下,鬼无影先开口说:“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走路呢?撞到我了!”!那个人并未答话而是伸左手枯骨竹杆来了一招“关门打狗”接着又一个“狗咬骨头” ,枯骨竹杆直接冲着胸口的心坎穴和咽喉穴与丹田穴点去。这个人转瞬间就是三招狠招。鬼无影大叫一声:“哎呀,不好!”!他脚尖点地来了一个“鹤起江天”, 左脚尖点地,身体腾空而起,身体往后飞出去足足有一丈开外。鬼无影忙一抱拳说:“唔呀,王八羔的,我说这位兄台,武林中二怪的圣手昆仑侠怪中怪是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那个老怪物怪中怪的骷髅点穴棍法!”!

那个人一听鬼无影开口提到了圣手昆仑侠怪中怪,他也忙身子往后退了一大步,而后也一抱拳大声说:“阁下是哪一位?在下是圣手昆仑侠怪中怪的关门弟子,我叫毕生,江湖混号无影客!”!

鬼无影一听忙哈哈乐了。他左手捋了一捋胡须,而后开口道:“在下是闽西三鬼的鬼无影,终南山云居寺的圣手昆仑侠怪中怪,他是我们的好友挚交!这一晃五年未见面了,何时收徒弟了呢?我们怎么不知道呢?老怪物的三个徒弟我们都见过,看你却眼生?”!

这个人一听鬼无影问自己,他忙伸手摘下了竹叶编织成的草帽。顿时,大家看得一清二楚了。原来这个人中等个头,圆圆的娃娃脸,大抹子眉、虎目环眼,大觜叉、两耳扇风垂轮、小山羊胡须、宽肩膀、窄腰身,一身庄稼汉的粗布麻衣,脚上穿着牛皮大靸鞋,背后一个大号鹿皮套,套里面鼓囔囔不知道装着什么兵器。

这个人一听对面几个人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闽西三鬼”, 他也一愣。他忙一抱拳朗声道:“原来是几位武林老前辈,失敬,失敬。这位是?”!

这个人一指小老道萨忠臣,鬼无影哈哈一乐忙说:“他是我亲侄子,叫萨忠臣,是安南国威远大将军“萨英的小儿子,也是终南山太乙云阳宫,玄机子道长的徒弟。”。

这个人一听这个小老道就是萨英的小儿子萨忠臣,他忙“扑通” 一下跪在了地上。闽西三鬼与萨忠臣互相看了一下,他们全都傻眼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萨忠臣几个人呆呆发愣之时,突然间从对面的小胡同里跑出来一个人。只见此人全身是血迹、头上包裹着头巾、身上穿着斜襟灰色短袍,腰下灯笼滚裤,左手拎着一把虎头鬼头大刀,大刀上沾满了鲜血,血淋淋的直滳哒着血珠子。

他右手捂着胸口处,鬼递头忙走上前去一把扶住了这个人问道:“哎,我说出什么事了?怎么弄的?”!那个人捂着流血的胸口气喘息息的,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锦……锦…衣…卫…杀好人了!”!它说完后身子一软“扑通” 一下倒在了地上。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