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思绪

2019-07-15 08:04 | 作者:依松听风 | 散文吧首发

一.今又端午

又是五月,又是端午,又是粽叶飘香的季节,思念中屈子仗剑,满腹离骚,一腔士子血,知命汨罗江。

前几天有幸聆听方英文先生文学讲座,关于文化与政治的辩论依旧新意不断,先生口中列举文人最好的三种:一如李白者,在诗歌中塑造自我,强烈地表现自我,突出主人公的独特个性,狂放不羁,自由浪漫。常借助想象,超越时空,将现实与境、仙境,把自然界与人类社会交织一起,再现客观现实。他笔下的形象不是客观现实的直接反映,而是其内心主观世界的外化,艺术的真实。一句“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把黄河的高度与长度全景展现,自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把自己刻印在黄河旁边。再如屈子,本是文人却胸怀天下,用诗句抒发自己胸中的块垒,甚至用遭遇自喻,创立了“楚辞”这种文体,作品的风貌和《诗经》明显不同,与长江流域的民风和黄河流域的民风不同,充满了积极的浪漫主义精神。其主要表现是将对理想的热烈追求融入了艺术的想象和神奇的意境之中。《楚辞》与《诗经》并称为“风、骚”。是中国诗歌史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两大优良传统的源头。以屈原为代表的楚辞还影响到汉赋的形成。眼看国破心伤,抱石投江,用生命谱写了一曲壮丽的国主义乐章。三如苏东坡,在词的创作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对词的变革,基于他诗词一体的词学观念和“自成一家”的创作主张。他扩大了词的表现功能,丰富了词的情感内涵,拓展了词的时空场景,从而提高了词的艺术品味,把词堂堂正正地引入文学殿堂,使词从“小道”上升为一种与诗具有同等地位的抒情文体。一生颠沛流离,文化和政治融合和背离的典型。后世留存无数,游玩有苏堤,美食东坡肉,一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涵纳千年历史文化,一笔画尽千古风流。

纠集着文化和政治的思考,太白豪放,屈子激情,东坡理性,千古帝王终尽时,唯不朽文章

唯思,唯忆,唯祭!

二.思念的心

那是记忆中儿时的家园,故乡的山野有耕作的牛,溪水边有浣纱的姑娘,河沟有横着走的螃蟹…。勤劳的父母耕种着门前屋后的土地,地里的庄稼却有些养不活这些满山疯跑的野孩子,度过荒的山野有了灵气,麦子的香气也可以隐约闻见。抓青蛙、塌松鼠,刨出地里还没长够的土豆,用竹签穿着烤了吃,胃好像无底洞。杏黄了,桃红了,樱桃树上最后几颗也没了,母亲的手工面和玉米饼勾回满山跑的馋鬼,骗着喝一口雄黄酒,父亲威逼利诱下在耳朵、鼻子和隐秘处抹上雄黄酒,就这样记住了儿时的端午。

不知道端午,也不知道屈原!

刚刚踏入工作单位,在单位放端午假的时候知道了这个节日。踏上回家的班车,只买了几个油糕和母亲爱吃的水果糖,父亲在外打工,小弟在学校没放。巧手的母亲弄了六个菜,小小的茶几正好摆满,一壶父亲做的包谷酒,母亲放了满满的两大勺糖。温热的酒甜香满屋,吃油糕,步步高,温润的酒带着甜香很顺口,爱吃甜食的母亲在我的劝说下喝了很多杯,当一壶酒喝完,我才知道母亲说不会喝酒是假的。整个下午母亲与来访的姑婆吃着我买的糖,笑着拉了一下午的家常,母亲一直笑着,快乐的一如孩童。

不知道粽子,却知道了端午!

那是三年前的端午,县城不远的农家乐,病中的母亲母亲已经骨瘦如柴,亲朋好友的到来让她很高兴,亲人们欢聚,也是为了陪伴母亲。母亲的心里依旧装着他人,关心着舅舅的身体,操心着侄女的婚姻,瘦弱的手只会讲菜夹到别人碗里,但这些已让病中的母亲很吃力。问过大舅问小舅,问过姑姑问婶娘,思想活跃,一如坐镇中军的元帅!有粽子,有油糕,有全家人,看着容颜瘦弱的母亲,大家饭都没吃几口。一张全家福照了很久,都想和母亲合个影,就这样留下母亲在世上给我们最后的影响留存。

记不住屈原,却知道怀念了。

三.高考的梦想

这是一个酷暑来袭的季节,这是一个播种梦想的季节!

看着你们朝气蓬勃的举办成人礼,也有了年轻的悸动。那些考试的日子也曾经历过。自小学始,对考试有种莫名的爱好,因为我很享受考后老师的表扬和同学羡慕的眼光。我的成绩一直很好,中考时物理化学合卷,化学四成我只答了填空,只能低头面对化学老师的责问,深感践踏老师辛勤劳动的罪过,但我无悔自己的选择,因为我梦想着高考。而那一年中考扩招,我考上了首先录取的初中专,而且还翻了秦岭(中考到省城就学叫“翻秦岭”,是优中选优),父亲连放三天电影,庆贺的礼炮淹没了我的高考梦。

今天,我站在街边看着举行成人礼后即将步入高考的你们,礼敬你们十三载的奋斗,礼敬高考梦想的延续。

心态,决定人生的厚度,人生的选择,不只是这两天的试卷!就算有屈子的才华,也要有一个极好的平台,梦想才能实现。与高考擦肩而过的我,漂泊人世中,经历一段漫长的流年,在人群中,无论是时光离别,还是远去的祝福,都成了最真实的人生,很多梦想已然成了美好的记忆。

生命终是一次旅途,有些东西选择过后放弃了,有些东西错过后又得到了,岁月荏苒,时光静好。离别的时光,流逝的年华,如三毛所说“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岁月中已将自己漂白成一页柔韧的纸笺,静静印记那些执着的年华。

我祝福眼前这些迎接高考的莘莘学子,这个五月,他们去冲击人生的高点,美好将从今天开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