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不语,花亦自开

2018-03-26 15:15 | 作者:赵自鹏 | 散文吧首发

城区的东边有座小山,山不高,驾车沿山间盘山公路只需十几分钟的时间,即便徒步沿山间小路行走也只需半个小时便可到达山顶。

此前山上只是建了几座庙宇,每逢农历三月三或是九月九,附近十里八村的香客们都会陆陆续续来这里焚香许愿,久而久之便形成颇具规模的庙会 。

后来城市管理者出于对城市生态环境的长远保护与规划,在加大封山育林力度的同时,又兼顾着人们休闲出行的需要,在山脚低洼处修建了人工湖 ,在山腰盘旋处修建了盘山公路 ,各种花树绿木更是密植满山,加之山林间又有石砌台阶、红砖小径相映衬,一座城市森林公园的雏形便真是呼之欲出了。

我偶尔也到山上走上一圈儿,权当是活动活动筋骨,但在这个杨柳细丝千千条,杏含苞意恐迟的当空里来此,却真真是头一遭儿了。

经过前里一场春的洗礼,山里的空气更加清新了。小山朗润起来,煦暖的阳光升将起来,柔柔的风儿铺面而来,令每一位登山游玩者都感到无比的惬意。

我沿着山南面小路上山,盘山路上依然可以看到施工车辆刚刚留下的带着泥泞的印痕。山间既有原来种植的老树种,像老榆树已经在树梢间结出密密麻麻的紫红色的小颗粒,老杨树上已缀满长长的杨树鬼儿;也有新植的各种花树,海棠丰润的枝干上已绽出崭新的芽叶儿,路边低矮的柏树苗,山坡间林林立立的松树,黑绿色的叶针在早晨新生的阳光的照射下,正闪着一种新鲜的油油的色彩。 纵使城里公园里的迎春花行将谢幕,但山里的迎春花开得正旺,它们隐藏在一片片足深的干枯的蓬草间,就像散落在蓬草间的星星,怯怯地观望着春的渐渐迫近,聆听着春天里哪怕一丝细微的声响。

“妈,快来看呢,这里有一只小蜥蜴。”正当我全神贯注于这一片花事时,突然间竟被一声兴奋的童音惊扰了。

“那是小蜥蜴出来晒太阳啊,你看,是你又把它吓跑了。”孩子母亲轻声地应答着。

我听着母子温馨的对话 ,不禁暗然笑了笑,喜孩子的童言无忌,赞母亲的睿智应答。

继续前行,来来往往的游人也渐次多了起来。有开车一家子一起的,有三五个玩伴儿相约出行的,还有一对对小情侣携手踏春的,也有手拿铲刀出来挖野菜的 ,各玩各的都互不打扰。

同山南不温不火的局面相比,山北仿佛是另一个春天。这里新栽了许多花树,有的枝干上虽然还包裹着一层层保鲜膜,但已经被春风伶俐的小手撕扯开来,呼啦啦在阵阵微风里飘舞着,仿佛是和天说着再见。有的长出了嫩芽儿,猴子爬山一样附着在青翠色的直直的枝干上。几棵玉兰终是抵不住这春天的诱惑,只是一夜间便全部绽放,洁白的,紫色的花儿都挂满枝头。有一片樱花一类的花树也毫不示弱,不要看光秃秃的枝干上只是几朵圆形的粉红色的小花儿,但嫩嫩的花蕊儿都肆无忌惮地裸露着,是向同类炫耀着自己,还是和这春天做着怎样的约定便不可知了。

在盘山路右侧的下坡处,设计者设置很多处带有栏杆扶手的台阶,台阶下边又设置一个大小不一的平台,平台周围种植了花树,很是匠心独到。我看到一处杏花开得正旺,怀着好奇下到底端的平台时,竟看到一对小情侣正在花团里嬉戏,衣袂飘舞处,几片新生的花萼随之零落,画面虽然如十里桃花里一样唯美,但这春花不胜好,还得君怜为好!

无奈回身,远处依然是城市里默默肃立着的拥挤着的楼盘。它们在这春望春山满情趣,归去来兮皆自然中的变化中,却始终保持着一种不偏不倚的恒定的表情,仿佛诠释着一个智者的另一种坦然。而这春山呢,却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春不同的纠结中,偏处一隅而不语,这春花照样会绽放开来,这树儿照样会绿满群山,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感动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