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连短亭

2018-03-10 12:44 | 作者:竹风亦浅 | 散文吧首发

你说,风铃细碎地响,就像是时光一样。你曾学了薛涛做了桃花笺,然后上面写了几行蝇头小字,送给那个心上人。你是纯白无暇的,就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是徐志摩笔下掠过的荷花娇羞。你有一个心愿,已然实现了,但是你害怕会失去。

他是与你在头遇见的,天空刚好下起了蒙蒙地细。你虽没撑六十四骨的纸伞,但所以的雨都没有沾染你。你不是为了过桥赏花,但对岸的花却争相开放。后来他总是,这是你的独特。你忙解释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巧合。

或许,很多东西,都可能是一种巧合,但是唯有一种东西,绝非巧合,那就是情愫。桥头的眼光交视,你看见他时,就像看见了自己。他亦是如此,只是他善于不动声色。可还是要打个招呼,只好借问酒家何处有,你便随手指一个地方,他便快步赶去了。

风有情来、云有意,若说差,差的就是一点缘分

你的父亲为了老母亲大寿摆了宴席,邀请了众多的名人志士。你虽最烦人多,但在母亲的紧逼下,还是出了场。宴席上,有很多人对你投来了不好的目光,唯有一人,独自的饮酒,独自的消愁。他并不是别人,正是你那天桥头所撞见的。

你问父亲他是谁,父亲回答你,他只是过路的书生,有着一身惊人的才气,所以才请他来助个兴。你心中思量了一番,然后对父亲说,你可要擦亮眼睛哈,千万别被江湖的流浪汉子所骗了?这些话还未说出口,心中已然大笑了三分。

随后,你的父亲叫停所有的人,将他邀上来,让他作一首诗,他写道:

久别后久离,相遇后相守;

人生有一痴,竟为此生愁。

你的父亲问他:人生中的这个什么痴,竟然泛泛一生、无法消解?

他还没有回答,你便为他答了,是情。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你再去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宴会继续的热腾起来,而你再无心在此待下去。你回到房里,学着薛涛做了桃花笺,然后在上面写上了几行蝇头小字。

那一,你未眠,却做了一场

梦中你仍是在一个桥头,对面走来一个人,正是他。你是那么的洁白无瑕,就好像是他笔下水莲花的娇羞。时光如风影难捕,岁月便化作一个浪潮,将所有的一切覆灭。

翌日,你向父亲询问他的消息,父亲说,他今天刚好离开了。你就像惊弓的,不曾打理妆容,便急着出了门。

你向着村南追去,通往远方的路有着一座座亭子。那长亭连着亭,就像是长叹和短叹。你听,风铃细碎地响,就像那时光一样,剥夺一颗心,那么的干脆。

文:竹风亦浅(微信公众号:途径生活

qq:75569229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