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粟山下

2017-09-29 12:34 | 作者:曹新友 | 散文吧首发

深秋一日,独自驾车到了富平县城。那些很早年以前也常路过这个老城,却不屑于下车吃碗面。现在不同了,富平县城罩上了一层神秘而耀眼的光环,所有的路人到此都会心留神注视。而我这个闲人,更是想再去转转。

其实这里好多地方我已经去过了,就开着车在街道上遛弯,左瞅右瞧,似曾相识,但县是城非,富平的变化不是一般的快。到底去哪儿呢,一时也没了主意,后面的车还在滴滴的叫。抬头发现路边有一个大牌子----金粟山。

我打了一把方向盘,车向直北的山根底而去。过了一个村又一个庄,七拐八转一溜烟,就到了金粟山风景区的大门。

金粟山是因“山有碎石若金粟然”而得名,可我看见山上是青青的色,绿绿的草,没有发现那金粟般的碎石。大门有一副对联“且广览秦川遥临太华尤能放眼拓襟怀,仰飞天鸿雁送子高媒惟于登山求福寿”,可以领略山的气势。我坐在半山上,点燃一根烟,遥望灰蒙蒙的秦岭,俯视秦川平原的田野,借着这金粟山,似乎觉得自己高大起来了。

据介绍,金粟山素有"渭北小华山"之称,且融华山天险与翠华山苍碧于一体。其山以架子梁为主峰,东、西、中诸峰依其形势,各逞异秀雄奇,正如当地民谣所说:"中峰雄鸡东峰鹰,西峰好象万花丛。"山之东侧与石叠山紧连,与万斛山依依相望。其西侧则为县境内最高峰频山(1439米),亦名明月山,俯对玉镜山,其状若欲揽"玉镜"而顾盼自雄耳。金粟山腹之沟黑鹰沟,上世纪70年代末,因曾有一直升机于此陨毁而愈添神秘色彩。

有一条小道可达山顶,其实山也不算高,而小道却很陡,实想爬上去,看看算了,心还是当年那颗心,而腿已不是当年那双腿了。

看看天还早,也不急着回家。所以,我不走往返路,也不想抄近道,只为了在沿途看山下村庄风情,我顺着山根的乡道,穿插着一个个小村庄,朝着回家的大方向慢悠悠的颠簸着。

到了一个村庄,村子里修路,挡住了我的前行。我就绕了个道,又转到了这个村子,转来转去,就是出不了这个小村子。无奈,我下车想去问问路,总不能把我困在这里呀。一个妇女家里出来,我赶紧走上前去问路,那妇女告诉我“你从这哒往兀哒走,过了兀哒就端端的走”,我说“好,好”,好什么呀,一头雾水。

下了车,路边有一个水泥做的村牌,上面是“尹家村”,这不奇了怪了,这怎么就到我老家的村子了。仔细一看,这是“尹家村”,不是“尹庄村”。虽然一字之差,却相差百里,但我总觉得这个村子很亲近。我赶紧拿出手机拍了照,做个纪念。

既然都有一个“尹”字,那尹家村和尹庄村是否有关联,我立即在百度上搜索富平老庙尹家村,百度只说是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人好,空气好,再也没有什么信息。我看这个村子,山是青的,却没有水,人杰不杰不知道,地到是灵光,因为这一带埋着唐朝的皇上。

我一直在探寻我老家尹庄村的来历,村上的老人们都说不清为啥就叫个尹庄村。我从网上进行查询,全国叫尹庄村的还真不少,而且是很有来头的。据说,尹庄村是伊尹的故里。伊尹为商朝初年的一个丞相,也是有名的政治家,还是中华厨祖,中原菜系创始人。尹是右相之意,约公元前1600年,他辅助商汤灭朝,为商朝建立立下汗马功劳。他任丞相期间,整顿吏治,洞察民情,使商朝初年经济比较繁荣,政治比较清明,商朝国力迅速强盛。我们尹庄村既没有姓伊的,也没有姓尹的,不知道与这个伊尹沾边不沾边,但我总想能够沾点边。

现在这个尹家村对我来了兴趣,不知道与伊尹是否能扯上关系,我在村子转了一圈,看看就是咱关中村庄的模样,并无二致。想找个人聊聊,打听打听,也没见到个闲人,就索性离开上开启程,顺着山根继续朝前行驶。我的脑海里浮现着西汉太上皇刘邦的父亲陵墓,西魏文帝元宝炬永陵,北周文帝成陵,唐中宗李显得定陵,唐代宗李豫的元陵,唐顺宗李诵丰陵,唐文宗李昂章陵等。

富平城里有人杰,金粟山下有灵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