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羽毛球的乐趣

2020-09-15 10:00 | 作者:独自行走 | 散文吧首发

打羽毛球的乐趣是什么?有人说是流汗,有人说是泡妞,有人说是输赢,要我说,三者都很好,斗嘴更美妙。

球赢了,心里自然痛快,嘴上更不能得闲,必须挺起小胸脯,睥睨对手,霸气十足的吹上一番。陶菲克算什么,不就会个反手吗?李宗伟算什么,不就会个网前小球吗?林丹算什么,不就会打几个滚吗?在我们面前,什么都是浮云!“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那份得意,那份自豪,那份高傲,要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富贵归故乡,决不能锦衣行,必须高头大马,大白天风风光光的回去。

当然,如果球输了,那就要把头深深低下,恨不得钻到裤裆里,痛苦反思,刚才那个球不该放网前,另一个球不该拉后场,最后那个球更不该发球失误,唉,犯的错误实在是太多了,当时怎么就那么臭哪,懊恼之情溢于言表,这个时候要允许对方吹,让人家过过嘴瘾,哪怕对方吹得天花乱坠,鸡毛飞上天。

输赢一线间,往往这场刚吹完,下一场便大败,因此,吹牛和被喷倏忽变化,大喜大悲,如人生无常。

后来,掌握了这一规律,一旦赢球了,便要抓紧时间吹,“我本楚狂人,风歌笑孔丘”,一旦输了,便低眉顺眼,躲在一隅唯唯诺诺,“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当然,并不是所有打羽毛球的人都有这种感觉,这需要一个团体,需要几个相识多年,知根知底,情投意合,而又球技差不多的弟兄们,如果互相不熟,一群乌合之众,那也只有流汗的份。

正因为水平相当,才有了对抗的激烈性和赢球后的自豪感,又因为彼此太熟,相互之间开玩笑便毫无挂碍,喷的和被喷的才能相处甚欢,其乐融融。如果这中间某个人误服了药,球技一时大进,胜多负少,便会引起大家的共愤,群起而攻之。

这不,前一段时间,长清二老颇有些回光返照,多赢了三五场,二老一时有些信心膨胀,自认为群内无敌,小母牛迎风劈叉,浪得没边了。结果,被我们几个联合起来,很快打回了原型。

二老有些不服气,纷纷找理由,一个说痔疮犯了,下体有些不适,一个说昨晚钓鱼到深夜,精力不济,我把输球原因给他们上升到理论高度,但凡是高潮,没有持久的,充血时间太长对身体不好,除非你学会了乾坤大挪移,可以把别人的高潮转到自己身上,或者是习得了“葵花宝典”,没有充血之虞。

朋友说,你们这是典型的“窝里斗”,看似“花团锦簇”,实则“菜互啄”,要想提高球技,必须走出去,多和外面的人交流切磋。话说得有道理,但球技多高算高哪,要我说,任何事情都有个比较。《射雕英雄传》里“江南七怪”个个牛逼哄哄,自认为有不世武功,碰到陈玄风和梅超风这一对“黑风双煞”便歇了菜,而陈玄风不过是桃花岛黄药师的弟子。黄老邪的武功不可谓不高,可要是碰到南帝北丐这样的神人,真交起手来,彼此也不过半斤八两,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年轻时心高气盛,也和外面的高手较量过,也参加过几次济南市的羽毛球比赛,成绩自是惨不忍睹,但过程更煎熬,等半天才能打上一场,身体早就凉了。后来就不参加了,毛主席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 ,与自己人斗,更其乐无穷,老蒋也说过,“攘外必先安内”。

球技可以不高,但态度必须端正,不能像美猴那样,有十分的才华,最多发挥出五分,剩下的都被他随意扭动的水蛇腰浪费了,要向老徐学习,做都在無扎。

生活需要小确幸,也需要小高潮,生活本身给不了的,羽毛球可以给,这正是我们对其心心念念,无比热的主要原因。

有朋友说,现在打羽毛球身体还行,要是再过些年打不了怎么办?美猴说,打不了羽毛球可以打乒乓球嘛,打不了乒乓球可以打台球嘛,打不了台球还可以弹玻璃球嘛,玻璃球再弹不了,那就该入土为安了。

此言甚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