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奕乡月色

2018-11-26 13:56 | 作者:钱革猛 | 散文吧首发

品味奕乡月色

钱革猛

幕渐降,天上的月亮和星辰慢慢露出面容,蹦跳了一天的儿子已熟睡,淡雅清幽的月光斜透过“扭然”(耳房)窗户,轻轻的在孩儿脸庞映上一层银色,抚摸孩儿进入香。终究是经不住月色的诱惑,轻移脚步,悄悄的爬上“扭然”屋顶,细细品味这千年横恒不变的奕乡(奕车人世居地)月色。

一轮皓月挂在广袤的苍穹上,淡淡的挥洒着她的温柔,依稀的点点星光和飞逝的点点流莹,朦胧又迷幻。月下这古老的村庄是那么的沉静、安然,屋舍全都是静谧的灰暗,白天里暴露的瑕疵全部被掩盖住,只剩下灯光时暗时明,仿佛与世无争。村庄的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厚朴树似乎是对奕乡的偏,奕乡的厚朴树有挺拔的躯干,坚实的气势无比坚强,让秋萧条的景象远离村庄;有繁密的柔和的枝蔓,微风除了送来屡屡稻香,还将厚朴树叶撩拨,疏影摇曳,清香的气息充满周身,弥漫于奕乡。因为有了厚朴树在月下静静的守候,今夜的月色便显得犹为静谧而美丽,我的思绪超然空灵,无拘无束,白天滚滚红尘的无限喧嚣都遁迹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如流水一般的月色,静静地泻在青灰色的瓦片上;人间的一切纷纷扰扰都消失在月色的掩映下,只剩下一种夜的深邃的平和;世间的一切愁怨,都适然于月下,心如止水……

仰望孟子红都(奕车人的神山),看那山巅默默颔首,模糊映衬出月色的宁静,仿若雄浑宽厚的胸膛,让万物在它的怀抱中安心深眠,是那么的温柔恬静,泰然自若。一年一度原始、神秘的哈尼奕车“仰阿娜”(姑娘节)就在孟子红都演绎。这天,十里八村的男女老少相聚在孟子红都,人海如潮,以蓝天为幕,以山梁为台,敲响千年锣鼓、弹响古老的三弦,跳起厚重的鼓舞,一时间,用鼓声、歌声、舞声交汇成一曲时间最长、最热烈、最淳朴、最原生态的狂欢舞曲。在古老苍翠的多依树和青松下,年轻的谈情说爱,年长的回味爱情,年老的喝酒叙旧,人声鼎沸、载歌载舞、热闹非凡,上演着梦的放飞、生的狂欢。

这天,奕车姑娘戴上洁白的尖顶巾,身穿“龟式服”,下穿紧身超裤,腰系精美的银饰,在山间用歌和舞寻找自己的伴侣,俨然成为“仰阿娜”的主角。美丽动人的奕车阿妹或弹着小三弦,或吹着口琴与阿哥对歌,有的阿哥用一撮青松毛尖,悄无声息地轻拂一下阿妹红润的脸蛋,以试探阿妹的心愿和诚意,假若阿妹以笑脸相待,表明她爱他。于是,一对对心花怒放的青年男女,趁他人不注意悄悄遛进绿树丛中,有情人互赠手镯、手表、银饰品作为爱情的信物,他们互定情约,倾诉衷肠,结成百年之好。

是啊!人的一生,最大的愿望莫过于能和一个情投意合彼此了解的人共渡平凡生活,一起面对生活的风风雨,彼此相惜一生,不离不弃。

捧一缕月色入怀,感化凝重与通透的灵心,缓缓注入高山流水般的恬静,聆一曲的相思入心,安恬无悔与花开的青,骨子里柔柔暗涌一种惆怅。听,是谁在“扭然”里思念远方的阿哥,素手拨小三弦 ,吟唱“多甲”(情歌),袅袅琴音细细的诉说,在琴声中我仿佛听到“十五的月亮圆圆的了,村里的厚朴树绿绿的了,长翅的雄鹰要远飞了,长大的阿哥要出门了。出门的阿哥呵,阿妹象村庄四周的厚朴树,默默地为你守护家园……。”她的幽情,如一泓清泉,却流不到千里之外情人的眼眸,于是她在月下凝眸,深深眺望,却望不到情郎的千里之外……曲调委婉连绵、升腾跌宕,取而代之的是“亲爱的阿阿妈,相爱的姐姐妹妹,我不是不爱生我养我的故土,不是不念陪我度过快乐时光的厚朴树,远古的奕车祖训让我们做女儿的,要到别的地方扎根发芽,我怎能留在娘家分田分地,我要与阿哥去远方……”。

一段感情的演绎如同奕乡厚朴树的生长,爱到深处,纵使四季更替,细数温柔的岁月,静好的年华,静谧的月色,心间流淌一脉无形的牵念。

今夜,因为有月色的安抚,一切都在沉睡,都在梦中呢喃,呢喃着梦的情思,只有一两声狗吠在清凉如水的月夜里传来;只有阿妹那一抹相思飘荡在梦的路口;还有一个不肯安眠的我,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奕乡月下,在数着寥寥的星辰,在听着阿妹骨髓里泻溜的诉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