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架秋风,浅浅揺

2017-10-31 07:24 | 作者:庭院深深 | 散文吧首发

近两年,我居住的小城,立秋后,会接连下几场。飘落的雨丝把与秋隔开来,吹过的南风不再火热熏人,而是一种透着一种清凉的舒坦,秋风已淡淡归来。

一年四季,风寒凉,夏风火热,风凛冽,唯有浅秋的风最是怡人。商铺楼的铁,是吹风的好地方。天一风凉,我常去趴那栏杆,闭上眼,让风从脸上身上拂过,像丝绸从脸上、身上滑过,软软的,小心奕奕被呵护的感觉似恰好的情,心生丝丝甜蜜。桥下人来人往,天空蔚蓝,风吹着云朵,白云似长了翅膀一样在天空游走,此刻的心像风一样柔软自由。

回廊下的小燕子,还没有南飞,它们也喜欢这浅秋的风吧。看,小燕子们娇啼翻飞,那声音与春天的叫声一样欢快。虽说,在某一个清晨会突然不见这些精灵的身影,心不会难过。小燕子的窝在这,下一季春风一吹,又是一场喜相逢。那么,小燕子,就在这温柔的风里,尽情飞舞,尽情呢喃。有一天离去,就让清风送你们一程。

秋季的风,也能让人心静。爱读书的人,带一本书,去一棵树下阅读吧。只要树下有草,就可席地而坐。一本书,清风来翻一页;白云来翻一页;花香来翻一页;鸣声来翻一页;这书读得如神仙在读无字天书了。

好想,挽上秋风,回一趟小村庄。瞧,秋风吹拂的地方,田野里的稻子黄澄澄的,小院里的柿子红了,池塘里的水明净而波光粼粼,路边的小雏菊,开得五颜六色的多动人。路边,母亲的小菜园地,白菜绿油油的,让人看了就想摘几棵清炒着吃,经了秋霜的白菜,随便一炒就熟,再浇上点猪油,那就是人间美味。菜地一角的蔬菜架,扁豆苗长势正好,扁豆花在秋风的吹拂下,开着,谢着,再开,再结扁豆,一片欣欣向荣的景。母亲常用辣椒丝炒扁豆吃,两碗白米饭,就一碗炒扁豆,吃得满嘴草根香。其实,农家的房前屋后,只要有空地方,扁豆苗随处可生长,乡里人家,中午烧饭没菜,拿个篮子就可现摘几十个扁豆做来吃。想着扁豆花记起郑板桥题的对联:“一帘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因为这对联,这小小的扁豆花在流年的秋风里开得很是文雅。

秋风吹啊吹,中秋已至,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节日啊!这一天,老家嫁出去的女儿们会回娘家,正如歌中唱的:“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后还背着个胖娃娃呀……。”中午,家家杀鸡,杀鸭做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这一天是团圆的一天,这一天也是丰收的一天。你看,有的人家,早稻已收回,有的也即将收割了,农人们看着庄稼地里的农作物收成已定,心里踏实着呢,中午喝几杯白酒,晚上还接着喝。中秋天晴,小孩们眼巴巴盼着色的降临,但不为赏月这事。太阳还没落山,草草扒拉两碗饭,就会拿着靠在大门后的火把,找小伙伴们到田野里去打火把了。一群半大孩子们,迎着秋风,踏着月色,举着火把,在田野里疯跑。有时候,这村和那村的小孩们在田野里偶遇,一句不和,就打起火把架。就见几个男孩,手里的火把在秋风里轮得像风火轮一样。哈哈!这是儿时记忆里,在秋风里干得最快活的一件事。

在这秋日午后,无心做事,思绪飘得很远,已把一缕秋风绕成了一纸的柔情。楼下樱花树、玉兰树上的叶子稀稀拉拉,半黄半绿,它们的存在仿佛要告诉我,城市里,也有秋景,季节已然深秋了。

婆婆有所篱笆小院,我常想,等我老了,也去住一住。春末,在竹篱笆边零星种上扁豆,此后的日子,看扁豆藤绕架游走。深秋,引得清风前来吹拂,一朵又一朵紫色的扁豆花轻轻摆动,仿佛看见满架秋风,浅浅摇,这样,母亲的菜园地再不用里去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