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晋信书

2018-11-15 17:03 | 作者:巨石 | 散文吧首发

秦腔《三滴血》上演百年来,晋信书滴血认亲的故事,在三秦大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之所以被广大戏迷热和传颂,与离奇的故事有关,也与不靠谱的晋信书有关。

晋信书属于丑角行当。明代戏剧家王骥德说:“得净丑一科诨,可博人哄堂,亦是戏剧眼目”。俗语说的更好:“无丑不成戏”。晋信书一出场,最能调动观众情绪。欣赏了周仁瑞王妈的唱功戏后,晋信书调节一下气氛,观众的情绪得到放松。晋信书台词以道白为主,虽然没有民俗俚语,范老先生巧妙的构思设计,就产生了戏剧的诙谐幽默。

晋信书其实是尽信书,又是山西人,因此一语双关,其人物性格,一听名字就令人哑然失笑,舞台形象不言自明。晋信书属于丑角行当的文丑,人物以风趣幽默、个性伶俐、固执己见为主。舞台形象冷酷,混迹官场,固执偏见,让人感觉“混不吝,耍无赖”。

戏剧是按固定程式塑造角色,丑角也不例外,自有一套固定动作、脸谱、服装和身段。但在具体角色塑造上需要演员“手眼身法步”灵活运用,唱念做打样样精通。晋信书是个七品芝麻官,台词动作既要有官场的威风,又要有幽默的台风和风趣的台词,要符合文丑的角色要求。历代易俗社晋信书演员,把分寸把握的恰到好处,尤其是苏牖民和樊新民老前辈,把浆子糊涂官演的活灵活现,成为观众心目中的丑角男神。同样是七品芝麻官,晋信书显然不同于其他剧目的七品芝麻官。

台词是丑角艺术的重要表现形式,尤其晋信书的文丑形象,人物个性几乎都体现在台词上,文丑没有武丑表演形式多样,没有夸张的动作,没有道具的装扮。范老先生没有用误会、曲解、夸张和插科打诨等喜剧形式,仅仅依靠台词,对演员的要求,其难度可想而知。

晋信书的艺术形象,用丑角行当话说:“理不歪,笑不来”。范老先生充分利用谐音,把七品县令名字叫“晋信书”,使人不由得联想“尽信书不如不读书”。体现了糊涂官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的本本主义和教条主义。给人感觉“晋老爷”是个思想僵化,很不开窍的浆子官。名副其实,相得益彰,发挥了秦腔丑角独有的魔力。在实际判案当中,晋老爷不深入调查,死抠书本,牵强附会,荒唐至极。让人又气又恨,不由得捧腹。

晋信书是古代知识分子,范老先生没有用方言俚语,没有用顺口溜,而是按知识分子特点,量身定做了一套台词,文雅不俗却不失幽默风趣,自大自信,固执己见,很符合人物的性格。

我的中学时代,适逢古装剧解禁,八百里尘土飞扬,三千万儿女高唱秦腔。学校旁边的村子,高音喇叭天天播放《三滴血》。其中樊新民的台词,同学之间几乎人人会说:“你们二人都有理,本县心中有主意,与陕西行文调查,来回往返费时机”。第一次滴血时,编剧没有用道白,而是用花音二六板路,音乐诙谐滑稽,似乎晋信书自信十足,给观众的感觉,以为“吾老爷”真有两把刷子。

第二次滴血时,晋信书台词以道白为主:“你冤枉,还有吾老爷冤枉,十年寒窗,九载熬油,读了五车书,才做了个小小的七品县官”。晋信书一张口就让人失笑,读了五车书,足见其学问很深,做了个七品官,似乎有点尴尬,学问与官位不配,“吾老爷”确实也有冤枉。紧接着“吾老爷”又说:“天气如此炎热,为了你们这一面小小的官司,隔山渡河的把吾老爷从山西五台县调到来”。显然晋信书把李遇李晚春姐弟的官司不放在眼里,生搬硬套滴血断案,似乎很有把握,其实不然。为剧情进一步发展,做好了铺垫,成为故事发展的隐形主线。接下来晋信书说:“人役,端一盆水,拿一苗针,放在堂口”。原来“吾老爷”又要上演金盆断错案的闹剧了。错案冤案接连不断,必定戏中有戏。

第三次滴血时,“血在盆中不粘连,不粘连”。面对双胞胎兄弟,晋信书仍然怀疑“书上写的,岂能有错”,尽信书“死读书”形象,跃然舞台,其自欺欺人,自圆其说,不攻自破,滴血冤案,真相大白天下。

有了范老先生设计的台词,要把晋信书形象塑造好,还在于演员的艺术加工。感谢历代晋信书演员,是他们把晋老爷演活了。同样的台词,不同演员说出来,效果大不相同。晋信书台词没有包袱,就是直接靠贯口道白,需要演员,依靠舞台阅历,自我塑造角色。尤其樊新民的晋信书,给观众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其实苏牖民是晋信书第一人,只可惜看过苏牖民的观众,当前已经不多了。

没有晋信书就没有《三滴血》,虽然晋信书前后只有四场戏,在剧情中属于配角,是大剧情的小人物,却是故事发展的核心人物,是不可或缺的主线串角。通过演员的艺术加工,产生了嬉笑怒骂、讥讽嘲弄的效果,成为《三滴血》的看点和眼目。

没有《汝南先贤传》,就没有晋信书这个人物,也没有《三滴血》的故事。《汝南先贤传》中有三国时期,会稽人陈业滴血认亲的故事,晋信书生搬硬套,判出了天下奇案。

据《汝南先贤传》,陈业的兄长渡海殒命,同船死了几十人,因为尸体腐烂,无法辨认。陈业悲痛之后,想起了“亲人血气相通”的古语,便将自己的血滴到他认为是兄长的尸骨中。血很快沁入骨内。据此,兄尸得以辨认。晋信书在水盆中滴血,显然没有任何依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