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谁的江南,自难忘,我的杭州

2018-05-25 07:02 | 作者:晓枫婉月 | 散文吧首发

作者:晓枫婉月

未央,犹凉,一湖碧水立红裳,天高云淡任沧桑。风含情,畅想,念念不忘明月小轩送风光。

——题记

江南小巷,悠水暖,柳浪闻莺轻渡,断守望,屈指杭州可数。此一刻,又一,雷峰塔下,万松书院,你素衣一袭,我小荷初露,试问人间天堂,谁执红袖添香,看地久天长;谁奏梁祝一曲,慰尘风一路安暖?

晚风赶不走黎明,足迹追不上梦想。您这般无限热的水乡噢,此刻皓月去了何方?任我把酒临风,教那涟漪万千的跌宕与起伏,将那一派派绵绵的山色与湖光,擦了又擦,亮了又亮。尽管我知道,您的风情总是那么势不可挡,可有谁把誓言刻在您的岸上,可有谁把您的忠魂织成一匹匹绫罗锦缎,去远山越过苍茫。

往事写着悲欢。走过花香,却走不出天地宽广。多少繁华似梦,多少情深意长,可比得上您幽梦一帘任风狂?几度夕阳,几多泪光,都是您脉脉含情的守望?事有因果,人有离合,谁为谁痴狂,可曾听南屏晚钟回响,谁为谁虚度韶光,可曾记钱塘潮水激荡,纵然青丝已成白发,红尘已成陌路,也要寻一处心底无我天地宽,直教每一根情丝悠悠绵长,每一朵花香四季绽放。

夜来袭,风缱绻,岁月沉香。

江南之南,只因在水之州,皆赞我语花香,即使雷阵阵,仍不忘一炉温暖还九霄眸光。到如今,不老的传奇,那一阵阵荷香,送去墙里门外,直达生死相依的心上。龙井茶暖,杯杯泛着天籁般的绝唱,温婉经久不衰的回望。无论灵隐禅寺的路上,还是孤山夜话的身旁,柔情万种的您噢,为何要流转这千古的画板,唯美这一段又一段不朽的篇章?山旖旎,水涟涟,山山水水云依依,您这横空一笔,怎教我岁月可以匆忙?花香迷离,七彩焦急,怎不得这湖水一碧可以平息,还是我那一支瘦笔,夜夜闯入了您的梦境

湖亭闲坐静观,江水愁容东去,红尘洒爱月自羞,笑看杨柳随风。采一束蔷薇,感谢时光温柔,捻花绕指,记取梅红一抹。彼岸不远,倾心相牵,灯火阑珊,幸福悠远,都似一份份厚礼,一叠叠情书,赠与我的祝福。

春末夏初又一年,风中一展笑红颜,琴声好悠远。

您那动情的模样,我如何可以寻访,在轻风里,将满怀心事昼唱?那些浩渺如海的光阴,那些无关风月的书籍,深藏着多少翻来覆去的记忆?又有多少无言的结局任凭酸甜苦辣一笔收起?你似水的柔情,我如梦的佳期,在明媚的阳光下,似海棠花语,如蝶舞轻盈,越过馨香满篱的距离,和着经久不衰的传奇,将那春去秋来把盏,伴长风十里,圆一曲“金风玉露,胜却人间无数”的回肠荡气。

凌步花间,轻嗅一路芬芳,生死河上,我怎忘了谱下这一段段没齿难忘的时光?举目四顾,看银河汉霄,一吻那地老与天荒,可赠我地上就此无双?

繁华沐阳光,件件红衣绿装,恰似一望无际的倜傥;晚风歌诵,玉露欢畅,每一片花开叶落,片片都是你深切的期望,一如那年,你红红裙装,映我年少心房,又如此刻春夏,你满满笑颜灿烂,馥郁我岁月光芒,将一幅幅情深意又长,永久地刻在了西子湖上。

爱上你,不是春雨潇潇的轻唱,背弃你,怎不教芭蕉夜雨疯狂?

轻风缕缕,送不走凡尘一帘幽梦,花飞片片,飞不尽一曲《平湖秋月》缠绵。落红何似相思盅,竟藏于岁月的剪影中,看今朝,还有谁栽红梅一树,葱笼岁月的路口。

轻风好客,送来一坡又一树的香浓,细雨喜宴,邀一江一湖涤去我心上尘垢。人生不易,那是山高路远,世事多变,可敌过枯木逢春的信念?也许,再美的酒,都会有厌倦的时候,至淡的水,终究是我们生命中无法抛弃的根由。

远方不远,有时光倾心相照,远方不远,只因有你将我深切地等候。

数谁的江南,自难忘,我的杭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