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春城

2017-07-12 12:52 | 作者:alistairlin | 散文吧首发

俗言道::日的天,孩儿的脸。这阴晴不定的天,可是说变就变的。身处这猝不及防季节里,悬着的心犹如坐上过山车,着实让人心生颤栗。仔细琢磨一下,夏日之所以让人心生敬畏,让人倍感胆颤,不正因为它的瞬息万变、它的琢磨不透吗?人总是惧怕一切未知的事物。然而,夏日的晨曦,却给了我无限的遐想,每当东边掩映一缕曙光,每当朝阳洒落大地,沉寂的万千生灵为之苏醒,为之起舞,为之迸发出无限的希望萌芽。我会祈盼那未完成的理想可以早日实现,让缠绕于心中的不再只是梦。于是乎,我告别了天的缠绵,走出曾经的迷茫消沉,投身到火热的希望田野,在炎炎夏日里尽情飞洒,在热血沸腾的激情里继续折腾,即便结果不一定是我思我想。今天,当东方铺上一沫鱼白,只影单行的我已经走在西行的路上,这应该是今年第六次往返昆明了吧。我曾无数次地暗暗鼓励自己,逼迫自己,激励自己勇敢往前,不时褒奖自己怀揣不老之心。只可惜,裹携这颗心的躯壳早已疲惫,心有余而力不足倒是冲刺于我,归根结底,还不是人老了愚钝,木那,再加上谨慎有余,心力憔悴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不,区区的一间杂货铺,却也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想想还真怪难为情的。

每当寂静独处时分,总有凄楚悄悄袭上心头, 那些被流光斑驳了的往事自不敢回眸,眼下唯有悲凉自身的无能,斥责自身的无为,直视当下的我,却也令人赧然。混到了这把年纪,不敢奢望俗世的风光无限,却也不曾给予她人一丝福音,然而,却自不量力的滋扰了这个芬芳世界。而今被放逐到云贵高原,浪迹边陲小城托钵化缘,也是咎由自取吧。我的无知,也只配攒点碎银养家糊口,运气好的话可以攒点给予后人,仅此,也已然满足了心中那份所谓的“交代”?至于那未竟事业,也仅此而已罢了!人生的悲凉,原来竟是如此的无情。不服!又何济于事?还是现实一点,自省一下,肩膀上顶着的不过是个榆木脑袋,还能怎样?故而,折腾也折腾不远。其实,我所渴望的只是脱下这一身的戏服,不再充当这戏中的角色,把过往撩起的风风雨熨平。因为,这个纷争的世界,我还真不能适应。带着那几分的失落、几分的凄凉,归隐于庭院深处,把曾经的梦想一一揉碎,抛洒在夕阳洒落的河岸。人生得一息自我足矣。梦回浩瀚的书海中醉心独行,在不需顾忌的世界里畅游,慢慢咀嚼那唯美的字字句句,流连在动人的字里行间,于无垠的旷野上高声呐喊——我的世界,我做主。可是,矛盾的我还是经不住俗世的诱惑,又一次身不由己地坠入商海里继续我的挣扎。

两个多小时的飞行,脑海里交织着无限的遐思里,我怂恿自己应该直面未来,唤醒自己,此刻正值白天不可做梦,可是,心愫的紊乱却驱使着臆想不止,深陷在这痛苦中不能自拔。消沉在混混沌沌、睡睡醒醒的我,自然是神智恍恍惚惚,我依稀知道曾经上了天,最后还是落了地。眼眸里曾经闪烁过的耀眼光芒,迷人的风景,曾经映入眼帘的碧蓝苍穹,飘过的朵朵彩云,蓦然间便成了过眼的云烟。原来,那些曾经的美丽不过是海市蜃楼,昙花一现。心中曾经的那些翻腾虚妄,那缠绕于心中的梦幻,也终将成为浮云。踏上长水机场,立刻被扑面而来的是瑟瑟凉风彻底惊醒,举目远眺,眼前是灰蒙蒙的一片,这着实让我诧异,记忆中的那个七彩云南如今何方?曾经的花繁叶茂、鲜花簇拥、碧空万里是如此的吸引了我,我为这座都城的美丽而傾狂,而今,这一切为何消失殆尽?难道,这西域的夏日与南方有如此的迥异。只是听说,绵绵不断的细雨,阴森森的寒冷,已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春城,也许只是春天里的春城,只在春天里绽放你的美丽。那句春城无处不飞花曾经让我陶醉、而令我癫狂只是季节里的姹紫嫣红罢了。当樱花盛放时,一簇簇娇艳的欲滴,犹如一串串红色、粉色相间的铃铛挂满枝头,微风轻轻拂过,缀满樱花的枝桠随风摇曳,像身穿粉红色花衣的仙女在微风中向我招手,向我秋波。那缤纷落下的片片花瓣,像仙女播洒下的一场浪漫的樱花雨。当紫荆花绽放出紫蓝的惊艳时,仿佛世界因此而浪漫,我深深陶醉其中不愿苏醒。偶尔遇上零星的罂粟花,即便让人有些许恐惧,可它彰显的鲜红活力,又有谁人不为它震撼。可是,眼下洋洋洒洒的恼人雨水,淅淅沥沥的延绵不断,心境已被突兀间的一阵雨打芭蕉打碎,也许,夏日自有它的个性。我终于明白,西域自有西域的主张,自不可用南人的眼光去恣意衡量,上苍恒定的劫数,凡人不可揣摩。深了,人静了,独自站在租屋的窗台前煽情,推开窗户远望,一袭寒风拂面而来,眼眸中那滴晶莹的泪光染面成霜,屋外滴滴答答的雨声,牵着我的心境消沉,呼吸也不时随着呼啸而过的汽车声抽搐;漆黑中的那点点灯光,那在风中飞扬的雨丝,那黑漆漆的春城夜晚,可明了我的心思?回眸间,刚刚过去的半年多打拼,商业上收获还是颇丰的,规模更大的第二家店不久也即将开业,可是,哪又如何呢?这一切的一切,难道就是我应该的追求?神差鬼使,宿命使然吧。我迷恋上这座陌生城市,开始了力不从心的二次创业。可心中膜拜的圣塔已经风雨飘摇,已经不再明亮闪烁,我为之奋斗的激情又何以维继?孤身只影的我,矗立于风口上,审视着老去的脚蹼,走过的印迹,歪歪扭扭,是如此的不堪入目。曾经怀揣梦想,鼓足勇气去攀登云贵高峰,以为必将绝顶,不曾想,西域的山路竟是如此泥泞、湿滑,我已然满身污泥,周身污浊,家乡父老我又如何面对?

蓦然回首,那辽阔的粤东平原,那山山水水是如此有情有义,那一草一木是如此的禅意绵绵。我担忧此刻的家乡,是否也在经受雷雨倾盆?家中窗台前的花儿啊!是否也被雨水摧残?我多么盼望她们依然沐浴在旭日阳光里,鲜艳骄人。陋室前的一泓潺潺河水,可以依然清澈,依然汇入大海奔向远方。我盼望早日回到家中,抛开一切迷惘,伴着池塘中的青莲,每天迎着朝阳郎朗阅读,携书陶醉于阳光漫洒的晌午, 或者,杵立在傍晚的斜阳里,对着自个儿的身影喃喃细语,话尽给自个儿明白的语儿。红尘路上,荆棘遍野,迷失了的游子,唯有在静默的禅意中,才能找回迷失的自己。深夜,当我秉烛流泪时,可以摊开一张白纸,执笔书写心中无尽的压抑、愤懑和缠绵,让一颗颗支离破碎的心得以捡拾,让心中的困苦得以抚慰。而当魂归自我的时刻,便是我解脱之时。此刻的等待,我唯有缄默不语。

兴许,这黑夜笼罩下的大地,依然继续着它的旋律,而我诉求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我的烦恼,我的忧愁,已是无关紧要了。明天的天还是会亮起来的,今夜的雨,终会有雨过天霁唤彩虹的时候。人生,犹如刚刚搭上的飞机一样,一会儿上了天,最后终将要落地,然而,还有下一次的上天。这不,明天回去又会再上天际。有趣的是,今早坐在路边小面馆等早餐,听同桌一位女士闲言:现在昆明的天气,才像是春天。我忽然幡然醒悟,原来,西南的美丽,西域的希望,才刚刚拉开帷幕。

雨打芭蕉叶带愁,心同新月向人羞。

馨兰意望香嗟,迷雾遥看雨丝揪。

行远孤帆飘万里,身临尘世怅千秋。

曾经壮志登绝顶,一片丹心胸中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