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随人愿

2017-09-28 13:02 | 作者:难得糊涂 | 散文吧首发

中秋随人愿

文/樊文博

离中秋节还有一段日子,母亲昨天忽然打来电话问我:“八月十五,你们回来不?”

我停顿一下说:“妈,到时再看。回去的话,提前给您电话。”然后我急忙询问父母身体是否安好?

“都好着,你们不用操心,把两个娃管好!”电话那端母亲低声应答着。

我明显感觉她有点失望。放下电话,我回头给妻子说:“妈就是老了,上个月底咱们俩不是刚回去三天吗?”

“估计老人想孙子了,上次俩孩子没跟咱们回去,今年中秋节在国庆假期,妈肯定希望见到孩子们。”

听了媳妇的话,我茫然走到阳台,看着窗外迷蒙的秋,沉思了好久。自从上了中学以后,由于学习任务重,以前一放假就着急回老家,要见爷爷奶奶的孙辈,现在很难有时间回去。每次我和妻子回家看望父母,老人都埋怨我们没带小孩。回城的时候,他们会把孩子们吃的一大堆东西放到车上,这些都是他们平时积攒不舍得吃的。孩子放长假的时候,经常是爷爷奶奶到城里看望孙子孙女,平时怕影响孩子学习,绝不愿意在这里呆的。我眼前浮现出儿女小时候,中秋节带他们回老家,一家老少团圆的场景。

八月十五的晚上,天上月圆,人间团圆。父亲很早就在院子里放一张圆桌,一个大托盘放到上面,盛有月饼,苹果、红枣、梨、还有毛栗子这些水果。母亲郑重其事的告诉孩子们说:“先要献月亮,等月亮吃过了,咱们再吃,这一年就会全家平安。娃娃们考试会考一百分的。”

两个孩子一会抬头看看天上的圆月,一会低头瞅瞅盘子里的水果,明显嘴馋,不断询问奶奶,什么时候能吃呀?

母亲一直微笑着说:“我娃乖,再等等!”

乖巧的女儿轻拍着弟弟的肩膀,煞有其事的伸手指着天上玉盘似的满月说:“我看见吴刚正在砍桂花树,还有美丽的嫦娥,可爱的玉兔。你瞧,嫦娥姐姐正朝我们看!”

女儿毕竟上学早,看了不少神话故事,给奶奶帮腔。儿子认真地听着,迷惑着咽回了口水,我们不禁偷偷发笑。我悄悄告诉妻子,我小时候比孩子们还着急,因为平时不可能吃到这么多水果的,只有等到这个重要的节日。

晚上我躺在床上,想到母亲的电话。一家人坐在月下的院子里,记忆温馨的场面让我激动起来。中秋团圆是我们古老文化的传承。忽然我又想起一个往事。

那是十多年前,我在一家软件公司研发部上班,经常出差。有年中秋在西宁,晚上就住在公司的办事处。我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特别地想家,没有一丝睡意,就换个厚点外套下楼了。西宁的中秋,已经有点寒冷了。一个人穿行在街道上,没有目的地走着,不经意间发现一家陕西面馆,小小的店面里坐了不少人。已经吃过晚饭的我,有一种亲切感涌上心头,竟然走进去了。

“小伙吃啥?”一个个子不高,口音很接近我,动作很麻利的女人问我。

“哦?哦!来个小碗油泼面吧!”

“好勒!坐,给先上碗面汤!”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热情的大声招呼着接过话。

我找个空桌坐下,里面的食客一边吃着面,一边抬头看着墙角的旧电视,大家喧哗着,有好几个明显是陕西口音,我的心情更加愉悦起来。不一会,面就好了,老板娘端了过来。面很劲道,可能是在那边呆的时间长了,本来不饿的我,很合胃口,吃的很快,一会碗就空了。我想着先付账,再坐在这里看会电视。结果我伸手一摸兜,坏了!下楼的时候,钱在换下的外套里。我翻遍裤兜,也只有一串钥匙,我一下子慌了,不知道怎么给老板解释。可能因为心虚吧,觉得好像老板娘一直盯着我看。迟疑了好一会,我终于鼓起勇气说:“老板,下楼换厚衣服,忘了带钱了,把我的诺基亚手机押到这里,我马上回去取钱好吗?”

老板娘听了,很诧异的看着我。我从腰间皮带挂着的手机袋里,取下手机递给她。

“行!”老板娘伸手就要接。

“孩子他妈,你干啥?一碗面才两块五,别要这个兄弟手机,让他走吧!啥时方便送过来行了。”他对女人生气的嚷道。

老板娘看了看老板,回头满脸疑惑的对我说:“好吧,你走!”

“我现在就去拿,你们放心!”

说完我很尴尬地快步出店,一路疾跑向办事处赶去。到地方取了钱,不敢耽误,急匆匆跑回面馆。已经快十点了,店里没有几个食客了。

老板娘看到我满脸惊喜:“这么快!”

“不好意思,谢谢你们!”我急忙把钱送上,转身欲走。

“兄弟别走,今天过节,听你口音和我是乡党,我拍个黄瓜,让我媳妇炸个花生米,咱俩喝点!”

不容我说话,他直接过来,拉我坐下了。

“快倒水!”他对老板娘吆喝道。

“啪啪啪……”老板用刀面使劲几下就在案板上拍好了黄瓜。“滋滋滋……”老板娘在锅里翻着花生米。不一会两盘下酒菜,就端到桌子上了,老板随手打开一个白瓶西凤说:“兄弟一人半斤成不?”

“行,我酒量还行。”年轻的我,不知道做人要内敛,对自己喝酒一直很有信心。吃着喝着,两个人畅快地打开了话匣子。原来老板两口是我们邻县岐山人。到这里一年多了,刚来的时候,吃面的人很少,后来回头客越来越多,生意很是不错。一杯一杯碰着,大哥的脸红了,用手抹一下嘴。

“唉……”猛然叹了一口气。

我感觉他是性情中人,就大胆和他开玩笑说:“难道你也想家?嫂子就在你身边呀!”

“是,可是,我们明天就要挂转让牌子,不干了!得尽快回老家。”说完大哥就沉默了。

我当时很惊讶。看我不解嫂子接过了话茬。原来大哥年轻的时候,在老家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在外还经常和人争执动手,是派出所的常客。结婚后还是这样,父母对他很生气。儿子上小学后,大哥忽然醒悟了,在宝鸡跟人学了做扯面的手艺,在一个西宁上班的亲戚帮助下,来这里开了个小面馆,安分的挣钱过日子了。他们村组的地不多,自家的地让弟弟和父母种着,上小学的儿子也是父母照顾着。可是前几天接到弟弟的电报,说他父亲忽然中风,半身不遂,躺在炕上了。老板一下子蒙了。嫂子的意见,他们关几天门,回去看看老人,把孩子接到身边上学,继续在这里经营生意。以后想办法把孩子户籍也转到这里,将来考大学分数线还低一些。可是大哥执意要把店转让出去,说自己年轻时候,不懂事,老人的中风,和自己脱不了干系。不如回老家的街道重开一个面馆,方便照顾父母和孩子。两人僵持了一个星期,终于达成了一致。顿时,这个高大汉子,让我肃然起敬……大哥现在是很有担当的男子汉。我不断起身敬大哥酒。

等我们喝完的时候,已经很晚,店里没有一个食客了。微醉的我,悄悄给桌子的报纸下面塞了二十元人民币,对大哥大嫂说声谢谢,起身告辞了。

那天我忘了问他们老家的联系方式,第二天,我就离开西宁去海北州现场调试软件去了。几天后回来,特意到面馆的地方过去看,面馆的门头已经换成山西刀削面了。大哥的生意好,转让自然容易。

那以后的中秋,我经常会想起他们,回老家面馆开起来没?生意红火不?现在他们的孩子早就大学毕业了吧。不知道今年中秋,他们一家是否团圆?愿好人一切随愿。我也暗暗下了决心,孩子们中秋不补课了,带他们和妈妈一起过八月十五,老少三代一起赏月,共享天伦之乐!

文博写于2017-09-16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