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舞心荷

2017-08-09 17:05 | 作者:荟琄幽人 | 散文吧首发

碧台无波,青莲婀娜。倏地,一朵香尘坠入莲蕊,天涯何处,美人泪垂。只是,他在莲心上轻轻一触,便化作了飞簇簇。

——题记

临水而居的,从来都不是莲花。

少年来,自第一声晨钟响起,再到暮鼓落下的重重一锤,方知是红尘醒,醉悠悠地辗转着,在那焚香里,她曾接受过的洗礼,静观盛衰荣辱、存亡沉浮,都安之若素,不再躲避,诵经时,那清浅的一吻,铸就了她冰雪般透彻的灵魂

出尘,清光微露,敢叩莲子,心系何处?月色惺忪,似有所抑郁的豪侠为一舒小怅,囫囵千盏,意犹未足,信乎一掷,期望着她能越过霄汉,横绝忘川。谁成想,她竟堕落了,心甘情愿地堕落了。盏上的玉莲碎成了一颗颗念珠,坠入了荷塘;一不留神而或跌足于荷叶上,从田田的叶心处抚上叶尖,“扑通!”一声幽凉的叹息传来,荡开了一圈圈涟漪,蜻蜓还未来得及止步,便为这扩散开的圈儿所桎梏。

月色依旧是朦朦胧胧,然而湖心处已轻舞微澜。仲夏,风微躁,却也不若盛夏之时的火爆狂野,只会惹动得你脸上红潮微起,醉了颜酡。光与影攒动着,交织着,终是毫无防备地缠绵在了一起。莲儿的叶片渐渐舒展开,仿佛一柄柄团扇,轻风曼舞之时,亦有暗香浮动。虽是黄昏已过,莲塘前小憩也别有风味的。叶影幢幢,几处丹青疏墨,三千繁华羸弱,哪管他参见商出、云盈月缩,碧海青天,也终不过是这翡翠一梭。

世相迷离,掌心处,那朵青莲,再也绘不出。她的倩影,娉娉袅袅,触动了多少附庸风雅文士的柔情。她的真性情,总会在不经意间被梅兰竹湮没掉,今生或前世,唯有她自己知晓。从前,你也许会睹物思玄,认为“五蕴皆空 六尘非有”。事实上,你错了。我们也都错了,凡花岂能不染纤尘?夫惟“挫其乱,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而已矣,亦有何异焉?每一个人都知道,你可以淡然出尘,而不能恬淡独活。陶渊明可以修篱种菊,雅舍闲居,但他终成不了周敦颐。无论尘嚣喧肆,还是风狂沙虐,他,周敦颐,总是迎刃而上,无畏无惧。漫漫历史长河间,多少人随清风远遁无迹,又有多少人,与浮尘化为一体?繁华落尽时,只有勇士,才能昂首,孑然笑傲于天地,留下一腔浩然正气,供后世忆起。

清风飒沓起,应解心荷意。

风舞心荷徐徐开,眉靥沙犹然在。

若不愿纵酒高歌,携一缕清风,共舞心荷,枕着一帘烟入梦亦可。

云间忍听乱耳声,那堪弃月浮屠遁。

欲剥莲子酥无力,机心总为檀香焚。

寻思下笔成墨稀,三绝经卷难成文。

号钟切切烛泪凝,碧荷簌簌更漏冷。

荟琄幽人作

于2017.6.2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