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冬至,愤叹诗

2018-01-08 11:07 | 作者:薛洪文 | 散文吧首发

104至,愤叹诗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2.22

写在极阴的社会黑病枝,茂盛土匪黑道黑社会控制下的人间第二监狱,人之命取草芥之刀割,黑色势力驱光明入死海。我抗争了一年的语言,申诉了一年的路。今抒此诗,祭奠沉落下陷的天宇阳气。

.

今之悲愤,恰与冬至相吻

用阳之剑

中午,写下“笔吊一页干泪”诗文

其字如杖

如查三千年宇宙水

心无折处,路有何迷?

.

生为白玉白菜汤

萝卜

理直气壮。阴极胜

之极长

黑势之茂道术之黑道长。我鸣玉看阳气回转。

.

口嶔一句楚辞句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为楚国人。

阴极深

而我影将极长

平铺江面上。石兽

食了我心

河妖,灭了我泪水

.

汨罗江

是否,问了沉沙?

今世道

混浊,

腐植,黑道帮,旧势力流的何年何月摧折夭亡的亡魂汤。

.

魂兮,归来

归来,魂兮

南国没有北国,我为炎黄姓氏薛(雪)

一潭泓水

写成文。我有名字

(叫河南油田的薛洪文)

直奔千年

水中波纹,我为汉江鱼。

.

冷雪深处

独有一江

日长一寸

黑瘦一圈。

冬至了,我为自己画一条垂钓江赤搏河神斗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