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当共剪西窗烛

2017-08-31 09:36 | 作者:彩云追月 | 散文吧首发

《何当共剪西窗烛》

——常年不见或离多聚少的夫妻和恋人们的心里话

知道吗?亲,我是多么想你!牵挂你!

我心里无数遍的默念着李商隐的这首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我特想那“共剪西窗烛” 的日子! 想你,是我难言的痛;想你,是我难言的涩;想你,是我心中的苦;想你,是我心中的蜜。想你,是我每天的功课;想你,是我永远不醒的美

看人家牛郎织女,虽然平时思念凄苦,见面日期遥遥,但毕竟相见有时,相拥有日。而你我分别,相见待何时?却不如牛郎织女!

人人感动于元代管道升的这阙词:“尔浓我浓,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起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尔,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多想,能够“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人人唏嘘于卓文君写给司马相如信中的这句话:“百般思,千般念,万般无奈把郎怨”。多怕,你是此时此刻的司马相如,我是此情此景的卓文君! 我只愿相信,你我永远都是用泥捏成的那个“你我”;我永远相信,一百年你也不会是那个萌生离异之心的司马相如;我始终相信,彼此会是永远的牵挂和思念!

思念是什么?思念是酸甜苦辣涩与咸。幸福的思念,是咀嚼甘甜;痛苦的思念,是度日如年;心酸的思念,是以泪洗面;莫名的思念,是烦闷、火辣和涩咸。

思念是什么?思念是幸福快乐时的那张笑脸;思念是寂寞孤独时的火燎油煎;思念是烦恼忧郁时的朝思暮盼;思念是脆弱无助时的心灵呼唤。

你可知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和牵挂中度过! 严寒的日子,我牵挂你,不知道你是否及时的添衣;酷的日子,我牵挂你,不知道你身上是否又被蚊虫叮咬;风雨的日子,我牵挂你,不知道你是否备有雨伞;平常的日子,我牵挂你,不知道你是否会有小疾缠绕。

因为思念,我为你写下了无数的小诗;因为思念,我平时会有无数声长吁叹。你一定也很想我,只是为了事业,为了生活,彼此才如牛郎织女一样,天各一方,思念万般,情至深处,泪水潸然!

请你把心放宽:幼小的孩子,我会百般呵护;家中的老人,我会细心照管,做到无愧无憾!

亲爱,请你细听我言。想我时,你就抬头望望天,我对你的心胜过那天空的净,天空的蓝;想我时,你就俯首赏赏花,那些花儿就是我给你的笑脸;想我时,你就静心的听听歌,那柔情似水的旋律,就是我在你的身边催眠,那激越豪迈的歌词,就是我对你最最热烈疯狂的爱恋!

牵挂,真得好牵挂!想你,真得好想你!想你的美,想你的柔,想你的笑,想你的嗔,想你销魂的味道,有时甚至想你撒娇的胡闹。

千万个思念,让它在空气中凝固;千万个牵挂,让它在时光里驻足。再大的寂寞,你我不再在乎;再深的思念,把它转化为相互间最美好的祝福: 你快乐我就快乐! 你满足我就满足!

想你,想与你夜夜“共剪西窗烛”!

想你,就是我永远的幸福!

文/彩云追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