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第八篇)

2018-01-14 07:37 | 作者:一叶知秋927 | 散文吧首发

八十年代初职工看病、住院,只须在医务室开张联单,花多少钱也不愁,自己也就交几毛钱的挂号费。八十年代末医疗改革是从各种挂号费、检查费、药品费的迅速提高开始的,事实上还是缘于国企及公务员群体的的公费报销更容易,医院完全商业模式开始也是得利于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各类国企的不差钱。但随着大批国企在九十年代后相继破产倒闭,职工和退休工人的工资、退休费都发不出,医药费也就更没指望,造成职工、退休人员大面积上访、堵路的群体事件也大多源于此因。许多企业拆西墙补东墙的筹到一些钱也多半都用于职工、退休人员的工资和医药费,排一队仅能报几百块医药费的企业比比皆是,此种境遇下又何谈企业的前瞻性,这似乎也成了压垮国营企业的最后一棵稻草。

但各级政府部门的公务员、事业单位、及垄断国企的不差钱仍成为医疗费用飞涨的源动力,早就有10%高级官员医保支出占全国社会医保总额80/%之说。医务人员也在一波波医药费用暴涨中成为快富人群,因为吃公家饭的都不差钱,各种高档检查机械、昂贵的进口药,都成了医院的摇钱树、印钞机。特别是那些中高级领导每年几十万、上百万的医疗消费都有国家买单,以至于造成专门收购昂贵药品的产业,许多人通过收购公职人员取而不吃的高价药获取暴利。

九十年代末实行的医疗改革,所有职工都参加了医疗保险保障体制,从工资收入中减去医疗保险费用,可公务员、事业单位不用交社保、医保基金却同样享受与普通职工同样的社保、医保待遇,而且还有医保后的二次报销,这更加剧了两者收入的距离日渐悬殊,终成今日三、四倍的收入差别。职工参加的医疗保险虽然某种程度上解决了职工高价检查费、治疗费与药品费的负担,但一般都设标准线,比如抗生素住院伊始都是五元的,一、二个星期后才会给开二十或五十的,一般工薪族数百元的抗生素根本就别想。药品如此、检查费也如此,各类治疗、理疗无不如此,就像患大病,动则数万数十万,大多是自费药,但如果是高级干部则另当别论,而其标准谁定都是暗箱操作,永远不会公示。

近年来,中国社会由于饮用水、大气污染、滥用添加剂等诸多原因,加上现代社会压力众多,生活方式大相径庭,各种疑难杂症、癌化率都直线上升。医疗体系连年高收费根本不差钱,于是各种世界顶端检查、检测机械频频引进,使各种手术费用、材料费用、治疗费用都似火箭般上升飞涨,这固然能使普通百姓也能享用到国际尖端医学成果,但也给了在病人身上随心所欲暴敛钱财的机遇。比如安个成本几百的心脏支架要上万元,进口的支架要好几万元,该放不该放的都给你放,医生说你该放谁又敢不放?甚至某些医疗单位每个医生都有硬性指标!还有各类药品,国内国外的都翻跟头似的提价,越是贵的没边的医生提成越多,今天吃这种明天吃那种,医生让你吃谁敢不吃?医生处方贵重药都有比例,还有各种也许对病人一点没用的检查项目、康复设施不断的让患者用,你只管玩命的交钱,医生也忙着算自己的收益,为了医院的效益医生就不能让昂贵的机器闲置。甚至有个别的医院无良的医生把小病当大病治,没病也忽悠成你患上疑难大病,胆小的会让“白衣天使”们把你吓死。还有的丧尽天良不惜作假检查报告,有病大病诊断比例高的离谱,只要能讨领导欢心,那还顾患者死活!

医生若没有了仁者良心,把患者都看成待宰羔羊,这种医界歪凤可恨至极。如此高昂的医疗费用,让许多城市有医保的职工都不堪重负,何况农村许多无医保或医保水准很低的农民。当下城乡都有相当一部分人有中、小病挨着不看,大病绝症干脆放弃治疗。仅管近几年国家在社保、医保范围和力度都很大,医疗界也渐渐从完全市场化竟争逐利模式步入惠民利民 模式,对困难群体及疑难绝症的救助数量和比例也渐次增强,但由于医疗界逐利凤肆孽日久一时难从根上纠正。社会上仍然会有相当一部分普通百姓患大病绝症后,即便是倾家荡产也很难治愈,动则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治疗费让不知多少患者不得不选择放弃治疗。

2017年12月26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