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双庙水库

2020-07-30 16:32 | 作者:江北乔木 | 散文吧首发

在我生命岁月里,始终有一个水库相伴,伴随着我上学,伴随着工作,伴随我在来回老家的路上,并将一直伴随下去,这就是青岛平度远近闻名的双庙水库,俨然成了我生命中的水库。

双庙水库, 坐落于平度市城北6公里处,离我老家只有3公里,库容775万立方米,水库周长7.485千米,是平度市数得着的大水库。主要担负着防洪、灌溉和城市供水等任务。

我从记事起,就已经有了双庙水库,常听大人们说起过它,不知它建于何年何月。还听说这是举全乡之力修起的水库,曾轰动了全乡,创造了“男女老少齐上阵,锨镢飞舞小车推”的震撼场面,也创造了当年:人定胜天,改造自然的奇迹,建成了名扬全市的双庙水库。横跨着公沙、北台、双庙三个村,它的源头就是我老家的廓落崮。

随着渐渐长大,我便开始迈着深深浅浅的脚步接触双庙水库了。那时候正月里都兴走亲戚。“走亲戚“就是真正的步行走,只要走双庙村以南的亲戚,都绕不过双庙水库,不是绕着西岸走,就是绕着东岸行,都得提前盘算商量好了的。东西线各有利弊,走东线斜插过来,相对近些,路不如西线好走,看水库风景多些;走西线,路远些,好走,还可到宽敞的水库坝上走走。

我那时和表兄、表弟、表妹们走亲戚,总走东线,图的是:少走冤枉路,路上没有车。自由自在嘻嘻哈哈地就到了宝店村南的埠子,再自由自在嘻嘻哈哈地就走到了双庙水库的东岸边。不过,儿时感到双庙水库东岸边这段路真顶走,全凭两条腿走“11路“,就是太慢了。慢也有慢的好处,可一饱眼福,饱览双庙水库风光,看水库上游的河流,看水库中像一个个”小岛“似的美景,美不胜收,那时候像是把双庙水库整个地装进脑子里了,闭着眼也能想象出它那美丽的模样。我们也偶尔走过西线,那时总爱爬到水库大坝上走一段路,一上去便豁然开朗,极目远眺,整个双庙水库尽收眼底,周遭的村子环绕在岸,感到这双庙水库好大啊!这是观赏的大风景,内心里感到大气,敞亮。

儿时第一次与双庙水库的亲密接触,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记得日的一个下午,大我几岁的一个小伙伴约我到双庙水库的上游摸鱼捞虾。我当时想,反正下午一般不会讲新课,已经讲过的课都记得很牢,怎么考都在95分以上。于是,二话没说就跟着小伙伴去了。我俩绕着双庙水库的上游一直往下,越往下鱼虾越多,到了接近水库的地方,还有蛤蜊,且有小蛤蜊的四五倍大,真过瘾。我俩踊跃地走到深水去,用两脚上下不停地挪动着踩蛤蜊,踩着蛤蜊,就用食指和中指堵住鼻孔恐呛着,再低头弯下腰从脚底下摸出蛤蜊来,越摸越过瘾,不觉太阳快落西山,我俩快速上岸穿衣,提起半小篓蛤蜊一看,呵,收获还不小,接着就往家赶,赶到家已放了学。我因初旷课,心直砰砰跳,预感要出事。结果第二天一上班就考试,考的正是昨天下午新讲的内容(昨天下午,老师一看有几个学生缺课,临时决定讲新课以示惩罚),我当时一看试卷就懵了,原来考试“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的我,这次可是真慌了,两眼一抹黑。即便使出浑身解数,最后仍不及格,这是我学生时代考试最狼狈的一次。这样的成绩肯定逃脱不了老师的”惩罚“,放学后自然被留下了,挨了训。这次在双庙水库上游摸蛤蜊的事儿,始终使我铭记在心,这是双庙水库里的大蛤蜊诱惑了我。

到了中学时代,随学校修双庙水库下游大坝,也就是直通市中心的现河大坝,那时候主要帮着掘掘土,拉土车,一溜现河坝上坝下布下了千军万马,人山人海,声势浩大,令人震撼。我这是第一次为双庙水库在出力,汗水洒在水库下游坝上,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一起奋战的震撼场面。双庙水库撼动人心的一幕、一幕,我永远忘不了。

上高中后,夏日的中午时分,同学间常常你约我、我约他的到附近的双庙水库游泳,在深水区追逐,在浅水区嬉戏。水库里留下了我们的豪迈,也留下了青欢乐,还留下了那段与双庙水库打交道最多的美好时光。那时看到有的同学像水鸭一样,竟从南岸游到了北岸,真是羡慕不已,现在还有他们当年游泳的影子在眼前晃动。有一次,学校组织到双庙水库溢洪道处捡石头,班主任冷老师让推几辆小推车,我是班长,见都没有报名的,挺尴尬的,这样老师也没面子,于是就说我推一辆小车。可我家的小推车刚换了新偏篓没用过,父亲都不舍得用,听说推着到学校用,这才答应了。当我看着同学们把一块块石头老远扔进偏篓里,砸得车子“咔咔“响,砸得偏篓去了皮,我感到真心痛。加之,有的同学再说着:“用这样的新偏篓推石头,真痛人啊!”我心里就更痛了,觉得回家怎么跟父亲交代?可转而又想,我是班长,又是干公益性的事,也就不在乎了。那次捡石头,在双庙水库的拐弯处,我的思想也跟着拐了一个弯。

及至参加工作后,我从骑自行车、摩托车到坐私家车行走在经过双庙水库的路上,每周两三次之多。给我带来了不同的感受,饱览了不同的风光。每每见了双庙水库,一如见了熟的不能再熟的老朋友一样,它知我,我知它,我一点、一点地把它装进脑里、心里。

说起双庙水库,差一点忘了件事,在双庙水库北岸的北台村刘氏茔地内,生长着有四百多年树龄的蟠松,为“平度八景“之一。前些年就听堂兄介绍过,听着有意思,近几年去游览了一番,这才了解它的来历。据说是刘氏二世祖时淳,有个女婿在朝为官,平日里喜好花木,就选了一公一母两株蟠松(单株栽不活),制作成盆景,敬奉于老丈人。老丈人生前好好管理着,死后随葬移植到茔地,多年以后,长成了枝繁叶茂、虬枝回环的稀世奇松。”从南京到北京,唯有北台二蟠松“成为当地人的顺口溜。蟠松给双庙水库带来了奇妙,双庙水库滋养着蟠松,成了生命的依托。

双庙水库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它将继续伴随着我往前走,走出有碧水滋润,有风景相映的多彩人生。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