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一百零三章节:酣睡正浓电话声,大吃吧里争论起。

2019-07-29 22:26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散文吧首发

人性与阴谋】

(中部书)

笫一百零三章节:酣睡正浓电话声,大吃吧里争论起。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李军走到东屋红木大衣柜前边按动机关开关。

此时,一整面墙的大衣柜,从中心位置一分为二,分离开成了两个衣服柜。而里边的墙壁分开出来一尺多宽的一条缝隙,这条缝隙越开越大。不一会功夫,墙上出现了一个小“暗门”,接着暗门里头有一些昏暗的灯光,李军走了进去随后小“暗门”自动关闭了。

“滴…灵灵…滴滴……灵灵”一阵子手机铃声响起,李军不一会功夫便从小“暗门”走了出来。他走到了沙发边上捡起来手机,用手指按动了一下“接听”键,而后李军左手将手机放置在耳朵边上,这时手机里面传出来声音说:“喂,军儿啊,是我,你乔哥,你来大吃吧,我找你有事。”。李军听着手机里边传来侨羽的声音,他急忙冲着手机说道:“好的,我这就去,我这就过去。”。李军说完话后用手指按了一下停止键,而后转身冲着楼梯走了去。

李军拿着那串钥匙三步并两步,直接走出了自己的胜军烧烤大排档。不一会功夫,他便走过了大街来到了中东大帐篷面前。“哎

,军哥,等等我。”大远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李军急忙转身看了一下。“嚯!”小胜子骑着车子正往他这边骑过来。

李军一扬手说道:“小胜子,快点过来。”。不一会,小胜子便骑着车子来到李军面前。他冲着李军说道:“喂,军哥,你也接到了侨哥的电话了。”。 李军忙点了点头而后说到:“走,看看有什么事情?”。

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大帐篷边上走了过去。

话说二人快速地走进了一楼大厅,几名女服务员忙走了过来打招呼。李军和小胜子也哼哈地答应着,二人顺着左边的楼梯盘旋而上,不一会功夫便来到了三楼懂事长办公室。

李军在后、小胜子在前走进了侨羽办公室,小胜子先开口嚷嚷道:“侨大哥,找我们什么事啊?”。李军也跟着走进了房间。

此时,侨羽拿着一个湿手巾正擦脸呢,一看李军与小胜子走了进来,他忙用手一指大沙发说道:“坐吧,你们没睡一觉啊?”。李军慢悠悠地走到大牛皮沙发边上,一屁股就坐在牛皮沙发了。

小胜子却没有坐下,直接走到侨羽办公桌里边坐到老板椅上,而后双脚尖点地“刷”转了一圈,这才抬头看了看对面走过来的侨羽。

侨羽走到小胜子身边一蹲身,伸手一拉办公桌里边的小木门,从里边拿出来一个竹筒形状的茶叶盒。而后“碰”的一声将小木门关上了。侨羽起身走到大沙发前边的茶几处,打开茶几上摆放的沏茶用的烧水小铜壶,按了一下小铜壶左边的放水开关,而后伸手按动小铜壶的顶盖钮将壶盖打开,小铜壶左侧旁边处伸展出来的勾子形小小铜管,弯弯的小铜管正好对准着打开盖的小铜壶,不到三秒钟小铜管里便流淌出来清水一注。

侨羽低头弯腰正忙碌着烧水,对面沙发上坐着的李军也急忙躬身拿起来那个竹茶筒,左手握着、右手拧了一下竹茶筒将竹子盖拧了下来,而后从专用长方形竹盘上拿起来茶道专用盛茶叶的小竹勺和盛茶热瓷杯。李军左手拿着打开盖的竹茶筒,右手用盛茶叶的小竹勺伸进竹茶筒里边,装满一勺茶叶后端着放进盛茶热瓷杯里面。

此时,侨羽已经从长方形竹盘上拿起来三个南泥品茶杯,一一放到茶几的中心位置上摆好,就等着小铜壶里的水烧开后好沏茶。

远处,小胜子看了看侨羽和李军急忙嚷嚷道:“喂,嘿,侨大哥,你最好用大玻璃杯给我倒茶水,那一小酒盅、一小酒盅的喝茶水,我不习惯,太费劲了。”。李军抬头冲着北边远处老板椅上坐着的小胜子说道:“就你事多,用大玻璃杯,自己来取,别站着说话,不想腰疼。自己来拿噢。”。

侨羽哈哈地乐了收拾好沏茶的准备工作,而后又忙伸手到茶几底下的格木上拿出来一个大玻璃杯,轻轻地放置到茶几南泥品茶杯的旁边处。

小胜子是个急性子,坐在老板椅上冲着侨羽问道:“哎,侨大哥,我在家里睡的正香呢,你风风火火地打来电话,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啊?我还空着肚子,没吃饭呢。”。这时,李军已经将热水烧好,用左手按动烧水开关关闭电源,右手拎起来小铜壶开始沏茶、洗茶、泡茶,一道道程式化的沏茶程序,李军是玩的轻车熟路、洒脱自然。不一会茶水沏好了,并开始先往大玻璃杯里倒茶水,接着又往三个南泥品茶杯倒满茶水。

侨羽忙用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拎起来大玻璃杯,由于太烫手急忙用右手在大玻璃杯底部托着,一路小走来到办公桌旁边将大玻璃杯递给小胜子。

此时,小胜子正洋洋洒洒地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得,一看侨羽轻步快走一副怕烫手急急忙忙的样子他嘿嘿地乐了,当侨羽走到了面前时这才起身接过来那热气腾腾的玻璃杯。

侨羽看了小胜子接过来茶水后,忙用右手轻轻删了一下小胜子的脑袋,哈哈地笑了笑地说道:“好了,这回你开车有功,我这就安排饭菜,一定作你喜欢的菜,咱们边吃饭、边聊天。”。

侨羽一转身便走到了茶几面前冲着沙发上正低头品茶的李军说道:“军弟,我去安排饭菜,你们哥俩先喝茶水,等我一会,我着急找你们是为了文物之事,和这次九死一生的经历,想找你们聊聊天。我先去安排一下。”。

李军正掐着小酒盅似的南泥茶杯,一听侨羽这么说他急忙抬头问道:“哎,侨大哥,用不用我回经理室看看?检查一下这几天不在家的工作?”。侨羽忙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你们喝茶吧。”。侨羽一转身便走出了懂事长的办公室。

李军一听皱了皱眉头,心里想“嗷”全明白了,一边品着茶水,一边看了看远处的小胜子。只见小胜子悠闲自得地将双腿放在了老板桌子上,双脚交叉着左脚在上边还时不时地晃动几下,上身卧躺在老扳椅子里边,一看李军那圆圆的柿饼脸皱着眉头。

小胜子看着李军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沉思,那脸上的表情可谓千变万化,一会皱着眉头,细嫩的皮肤下皱皱巴巴一堆褶子,好像沙皮狗的面部表情;一会一堆褶子没有了,全部舒展开来好像很开心样子,脸蛋儿有红似白的;一会又宁神静气、四处寻觅着什么?眼睛里透露着一阵阵迷惘。

小胜子实在憋不住了大声嚷嚷道:“喂…’喂…,我说,你别在那玩深沉,又不是什么市长、市委书记的,还玩宦官派头呢,你也说说,侨大哥,找咱们二人,是不是为了古墓里的那点事情?你到说说,别不吱声啊。”。

李军一不急,二不忙地品着茶,他慢慢抬头看了一下小胜子而后说道:“我说,胜子,你说那十字架上的皇帝,是谁杀死的?真有这么大的猫胆子?敢杀大闽王朝皇帝?我在家里查询了一下历史记载,闽西王拔踄当政的大德佑元年,拥兵五十万之众,你说是谁能把皇帝弄得跟烧鸡似的?”。

小胜子实在憋不住地忙笑着说道:“我想,反正不是老百姓,没那个能力,即便有刺王杀驾的能力,也不可能去杀皇帝,那可叫造反啊。我还是认为军哥,你在大裂谷神坛上说的那几句话很对,

一千多年以前,血腥的杀戮,一千多年以后,政治上,还是上演着,人吃人的游戏,阴谋诡计,翻手为云,覆手为,政治就是杀人的游戏。你说的话,可以说一针见血,政治就是阴谋诡计,玩政治的人,和被玩的人,历史就是杀人的游戏。我对烤鸭皇帝,不感兴趣,李哥,你说那个绝后碑,是谁立的呢?我弄不明白?不过那可是一大块碧玉啊?老值银子了!”。

李军一听嘿嘿直乐,忙反问道:“你认为我说得有道理,那你说闽西王拔踄,是怎么被杀的呢?”。小胜子一看李军接连着反问自己忙说道:“我…我,我…我,我…也,不知道!”。

这时,房间门处传来“当…当…”的敲门声,接着外边传来侨羽的说话之声:“我说军啊,胜子,二位,出来。吃饭了。”。

小胜子和李军一听侨羽在外边招呼着自己,于是李军慢慢地站了起来,小胜子倒痛快“扑腾”一下起身便往房门处走了去。二人

一前一后走到房间门口处,一拉办公室门把手便走了出来。

顿时,一阵喧闹的西部摇滚音乐之声,在大型低音炮的轰鸣之下震耳欲聋地传了过来。

只见,侨羽就站在办公室通道的对面房间门口处。原来,三楼通道的东西两侧各有四个大雅间,每一个雅间里都用了隔音板。

小胜子和李军走出来后便将办公室房门关闭了,通道里喧闹的摇滚音乐之声让李军一皱眉,转身朝着远处大厅方向看了看。只见通道口处,十几个精灵正在扭动屁股,在几个旋转大型灯球的带动下疯狂地跳着、扭动着。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