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音

2017-03-24 14:48 | 作者:夭夭 | 散文吧首发

文/夭夭

第一次屏着呼吸听一座城市最繁华地段的声音。

2016年11月30日,阴天。放下手中的工作,站在22楼的窗前,风习习吹来,不算得很冷,但是还是能够刺激神经,让人达到一种精神得状态。这是我第一次站在窗前冥想,也是第一次站在窗前只是遥望远方,即使城市除了高楼还是高楼,依然看到别样的城市韵味。

因为是办公场所是在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各种声音伴着城市的气息,忽近忽远。仿佛是听到的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仿佛又是风穿过巷口回荡的声音。我知道在城市的中心,有一个地方,集中着一群热艺术热爱音乐的人,那里从早上到晚上一直热闹着。是女生独唱是男独唱,或是各种合唱,亦或是一群退休的老年人在挥舞着手中的舞具,伴着岁月留下的痕迹,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皱纹,但是跟着音乐的旋律,似乎又跳动着一股难以掩埋的愉悦。

可能很多人都喜欢踏上前往西藏圣地,听圣者的声音,或是手捧仓央嘉措的诗词吟唱。逃离熟悉的地方去陌生的地方呼吸异地的空气是当代人喜欢而乐此不彼的做法,也是缓解现实生活的一种方式。熟悉城市的气息,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压抑,因而也会错失体验很多美妙的声音,例如倾听一座城市的声音。

因为在高处,总能领略到低处看不到风景和听不到的 声音。站在高处,我看到了城中村,窄的小巷子里密布的遮阳伞;站在高处,我看到了低处楼上从地里搬回到楼上种菜的泥土长出青菜的一抹绿色;站在高处我看到红绿灯处等待前行的信号灯;站在高处,我听到了城市汇聚各种声音伴着风灌进耳朵里如梵音的声音,因为不单一而缔造的不凡。

伴着风的流动,我似乎听到了《大悲咒》,但是因为商场的促销声音把这抹声音盖去了些许,但是还是悠悠的听到一些,听着这个声音,我似乎看到了那些伤残的人拖着扩音器匍匐在冰冷的地方前行,苛求路人的一点施舍,这是一座城市中不可缺少的一个充满怜悯而残忍的角落,亦真亦假。

听着这些声音,仿佛声音就是眼睛前景的方向,总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是内心深处对一座城市的认识,就像你闭着眼睛闻到花香就可以想象这多花的美好,但是你看到一朵很丑的花,你不会觉得它的味道会好到哪里去;好的东西总能让人心生美好,而视觉上不好的东西,你就不会花多大的心思去发展它的美好。城市是吵杂的,但是吵杂的背后也有一份不为人知的宁静,例如当华灯初上褪去,一座城市停止所有的机械,这份宁静是美好,但是很多人却已经在中神往更遥远的事情。

我说不清楚此刻内心深处的感觉,只是通过这般暂的遥望和聆听,仿佛找到了不一样的东西,那是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梵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