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那只猴子

2019-08-08 20:53 | 作者:星星月 | 散文吧首发

早晨十点多我们一行人吃过早饭,便乘着公交车在西公园北门下了车,只见庄严肃穆中带着柔和的类似佛庙寺院样正门座落在马路对面。我们横穿马路到了对面,一步一步靠近着正门,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顷刻间消失不见了,带给人的却是一种沐浴风般舒适的感觉。

正值盛高温炎热的天气,一阵一阵的微风在水面、树梢飘过,公园里水中划船、岸边小孩乐趣钓鱼、树下家庭嬉戏游乐, 小流水,好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我们顺着小道继续前行着。公园已不是第一次来,但也不是经常到此游玩(西公园位于石河子市,即我家孩子爷爷奶奶所住的城市,只有每次来看望老人的时候,偶尔会来此)。

走到一处,外围墙壁上都贴着广告画 ,一幅又一幅种类各异的动物生龙活虎的展示着自己独有的特性。小家伙的脚像是黏了胶水似的,怎么也不肯往其他处前行了。于是我们买了两张成人票便带着小家伙进去了。

起先一直以为是个农场(羊、骆驼、骡子、驴的住所跟农场里面圈养的一模一样),公园里怎么会有农场。此处的动物园和其他城市的动物园不太一样, 看似破旧不堪的动物园就静静处在西公园里面某一偏远的地方。动物园门口没有检票的,没有其他工作人员,只有一个售票的工作人员,扫完微信付款便可直接进入。

我们手牵着手,往一高处走去,走到高处的最下方便闻到一股难闻作呕的屎臭味。跟着小家伙的脚步,我们坚持着走上去了。只见一个长方形大坑里面住着一只身材庞大的动物(忘了看动物名称了),大坑里面有一个大石头做成的水缸,水缸较高一些,水缸周遭低一些。我们从上往下看,小家伙主动跟它打招呼说着你好,小家伙越说声音越大。躺着休息的它便慢慢地从地上起来走到我们下方的跟前,似乎回应着小家伙的问好。

此时,动物园里面人迹罕至,错落有致的撑天大树和后来新种显得矮小的苹果树整整齐齐的列着队沐浴着微风。林间小道像是许久未经修葺,石板路坎坎坷坷,凹凸不平的。我们一路走过看了黑熊 、孔雀 、老虎、狮子、骆驼等。每每经过这些动物时,小家伙都是暂驻足停留片刻,便带领着我们走了。

走到猴子铁栅栏那时,小家伙小跑着到了铁栅栏外围,双手紧握铁栏杆,眼睛直直网上看,嘴里不停的嘟囔着猴子猴子。我们便拿出随身携带的大桃子分成几小块扔进了铁栅栏里面,一些猴子觅到了食物 独自享受起来,另外一些则坐在铁栅栏连接处,手伸出来要食物。有一些猴子在铁栅栏顶端玩铁绳索,像是荡秋千似的。还有一些猴子在顶部走一条窄窄的通道,通道另一端则是猴子住所。此时这里吸引了不少大小朋友

我们试着让小家伙去送桃子,然而又担心猴子伤着它。突然旁边的一个游客把手里的爆米花一颗一颗送到猴子的手里。接二连三有不少猴子伸出手来。此时比起刚进动物园时 多了不少小朋友。有一对两岁左右的双胞胎男孩一人手捧一大杯爆米花,往铁栅栏里面扔,由于力道不够,一大半爆米花都掉在栏杆外面了。我们则把剩下的桃子都扔进铁栅栏了。

随后便去看其他动物,动物园不是很大,走了一圈便转回到猴子所在地。途中无意听见工作人员说:“有只火鸡不小心飞出去,到现在也没找到。有一只猴子跑出来,白天就躲在周边树林里,晚就在菜市场附近找寻食物填饥。这样来来回回躲躲藏藏两个月,最后自己又回到了动物园。”猴子百般逃出来,有了寐以求的自由,结果如何在自由的世界里生存却是一个大问题,最后又不得不自己主动回动物园了。

听完之后我又望向栅栏里面最顶端的那只猴子正在穷尽一切办法想要出来。头出来了,身体其他部分出不来;腿出来了,头部和其他部分又出不来。几经折腾,最后那只猴子放弃了,净直的走向自己舒适的住所。

看到猴子方想起曾经的自己,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我们又有何区别呢?纵然在大圈子里面不断展示自己,以博得他人的笑脸和获得他人的认可,但未必是真实的自己。在社会这个大栅栏里,有时候的我们百般想要跳出一个生活常态,等出来后发现外面的世界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自由,此时,如何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在如此难得的自由中生存下来,成了最关键的问题了,否则又会很强烈的想要回到之前的那种安逸的生存状态中。

从前的我(大概3年前)很想跳出一个泥坑,只要待在那(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县城犹如老家的乡镇般,有些还不如乡镇繁华),仿佛滞留在二三十年以前的地方一样,纵然有先进的电子科技也阻挡不了陈旧的思想,异乡异俗、无人理解的境况等各种困难麻烦接踵而至,仿佛一个又一个烦恼围缠着我剪不断,理不乱。正所谓“厚积薄发”,麻烦困境越积越多,最后有一天苦苦挣扎的我终于鼓起勇气一跃而出,得到了我想要的自由,解开了那种思想束缚。从此便开启了我人生中第二次选择。随后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生存考验,终于在某一个泥坑里安定下来了。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只猴子,有时候做一回两回那只逃出的猴子,有时候做一做最本真的自己。

从西公园出来,我们一行人在公交站台等着公交车,原路返回了,从哪里来就回到哪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