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

2017-07-16 23:43 | 作者:聆听岁月 | 散文吧首发

(一)

时候,我有一个小伙伴,名字叫萍儿。她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说起话来还一眨一眨的,像个芭比娃娃。

我们常常在早三月拿着小筐小铲跑到田野里寻野菜 ,回家喂妈妈买的鸡宝宝。田野里的野菜在春的浇灌下长得水灵灵的,把小鸡喂的胖乎乎的。每次见了我们唧唧的叫个不停。萍儿喜的不得了,捧在手心像捧个宝贝。

入了,我们就编个柳帽爬到榕树上寻蝉蜕,去掏蝉壳里那架悦耳的钢琴。也常常因为忘记午困在树桠间留着哈喇子打起鼾声,惹得大人们捂着嘴偷着乐。

中秋,是最迷人的。我和奶奶在月色里打着月饼,萍儿就给我讲她城市的天空,讲她在山外学校的故事,讲着讲着竟落起泪来。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想妈妈。是呀,萍儿的妈妈为了在生个小弟弟一直把她寄养在外婆家,好久没见妈妈了,连妈妈长甚模样都忘了。

到了天,我和萍儿就用木锨赶雪人。雪人堆好了就欠登似的挨家跑找其他小孩子炫耀,说那鼻子是她做的,那小眼睛是我安的。其他的小孩子戴着厚棉帽手套包的和球似的,跺着脚听着也算津津有味。

(二)

说起我们村,有个葡萄园,是三爷爷家的。三爷爷对葡萄园可是细心,除草一根都不剩,就连腐烂的叶子棍子也都拾掇园外。我凑到三爷爷耳边问为啥?三爷爷说脏东西多了有菌,葡萄苗易生病。奥,我恍然大悟。原来种植葡萄有这么大学问呀!

难捱的暑伏天气,知了扯着嗓子叫个不停。三爷爷一早起来就给葡萄苗浇水。三爷爷家的老井水好旺呦,哗哗得流进园里,小苗蹭蹭几天长大了。叶片绿莹莹的,偶尔喷上点水在阳光照耀下闪着金光。三爷爷说葡萄苗除完草要进行枝蔓管理。抹杈,摘心,架缚。架葡萄苗,三爷老手,细铁丝竹竿尼龙绳在三爷爷手里像是跳舞。三爷爷说架子就是葡萄的家,只有架好架子葡萄苗才会茁壮成长。三爷爷还说光给它安好家还不够还得进行土肥管理,防虫蛀,喷洒农药。我拽着三爷爷的衣服不要三爷爷撒,洒了农药就不好吃了,药着人咋办。三爷爷一点也不紧张,他从屋里的箱子里拿出小纸袋子说要给葡萄“穿衣服”。三爷爷说葡萄穿上了衣服,农药就不会喷到葡萄上,果实不但色泽鲜艳,口感也好,是纯天然绿色食品。看着三爷爷熟练的操作,我暗暗地竖起了大拇指。

到了八九月份,三爷爷侍弄的葡萄园的葡萄终于成熟了。 一串一串像闪亮的珍珠挂满了枝子,别说品尝,就是看看,就饱了眼福。到三爷爷家做客的,三爷爷都热情款待,吃得村里的孩子吃了这串想那串。村里的姑娘们则喊来照相的留个影美美的存在相册里,闲时拿出来瞧瞧。

入冬的风吹进了三爷爷家,三爷爷就开始酿葡萄酒。三爷爷说酿葡萄酒选龙眼,选果质好的。果粒洗刷干净后晾晒,揉碎至皮和瓤分离,再装进玻璃器皿里发酵。 发酵到一定程度加白糖适量。等到有甜味的酒精味道就进行首次过滤,时间有间歇,另外罐子不能蒙的太紧,不进灰尘即可。三爷爷70岁寿辰那天,葡萄酒把酿好了端上了餐桌,村庄的男女老少品着三爷爷的自制葡萄酒赞不绝口。三爷爷喝得满面红光,乐得合不拢嘴.......

(三)

村中央有个大碾盘,隔三差五的就有婶子大娘去磨面。她们大都约好同去,为了找乐子解闷子。拿米袋的拿米袋,拿扫碾条拿扫碾条,我们小孩子家家的则蹦蹦跳跳跑前跑后。帮助大人使劲的推,碾盘吱扭吱扭的唱起歌来。

大人们一边推一边唠着闲磕,说说李家的小猪张家的鹅,柳家的玉米王家的车。说到开心时笑得前仰后和。我们小孩子推着推着就跑开了,躲到柴垛藏猫猫。谁成想天空不作美,顷刻间噼里啪啦掉起了大雨点。锄地的叔叔大爷从山上一路小跑,撵得鸭子呱呱叫。一溜烟的躲进碾房。看着他们那副落汤鸡的样子,婶子大娘们笑得更厉害了,有的捂着肚子,有得拍着大腿,各个忘记了推碾子。

叔叔大爷们也憨憨地笑了。有会抽烟的就蹲在墙角卷起烟卷,吞云吐雾,望着外面的雨帘,感慨的说真是场好雨......

(四)

要想寻山百合,得上姥姥家。姥姥家离我家不远,那时花两角钱就到站了。表姐妹们热情的把我拥到屋里把好吃的塞到我手里,在姥姥耳边小语了几句就拉着我往山上跑。

当然那也是个绿树红花的夏季喽。

姥姥家的山丘都是土质的,长满了树。有苹果树,枣树。还有松树,玻璃树,橡子树。妈妈曾说,那时候的玻璃树有好几搂粗,后来不知谁放了。橡子果也不知谁摘走了,尽管当时大队很严,还是有绕了前门走后门的。

最馋我们就是山上的小野花,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紫色的山鸽子,包袱花,粉色的石柱子,黄瓜香,狗尾巴,蓝色的灯笼,扁蓝.....我最喜欢山百合,那时,我可不知道它叫山百合,我们喊它蒜头花,散了花。山百合花瓣卷卷有黑点点,像蝴蝶的翅膀,所以很是吸引蝴蝶光顾。当然蝴蝶的翅膀很少有卷卷的,只是颜色相近而已。山百合和其他野花一样耐干旱,不论长在哪都会开得很艳。我们每每折些回家,放进瓶里养些时日。老人们则取其花瓣叶片之类,泡水当茶饮。据说能滋阴润肺安神......

绿色的小山间从此铺满了串串小脚印,山脚下也回荡起天真无邪的笑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