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燃我三世未燃烟火,只愿幻化你一时迷离

2021-05-18 16:23 | 作者:尚珂 | 散文吧首发

请点燃我三世未燃烟火,只愿幻化你一时迷离

网络写手尚珂

那一世季,似血桃花殷红了脸颊,那一次邂逅,姗姗来迟的尘缘止在了不经意的回眸;又是那一年,桃花落,闲池渴,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南窗下抚琴,琴声悠悠中赠了谁?那一次分离,一叶兰舟,一声珍重,哽咽间别了谁?

那一世春季,白色樱花纷飞,乱了愁绪,淡了纷扰;一街暗香,中阑珊处寻了谁,蓦然回首间掩面拂泪,你一声哀叹,一场消黯,凝眸忆了谁?终还是孽缘,一场相逢,一良辰,浮华虚设伤了神,再一次,浊酒举起,挥泪斩情缘;扬扬衣袖,一声轻叹,一声横笛,秋黄昏花易落(散)。

那一世春季,杜鹃啼血,玫瑰争艳。今世思念止住了前世的哀怨,只惜岁月催人老,红颜早逝,一夜白发,一厢情缘忆了谁?执子之手,不能偕老;落花随水,水渴花萎。若水三千,无一可饮。娇艳一朵,花在人亡。

许诺了太多山盟海誓,可实现了甚少;停止了移动的步伐,握不住冰冷的芊芊细手;顿了顿神情,回了回头,空旷的轮回望不穿对望的彼岸。谁续的前缘,赎回的夙愿?请点燃我三世未燃烟火,只愿幻化你一时迷离,仅仅一刻也好,这一时一刻只属于我们。

(第一世)痴情才子负红颜

万物复苏之季,偶到桃花庵。也许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你一人独在南窗下轻抚着瑶琴,琴声悠悠,不禁扣我心弦,擅自离席走到你身边。你用余光察觉到我的身影,清澈的眼眸转头与我对视,我看到了你眼中忧伤的内涵。无法想象,残花败柳丛中,有一朵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桃花。那一刻,一见钟情,我上了你,让我坚若磐石般的心开出了嫩嫩的芽。那段时间,我每时每刻我都与你倾心交谈,提笔写出了许多爱情诗篇,直到腰缠万贯的行囊空空如已。

心依旧,今非昨。辗转回家,告诉高堂,但家族却让我考取功名,功名利禄在我面前犹如片刻浮云,我追求的只是平淡的生活:我吹箫来你抚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为你,我背着重重的行囊来到京城,那一刻你知道我进京考试,托老鸨打点,但是监考考官点名见你,不然对我施加压力,诋毁我的名誉,不知世事的你怀着忐忑地心情走进了他的府邸⋯⋯科举过后,我命中状元,骑着白马回到了桃花庵,却听到了你离世的消息,我走进你生平居住了的寝室,瑶琴摆放的位置依旧,而你却离开了这里,我看到了你留下的纸条,我轻轻打开,你只说:“对不起!我负了你,我不再是那么纯洁,我配不上你。而且你必将飞上苍穹,卑贱的我不能束缚你⋯⋯”。

桃花落,闲池渴,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看着,我留下了泪,傻瓜,我家是显赫的名门望族,他不敢这么做,而且我的名气在京城大嚷,就算他诋毁我,还有家族做后盾。我爱你,爱的是你的心,要不然轻狂我怎么会选择桃花庵的你呢!今生我只爱你,没有人会像我爱你那样去爱你,我也不会再像我爱你那样去爱别人,是我的错,没给你安全的臂膀。我要为你报仇,世人如此欺我,我必将百倍于世人。

一叶兰舟,一声珍重,哽咽间别了谁?走好,我处理完琐事,我会陪你,点燃了小舟,随风飘向了远方。后来我一步步往前走,我杀了那个玷辱我最爱女子的监考官,最后成了彻头彻尾的奸臣。现在,世人唾弃的我能配上的你吗?

终是谁拨琴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离?多少红颜悴,多少相思碎,唯留血染墨香哭乱冢。你可知离世而去,亭台楼阁,没有了你,便再也没有了红粉笙歌;没有了你,这颗心也没有脉动的活力?承载着千百度的眷恋,我久久徘徊在你留下温柔的地方,在那桃花庵最秀气的水畔,我轻抚涓涓细流,想你轻抚瑶琴的一颦一簇,只是如此而已吗?落叶随风飘零,尘埃随风扬起,唯有我独自相思,流水倒影着孤单的背影。用泪挽留落叶的纷飞,用泪挽留尘埃的落定,只为你来时再也不离开。

(第二世)英勇将军和公主

窗外白色樱花纷飞。手持方天画戟,身披铠甲坐在白色的汗血宝马上,城门口已经挤满了来来往往的行人。门口的小兵看到我,急促地抱拳跑过来,激动地告诉我,陛下要面见我。让我赶快驾马回宫

终还是孽缘。陛下大喜的问我,想要什么封赏,顿时群臣都愣了一下。从我出生开始,陛下就对我很呵护,事事关心我。几乎我向陛下要什么,陛下都满足我。父亲对我说,对待陛下,要像对待他一样。唯一的解释:我父亲曾经救了陛下好多次性命。我跪着对陛下说我只要建安公主。陛下脸色一大变,直接退了朝。陛下呆呆地看着冰蓝色的苍穹,轻叹了一声,孽子啊!原来我是陛下的第5个儿子,因为后宫的政变,将我交给我现在的父亲谷将军抚养。

一场相逢,一夜良辰,浮华虚设伤了神。那一晚,风狂雨骤我偷潜进宫,和我心爱的建安公主约会,我在她闺房喝了些酒,后来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关系。第二天,白色樱花落满一地,我才发现生米煮成熟饭,建安公主也没有责备我,只是对我说等我来娶她,我又偷偷摸摸逃出了宫。

再一次,浊酒举起,只能挥泪斩情缘。陛下一直都逃避这个问题,直到第二年我又去打仗,陛下找到了建安公主,把内情告诉了她。当即,建安公主痛哭流涕,原来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现在我该怎么办?建安公主忘不了我,但是她又该以怎么样的身份见我?恋人、妹妹?最后她选择了离开⋯⋯

扬扬衣袖,一声轻叹,一声横笛,雨送黄昏花易落。大战凯旋,我回到京城,得知建安出走,派人找寻了好长时间终不见其人,这个阴险女子抛弃誓言,那些日子,整宿不得安眠。满眼都是建安留下的痛。陛下得重病,又逢奸臣当道,临危之际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我听后,一夜未眠,泪水如雨倾斜开来,锥心般刺痛,怨不得建安,怨不得父皇。

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幽夜清秋,深琐了生命最无情的瞳孔;枫叶北飘,冰冻了你我上演的刻骨铭心的话剧。苍天,你无眼。现在我无言,煮酒残花,空对湛蓝色的天空,驰骋沙场的一腔热血也被瞬间秒杀。生命之轻,而你我邂逅半生情缘却如此之重。誓言吟唱千千遍,不敌老天一句好聚好散。深宫寡人,双鬓已白,冷窗淡月下,忽听笛声奏鸣。是谁家横笛,吹动浓愁?淡淡笛声,使我无语凝噎。难言处,有谁可知? 如今也,不成怀抱。

白是纯洁的白,红殷红似血的红。最后我继承皇位,将争皇位的兄弟们都杀了,最后我怀着对建安的夙愿死了。死前,我分明看见樱花花瓣是红色。

(第三世)百合花来,人道是分离

没有初春的萌动附和着盛的朝虹,唯有深秋的愁闷伴随着至的寂寥。忘了冷嘲热讽的辱骂,想不起那阵子的世态炎凉;记起来相逢的地点,忘不掉当时的记录语言。相逢在大学,忘记了世间的禁忌,爱情让我选择了你,无视了他人的指指点点,没有什么天长地久的誓言,唯有高昂的走向了未来。最终历尽千辛万苦辗转来到这个诗般的国度,本以为相守相依,却被舆论打得体无完肤,退出了歌坛,我选择隐居,可是生命无情的给我打了一个照面。

寂寞的秋风驱赶着满地黄叶,医院外的我隐约看见了路人的笑靥,异样的轻蔑。你哭着告诉我,是急性脑瘤。傻瓜,你一个大男人,还像女生一样哭哭啼啼。两周后,我们结婚。没有一个人参加我们这场荒唐的婚礼,我把戒指慢慢带到他手上,他像个孩子一样。那晚所谓“洞房”,风吹灯烛虚起影,烛火彷徨轻摇曳。婚后,我带着他做了手术,结果很“幸运”,他高高兴兴的离开了这个繁杂的人世间,他好狠心,留下了独自思念他的老公。抱着他的尸体,始终不肯放手,后来有人打了110,我被送进了精神医院。

百合花开,人道是分离。在这个见不光的地方,我只有哭泣着想你,可是哭泣的声音过大,我就会被他们绑起来,扔进笼子里,或给我打上一针镇定剂,我只能在心里哽咽。亲爱的,在外边,我不能给你臂膀供你温暖,在这里,一点点眼泪的托寄也不行。落花有意流水亦有情,也是也躲不过骄阳的摧残。如今花开花谢,躲不过命运沉沦。

三世为人,三世与你相逢,在茫茫人海中。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未能陪你痴狂千生,伴你万世轮回。

请点燃我三世未燃烟火,幻化你一时迷离。点燃就好,仅仅一刻,我高举这微弱的星光,照亮你前进的路,驱逐你身上寒冷,让你摆脱阴霾。不再求功名利禄,不再惹半点俗尘,只求一所茅舍,一起静听那落花流水,静听那蜂飞蝶舞!

请点燃我三世未燃烟火,成就你我一时相遇。点燃就好,仅仅一秒,我目视着你可人的脸庞,牵你之手,走过淤泥,坐在草丛央。举头看那烟火,那纯净的白,那热情的红,那高贵的紫⋯⋯只愿这样陪你,看那繁复的烟花盛开我们的流年,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请点燃我三世未燃烟火,只为一时倾城。世人笑我疯癫,愚昧入世,看不穿又如何?知不知道答案又有所谓?与千万人之中,与你相知,已无憾,生命有可终,此情无绝期。那段最美丽的邂逅如春天的柳絮,飞舞在浪漫的空气里,最幸福的光线沾染着生命弹起最动人的乐章。

请点燃我三世未燃烟火,幻化你一时迷离。不为来生来世,只为漫漫途中与你相逢。不为相守相依,只为成就心灵之约的触电。

若只能缘定三生:

前生有约,今生相守,来生无悔

窗外云烟散,夜阑珊,尘缘已断,此情难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