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花语,花语云南

2017-11-28 17:18 | 作者:狼狈组合 | 散文吧首发

云心无我,几时想要忘记自己,看云吧,就约在彩云之南!

向你走来,我还是从分随缘,离你而去,我已情非得已。云南,让我留下吧,为了你的美丽,我情愿交出我的自由。

湖边,一间不大的酒家,湖波如寄,情心涟漪。一个人入戏很深,有点作,但总不会被认为是戏过。一张带着我体温的小纸卡,飞到墙上,一片五颜六色的寄语中。你若花开,我蝶自来。

你的花开在你的山水边、庭院旁,也开在我的唇齿间、眸光里。

云南鲜花饼,玫瑰作胚为裳。你号称三朵玫瑰一只饼,像我这样不消几口,便红蕊香消,我是不是饕餮了情?

个人的小问题,也是云南的大命题。通向云南的路上,站着爱情的斯芬克斯,绕过爱情是进不去云南的。

这里应属云贵高原腹地,天离地很近,山通常不高,云低低地压向山顶,仿佛伸手就能攫取。

这里并没有比远方更远,一种巨大的空旷感来自于时间的距离。君之迢迢 ,红尘紫陌,我所处之,天地苍茫。

云何空,亦何满,渴饮风餐,其色酡也。流连在云南的山水间,当无怪云之解意多情。怎得云有信,不辞山海盟。白首初心,氤氲青气,山之雪盖,水之涟漪。在自然这里,对爱的守望直接到了对美的守望。你秀色丰澹,覆我华裳,我溯流从之,婉如清扬。

如此山水,真真令人羡煞,不过一场风花雪月之情事,人如何做得彼此为誓,地久天长?

反之,人常常因为爱情的风花雪月而不敢走近爱情,但有没有人告诉你,不管你信还是不相信它,爱都在那里。昔我往矣,雪霏霏,今我来思,风清月朗。

当我走过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见到人来人往,却没能令爱情它眉目添伤。神秘的女儿国、走婚的摩梭男女,家里不设婚姻的房,只有爱情的床,是为了提醒爱的可贵,要如花捧在手上。愿彼此都能美好以待,纵然歌罢钱塘,赋罢高唐,不诉离殇。走婚,无边而金色的草海,如爱的花冠,镶嵌在金秋的艳阳。

在云南曾被人带去喝茶,是有名的云南三道茶,第一道曰苦,第二道曰甜,第三道曰回味。人说茶喝过这三道,人生的滋味就出来了。

好曼妙的譬喻!无解的人生,就如同漫无目的的旅行,个中滋味,茶抑或酒,总要淡过几回浓过几遭,方才能说,那里的路,我曾走过。

云南的茶对我来说,风花雪月才是它的第一道。

云南奉上的第二道茶,是它的古城丽江。年轻的人愿意叫它“一米阳光” ,而我将它暂作朝花夕拾。因为旅行对应着人生的缺处,就如同爱人是我生命的填充。我们已荡尽韶光,真的很想做个时光的拾荒者,能将遗珠找回并收藏。

丽江是你众里寻她千百度的那人,难得风月琳琅的尘间,还有人愿意繁华身外,守一盏灯火阑珊。

美人如玉,甚愿偕臧,怦然心动者,唯你山月清朗,色微凉。不过溪桥花院,阡陌水巷,寻常桃花坞里人家,却可以是一个人最温暖的思乡。暮色家门、青石板小径上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甚至更悠远的时间过客、以及他往来的青裳。在一个叫做家的地方,人才可以放松放肆的爱吧,漂泊里多的是仓促的同命鸳鸯。古城里的酒吧,有很多个“一米阳光”,翻译过来就是,叫我爱情。

世间问情,无非诗酒花。从来茶马古道上的驿站,花无眠,夜未央。原浮云易散地,却误入人间温柔乡。

有情也云彩,无情也彩云,问彩云之南,你到底有情还是无情?一段没有未来不问结果的同行,你告诉我,是为了在你最美的时候有我经过。是的,丽江,我来了,我该怎样爱你?可我还是爱你。

建筑如画,婉约时光里的黑白词章,你平仄着谁的脚步,于历史的窄巷?江南文化的千帆过处,西藏文明的万径暮雪,可曾由彩云衔来,你将它细密地刻于心版,游走在东巴记忆的故乡。你厚重如酒,浓饮沧桑,也清新如茶,淡约静赏。拥瓦听雨,你绮裳丽巷,溪桥映雪,你减褪红妆。古城一里街巷,一里画廊,画明月心,你若不来,我亦不肯老,如此执着向美,游走在古城魂魄里的,当是一颗不老的花心。

来到古城,遇到的是正当好时候的姑娘,我的第二道茶,还要叫朝花夕拾吗?

我的思绪在催促我,要亲手端上我的第三道茶,它们都是美丽的回忆里的珠玑。说实话,在云南我是从里到外地被美了一回,我汗颜我美丽衣裳包裹着的粗糙与草莽。

花就是花了,还用再证明是花吗?花不过是最自然的活,闲到了极点的逸志。人海里,你仗剑踏歌,我落花独立,应没所谓高低,皆入境界而已。

这里的古镇,家家花锦覆地,还用问,你在这里还好吗?

这里的宾馆,如家、如花园,花香语,晒衣当庭。宾馆,宾之归也,要定该是几级?只记得它的花装饰过你的窗,就像曾经谁的窗装饰过你的

云南花语,花语云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