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容华贵的牡丹,众香国里最壮观

2017-04-26 12:34 | 作者:飞翔的大鹏 | 散文吧首发

四月的洛阳,正是牡丹盛开的季节。我接到通知,应邀参加参战老兵联谊会。乔羽的牡丹之歌,被蒋大为唱红大江南北。但是,洛阳的牡丹,我还一直无缘亲眼目睹。这次,我可要一饱眼福了。

4月12日上午,我坐上合肥到洛阳的动车,中午就到达洛阳了。在洛阳西山宾馆的大门前,我们的教导员亲自站在那里,迎接所有的参会人员。他矮矮的身材,敦厚,慈祥,黝黑的脸颊,堆满了笑容。我们有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他认识不认识我们,我不清楚。我一见面,就认识这位老首长。老首长,在我记忆中最深的一次,是在全营的战前动员大会上,他慷慨陈词,浓浓的四川乡音,讲起话来,掷地有声。当时,我在聆听他的演讲以后,满腔的热血,顿时就沸腾起来了。我慷慨激扬,又是写请战书,又是写入党申请书。因为,我当时正是热血青年,血气方刚。像个打了足足气体的皮球一样,只要给一点外力,就会砰然弹起。那时,我只是这些众多的激情士兵中的一员,战友们更是如此。如果,现在那个拱形的大礼堂还在的话,教导员在动员会上铿锵有力的发言,也许还能听到回音呢。

下午,参战老兵联谊会正式开始。整个会议都是按照预先议定的程序,按部就班地进行。虽然这是我们自发组织的会议。可是,成功,圆满,吉庆,祥和的会议氛围,要是与地方政府组织的会议相比较,我认为还有可参照价值的。

联谊会后,我们各自到自己的房间去,这是会议筹备组预先给我们安排好的。在报道时,我们就领到了房间的钥匙。宾馆房间的设施,普普通通。这次参会的人员有一百多人,那么,各种议论也就避免不了。教导员,像在部队时的工作形式一样,每个房间,他都要检查一遍,只是没有那么多的连长排长陪同,现在身边跟着一群战友,曾经严肃的面孔,变成现在的喜笑颜开,热热闹闹,说说笑笑,每个房间都被笑声塞得满满的。当他走到我的身边时,房间塞得满满的不仅仅是笑语声,还有我们这些久别重逢的战友。教导员走到我跟前,拉拉我的衣领,笑嘻嘻地说:“小张,还记得那年你睡猫耳洞时哭鼻子的情景吗?”

我立正,敬礼,说:“报告首长,当然记得。”然后,我将脸靠近教导员的耳边说:“那些臭事,现在就不要说啦。怪不好意思的。”

“要讲,要讲,要天天讲,月月讲。只是不要让地球人都知道就行了。你说,是不是啊。”房间内,又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教导员的一句话,将我的思绪又引到那战火纷飞的岁月

那是一个没有月光晚,我们部队行进的车队,在山区峡谷间的公路上停了下来。我们营部接到命令,就地结合。我们迅速地从车上下来,按班排连建制,整装列队。夜,静悄悄的。群山起伏,苍茫,朦胧。大家默默无语,静静地等待着首长来发布命令。

连长史长剑将两手提到腰间,跑步到队列前的中央位置,立正,敬礼,声音压低,句句说得准确清晰:“接到营部命令,现在宣布战场十条纪律:一、服从命令听指挥;二、不得临阵脱逃;三、不得畏缩不前••••••••”浓浓的四川乡音,像是在复制教导员的指令。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中,我仿佛比任何时候都看得清楚连长那张脸,是多么的认真,严肃,沉重和威严。元月的月夜,寒风凛冽。严峻的形势,更使我双腿哆嗦,风寒而栗。心想,赶快让我们发起冲锋吧,让我在冲锋的途中,打一梭子弹吧,我要让冲锋的跑步,来尽快驱赶走身上的寒意,我要让愤怒的子弹,撵走心中的胆怯。战场纪律宣布以后,我们连接到的命令是就地构筑阵地,立即进入战斗准备。那一夜,我们的双手,和战备锹亲密地接触一夜。那一夜,我们的战备锹,吵得土地老爷夜不能寐。第二天清晨,太阳从葱绿的山顶上慢慢升起,山岚在山谷间袅娜地腾起,使山林蒙上一层神秘,增添一层遐想,旭日是那样的明媚,那样的灿烂,那样的辉煌。在我的记忆中,那是我看见最美丽的日出景观。

进入阵地的第二天上午,各连队接到命令,部队可以在阵地附近,就地宿营。那时我们的部队没有宿营帐篷,我们在连长的指导下,充分利用当时的广西地理环境,在梯田的田埂旁,挖了一个能够躺下一个人的小战壕。这个小战壕,是斜向挖下去,上面的顶,是自然土。这样,既能够防止弹片飞来伤人,又可避,遮阳。这种的隐体,大家后来统称叫猫耳洞。

进入阵地的第三天上午,教导员来到我们连的阵地来视察,看见我坐在猫耳洞的洞口旁,问我:“艰苦吗?”我立正,大声地回答:“不艰苦。首长辛苦啦。”话刚说完,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教导员没有批评我,而是走到我的跟前,用手擦去我挂在脸颊上的泪珠,用浓浓的四川乡音,和蔼地说:“小男子汉,要坚强。哭鼻子,不是男子汉哦。”然后,又用大手轻轻地拍拍我的肩膀说:“做个坚强的男子汉。你这个兵,是最棒的。”一席话,说得我心里暖呼呼的。我立正,向教导员敬礼。教导员走了很长时间,我敬礼的手仍然没有放下,我浮想联翩,汹涌澎湃。现在,我都想不起来当时我又是在憧憬什么想,满脑子又是如何在信誓旦旦了。教导员提醒的这些故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其实,这是三十八年前发生的事情。

参战老兵联谊会的第二个活动项目,是去洛阳隋唐城牡丹园,观赏牡丹花。洛阳,有许多游览胜地,洛阳的牡丹,是最有观赏价值的景物。北宋有个文学家,名叫欧阳修,他写了一篇《洛阳牡丹记》,他说洛阳牡丹为“天下第一”。要我说,我们安徽巢湖银屏山的牡丹,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因为,我是合肥人,我常住合肥,常去巢湖,我看家乡的青山,绿水,花卉,草木,都是天下最美的。说自己家乡好的,不仅仅就是我一个人。欧阳修说,曾经有一位越人,也携带着自己家乡的牡丹到洛阳去,将他家乡的牡丹与洛阳的牡丹相媲美。结果,还是洛阳的牡丹赢得了天下第一的美誉。

我们是从洛阳隋唐城牡丹园的西门走进去的,西门的设计很有特色,高大的古城墙,镂空一座双层飞檐翘角的古屋。大门的南面墙面上,挂有两块铜牌,一块是隋唐城遗址植物园,一块是隋唐城牡丹园。走进园里,每一块地上培育的都是牡丹。但是,相邻土地上的牡丹品种,都是不一样的。这个季节,正值牡丹盛开,在一片绿色的海洋里,点缀着红色,紫红色,粉红色,百花争艳,姹紫嫣红,美丽得让人羡慕洛阳人的艳福,魅惑得使人留恋忘返。噢,特别是有一片泛青的白色牡丹,最富有诱惑力,像一朵朵行走在人群中的靓女,不容你不回头,不容你不留影,庄重,典雅,像一群淑女。我真想在这百花丛中躺一会,让我陶醉一次吧,就让我做中国第一个醉花男儿。

在牡丹园内,主要栽培的都是一亩一亩的牡丹花。也许是园林设计人有意添上几笔,在其中镶嵌几株其它类型的花卉。在一个小广场的西北角,就有一株樱花,开得正艳,引来许多游客伫立,观赏,留影。一群身穿白色校服的姑娘,相互拍照。最后,她们想留个集体合影。她们看我一个人在自拍,就恳请我帮忙。我当然乐意做这份义工。现在,每当我翻看洛阳牡丹照片的时候,仍然时时会想到这群姑娘。活泼,可。这真叫云想衣裳花想容啊。

傍晚,有一位战友回到寝室,骄傲地对我说:“我看见了一片黑牡丹啦。不虚此行,真的不虚此行啊。”我没有这个艳福,失去了这次机会,一睹黑牡丹的艳美。看来,对花的恋爱,不只是我一人。

晚间休息,战友们谈论到白天观赏牡丹美艳的时候,不知是谁,却联想起年轻时代的恋爱故事来。我们的连长还在不经意中透露一个三十八年前的小秘密。我们部队刚刚从前线回到祖国,基本上都是住在广西的老百姓家里。我们住的那个村庄,好像都是壮族村民。那是一个拥军爱民的模范村,村民对军人的关爱是有目共睹的。村里的姑娘呢,更是把部队里的年轻士兵,当成人世间最可爱的人啦,唱山歌,写情书的故事经常发生。部队的士兵,是不允许和当地老百姓的姑娘谈恋爱的,这是部队铁的纪律。我们连队中的一个战士却犯了这样的错误,暗暗地和住户家的姑娘谈起恋爱来。教导员知道了,将连长和那个士兵叫到营部,狠狠地批评一顿。连长说:“我现在都还记得,教导员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的火。他对那个士兵说,你这个龟儿子,给老子记住,赶快找那个姑娘谈谈,给我把那个恋爱关系中断了,还不要给老子搞出事来。你这个妈养的,给我捅出这么一个大事来。”那是一个江西兵,说起话来挺逗的。他说:“教导员多骂我一会就好了,四川乡音真好听,说起话来就像唱山歌,听起来,挺好玩的。我老是四川人,我就爱听四川的乡音。只要听到这个熟悉的乡音,我就有说不出的亲切感。”

观赏牡丹,联想芳容。看来普天下,也不是我一个人,更不是唐玄宗的专利。但是,雍容华贵的牡丹,使我想到更多的却是关于它的那些故事和传说,这使我使猛然又想起乔羽老先生的《牡丹之歌》的歌词来。他说,历经风寒的牡丹,才会这样生机一片,娇媚的生命才会有这样丰满。也只有经历风寒的牡丹,当风吹来的时候,才有可能在众香国里开得最壮观。我们想,我们这些兵,不正是这样吗?如果,我们没有经历那些峥嵘岁月的战火洗礼,我们的生活能有如此丰富多彩吗?我们的人生阅历又怎能如此丰满?

文\飞翔的大鹏 安徽合肥 1595690693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