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青春

2018-07-21 17:47 | 作者:天地有容 | 散文吧首发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转眼间,已经走进婚姻的殿堂,再回首,曾以为会伴随好久的恨早已如一缕青烟随风消散。。。独自一人时,静静的低头沉思,大好的青年华已悄悄逝去,奔三啦,呵呵,睡中,我还是那个 愤青的小男孩,屡屡轻狂,所以事实跟梦中的懵懂反差太大,有时会接受不了,会莫名的伤感......

那时,手里拿着最新式的复读机,那是自己攒了好长时间零钱才买到的宝贝,一遍遍听着《蒙娜丽莎的眼泪》,嘴里还不时的哼着,不管跑不跑调,直到同学们都笑看着自己才羞涩的闭上嘴巴静静的听着。那时候刚流行绣简单的十字绣手链,几个好友相约着去购买廉价的手链,上课的时候也是低头偷偷的绣着,满以为早点给心仪的女孩带上,那是多么幸福的事......爱幻想的年龄,想法也是稀奇古怪,能为一碗牛肉汤锅,半不睡觉,等候着值班的老师走远,悄悄的溜出宿舍,一顿海喝,然后再一帮人晕晕乎乎的走出饭馆,多宽的马路也觉得窄,踉踉跄跄的迈着步子,忽然有灯光一闪,酒醒了一半,一伙人忙钻进旁边的厕所,半天不敢出来.......宣威中学门口,各种情愫交织下我不想念书,一伙人送我走出校门,坐进车子的时候,大滴的泪水打湿了衣襟,第一次感觉到那么心痛,车里在放着张艾嘉的《爱的代价》,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我点播的。回到家,母亲一句话都没跟我讲,我明白她的想法,但我心里一直不能释怀,不肯就这样妥协重回学校,带着一份沉重的心情,我踏上去贵州打工之路,在闷热的火窑里,满手的老茧磨去我的傲气,几个月的劳动也让我明白了许多,一个月后,我又重返校园,但又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了。好久的自卑让我话变得很少,直到那人出现,那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甚至有一点男人婆的味道,当时我就想,怎么会有那么疯狂的人,笑声老远都能听见,慢慢的熟悉了,才明白那笑声是能冲淡心中的阴霾的,不知道是那一份份可口的早点还是那份浅浅的关怀,我开始笑了,从此相互鼓励着,课桌里也变换着出现各种零食,心宽了,慢慢身体又开始发福了,每当跟朋友说起往事时,我总摸着肚子微笑着说:知道吗,俺曾经有一个外号“阿肚”......时光总是那么迫不及待的夺走你的一切,转眼我来到了昆明,离开那份宁静,我好久都不习惯,只有守着宿舍的那部电话来排遣心中的烦躁,也许是看到太多的情侣出双入对,我开始动摇了,慢慢的断了那份思念.......

临近毕业了,同学都找到称心的实习单位,开始慌神了,四处乱撞,就这样去到了昆阳, 和一群妇女在一起工作,每天都是听着家长里的闲话,时间久了,也就变得粗俗市侩了。一群二逼青年,推着一车满满的腐殖土小跑着,嘴里还叽里呱啦的讲着笑话,就这样一直穷开心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就这样度过了实习生活....

曾经,不再有,生活,剪不断,理还乱。幸福这东西,总是会让我们迷失在流年里,匆匆路过的人,不曾停留,青春,像一首歌,唱完就结束了,清楚像一场,下了就停了,青春里,我们错过的人和事,一切的一切,都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