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路上的拾荒者

2017-10-07 12:33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信封题字如碑

寄往重山以北

能否与过去的我相会

但愿茫茫人海之中曾有某位

读罢落款年月为我落泪

文|斯文陈

守在各自的天涯,掬一捧往昔的温软,饮不尽的哀愁,望不穿的遥隔,任无枝可栖的孤心,飘在沧海,寒在风中,淋在里。深情几许,只一瞥,山水千转百回。行一程,白云深。朝来暮去,晓风霜月。执一句诺,就了今世,两全你我。

听到故事枯萎,便错身失散于人声鼎沸。沿着既定的方向走过一季又一季的花开,一年又一年的轮回,最终只剩一纸灰烬固执无畏。曾经的温柔,在岁月转了几数轮回,被岁月定格的画面,又该如何纠错执行?记忆仍在岁月流淌的渡口逗留,任细雨打落身影彷徨,剩下一地的记忆碎片和一条长长的你留下的足迹,唯我一一捡起,做记忆路上的拾荒者。

多年以后,拉开记忆的卷轴,而我已褪尽颜色,成为画中一片空白,只因你从未在此落笔。未来越来越,曾经越来越长,偶尔的一句问候,都成为了不可奢望的念。在多少个午回,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已然和你过完了一生。

时光流转,旧时光与落日依旧。关于你的记忆,就像一本只写了序言的书籍,再也无法翻开第二篇。当落日坠入晚霞,月光穿行黑夜,树叶长回了原来的模样。航班没有到达,从此便不能靠岸,依旧漂浮于那片只属于我的记忆的海。长夜微微蹙眉,念及你,就像一颗小石子坠入原本平静的海,从此便波浪滚滚,惊涛骇浪,永不再停歇。

过往情感,就像一封封无处投递的信件,摩肩接踵的人流,无处安放孤独漂流的灵魂。数年未寄出的信封堆积如山 ,寄往重山以北,那跨越山峰的思念,是我不能触及的你的温度。那细细长长的念,如断了弦的古琴,如流水般断落,再也无法弹奏出让人魂牵梦绕的弦音。后来,你不见,忽然,我乱了。我用时间的尘埃,涂抹数十年的荒芜年岁,抹不掉的,只有关于你的记忆的轮廓。

信封题字如碑,寄往重山以北,能否与过去的我相会?你会不会邂逅他乡异客知我喜悲,读罢落款年月为我流泪

落笔于10.06

qq:293189722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