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白头,倾尽余生

2018-02-13 16:53 | 作者:子非鱼 | 散文吧首发

来幽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苏轼《江城子》

微风轻轻拂过湖面,一池水漾起波纹。远处的鱼塘携卷着涟漪款款而来,他唤过鱼过来,却不知也唤来了他一生的女子。自此千山暮,粉黛佳人,皆不入眼。

她叫影,影子的影,他叫轩,轩昂的轩。命运就是这样开始无休止的痴缠。

那一年的杏花微,他细赏这满园春色。楼阁曲折,听见雨水从那黛色的瓦楞间轻轻滑落,叩击着他的心门。不经意间便看到了正在梳妆的她。玉颜逐梅影,黛眉画如烟,三千青丝婉转而下,娇笑嫣然。只一抬头,望见他深切的目光,只一眼,便可沉沦。原来用一生去寻找的,只在这一刻不期而遇。

他一身青衫,长身玉立,身后芙蓉开遍满园。雨毫无征兆的下着,淅淅沥沥在替这对佳人互吐情言。只一眼 ,他便迷恋上她,只痴痴静默在雨中,不肯离去,仿佛只要离去,以后的山水迢迢,独留自己一人终老。

淋湿了呢,要当心身子,不如这把伞借给你撑。那声音如同千年前落入玉盘的珠玉,余音袅袅,在心上荼蘼开来。她的伞在他头顶,只这一擎,便盖住了世间的悲伤离合。

她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他越想看清,他的身影越远,最后,消失不见。留他一人在雨中静默着。

雨越来越大,最后竟成了雪。本想白头一场,共过此生,却不料只留一人……

只这一走,便是十年。

有些人有些事早已深入骨髓,成为生命的一部分,根本不需要刻意铭记,就是难以忘怀。

行于街上,偶遇,只匆匆一瞥,他认出了她,她认出了他。却无奈只匆匆一瞥,便是天涯陌路。

十年,幽明路隔,都在世间挣扎徘徊。早已风尘满面,两鬓染霜,他不再是她年少时,于杏花微雨中看到的鲜衣怒马的少年,她也不再是他当年看到的那般惹人怜。但只一瞥,她认得他,他认得她,就以足矣。

三月的细雨纷纷,年复一年不知谁还记得谁 。一段情深,却在世事中沉沦,却道当年一把纸荷伞,遮尽世态炎凉,红袖添香。

只有那年那天的暮雪,一夜白了头,沿着雪路一直走,却还是没等到那个倾尽余生思念的人。

只是用一场雨的时间遇见你,便已足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