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听雨

2019-05-08 11:37 | 作者:心随缘 | 散文吧首发

五月听

五月的巴里坤,细雨绵绵,轻轻地不想打扰任何人,从早上的阴云密布中开始零星滴落,到中午时分,不经意间地面全湿了,路面上已经有了些许的积水,早晨出门没有带伞的人们快步行进在雨天里。忙碌的人们回家吃饭,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在意这漫天细雨,任其自由飘落。这雨也丝毫不客气,想落哪就落哪儿,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使劲地下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路面楼顶,树林花丛,草原田野,车窗屋檐……等着急上班的人们再次出门,这世界已经被细雨吞噬,虽然不是倾盆大雨,但雨滴比先前大了,雨帘比先前密了,雨速比先前快了。不像是显摆,倒像是表演。人们无奈地撑起在家闲置了一年的雨伞不屑地冲进雨雾中,南来北往,高低错落,快慢交互,各色雨伞倒是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幕降临,天越来越低,雾越来越沉,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忽大忽小,任性地从天空飘落下来,下班回家的人们无奈地再次撑起伞游离在大街小巷,感觉浑身都被这雨淋湿了。

夜晚隔着窗玻璃看着那熟悉的夜景,灯光依然,雨声相伴,亦真亦幻,仿佛人间仙境。看雨,是一种心灵上的解压。有人说,不懂雨的人,是没有味道的人。其实,你懂不懂雨都无关紧要,关键是看着这雨,看着雨滴落下的瞬间,将心事一点点的融入雨中,不必说出来,任由这雨淋湿再淋湿。看累了,躺在床上,静听窗外的雨声,如歌般美妙,如诗般惬意,好似行云流水,又宛若一位少女在窃窃私语。听雨,是一种感情的宣泄。闭上眼睛,屏住呼吸,这雨仿佛就滴落在身上,有节奏地敲打着灵魂。雨入心,淋湿了所有往事,荡涤出新的希望!

早起开窗,一股冷气直冲进来,天空比昨晚高了许多,但窗棂上不停滴落的雨滴告诉我,这雨一夜没停,大方地天空将积累了一个季节的雨都毫不保留地送给了大地。任凭这凉风吹进来,屋子里瞬间凉爽起来,打个冷颤,赶紧加衣。打开手机才知道这是一场节气雨,节气之交,之交,气温变化,下雨是自然的。这雨起初还有点儿春雨的绵绵之意,下着下着又呈现出夏雨的豪爽之气,把个大地连同所有什物都洗的干干净净,清新俊逸。尤其这刚刚从春天走来的新绿,让人感动亲切温馨,这从春天留下了的空气,清凉舒服。下了一天一夜的雨,把巴里坤的天涤荡得如此宁静,如此典雅。

五月的巴里坤,才停暖没几天,这雨一下,冷飕飕的,人们又把还没来得及放进柜子里的厚衣服穿上了。巴里坤的雨是冷的,不管什么季节,只要一下雨就会降温。这雨下着下着就成了。这次也不例外,远处的天山又被雪覆盖了。远处雪映山岭,近处雨落长街。刚刚睡醒的大地,显得格外精神。道路两旁的树仿佛一下子被这雨淋绿了,这绿来的太快太突然。榆钱串儿压低树枝,竞显那一抺新绿。巴里坤草原,昨天还只是隐隐约约的有点儿绿,今天这雨一下,一大片一大片的全绿了,像是被画家着了色。刚刚脱蕾吐艳的榆叶梅、迎春花显得格外娇艳,仿佛要用这粉红、这黄色装扮巴里坤的五月。沉寂了一天的巴里坤小城被这雨淋醒了,美美地洗个澡,伸个懒腰,舒服爽快,精神抖擞。

撑着伞遮住雨,没滋味,我就喜欢在雨中扔掉伞,大胆地淋雨。尤其像巴里坤五月的雨,细绵绵凉丝丝的,滴落满身,像是初喝酒的人喝一口下咽的感觉,辣味和冲劲远远大于酒的香味。那种冷,那种颤抖,会让人一个机灵清醒过来,在雨中,或走或停,独自感受着雨的情调。不管你是否情愿,这雨都包围着你,向你诉说着她的故事。蓦然间,一阵轻风,满脸的雨珠被吹散,让人周身轻松,零距离地享受大自然的美妙。也许正是因为这雨的陪伴,似乎不感到寂寞。这雨淋漓了我的心事,心绪越来越美,脑海中总会跳出一些文字,总有写点东西的冲动,用笔定格住这小城的春夏之交雨韵图……

雨过天晴,等待下一个雨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