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秦淮,金歌舞

2018-09-10 15:06 | 作者:带着战友去冲锋 | 散文吧首发

金秋云卷云舒,一抹流云缠绕着金陵古城,微风轻拂,河水荡波,那枝叶慢摇着远古金陵的诗韵,空气弥漫着梧桐树叶的味道,每当一缕秋风漫天掀起,那金黄的梧叶瞬间铺满了南京大街小巷,六朝古都金陵秋,六朝金粉十里秦淮水波荡漾,美丽的河畔,楼阁长廊,画舫游离,这时的清风漫撩,一阵的烟朦朦缓缓飘至,淹了这美艳的秦淮河。

时光穿越时空,朦胧中我走进了千百年的美丽秦淮,入,那身着绫罗绸缎的女子拂袖舞起,婀娜多姿碎步舞过文德那夜色之中的长廊,十里秦淮歌舞升平,莺歌燕舞,灯火阑珊,迷离的河面荡漾着七彩的灯火,宛如柔美绸缎飘落在水面,荡漾成水波,那画舫缓缓穿梭于水面上,两岸古朴典雅的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店铺、画廊、亭阁、夫子庙、文枢院、戏园子、白墙黛瓦,乌衣巷、古院屋红灯笼串串随风轻摇,清风携着细雨拂过,绿水黛影,那叶随风飘荡在水面随波逐流,金秋的荷叶渐渐铺满河面,那荷花渐渐落败,那花瓣随风漂流,美丽的景色让我神魂颠倒,游走在美丽的画卷中,我仿佛回到了十里秦淮远古的时代

月色迷离,香风四溢,曾经的秦淮河畔,画舫曼撩烛光摇,一些个歌达官贵人,政客要员,风流倜傥,文人骚客画廊中饮酒赋诗,一杯交盏推心置腹,思乡饮愁怀才不遇,那小女子拨弦低吟,一曲清唱诉衷肠,红粉佳人水袖翻飞,轻歌曼摇金歌舞,,那忧婉惆怅的舞姿,纸醉金迷的呻吟,秀女们曼妙的舞姿,舞醉了不知多少官宦贵人。

古时,金陵秦淮河的内河,称“六朝金粉”的“十里秦淮”最繁华的地带。那些个已经遥远的昔日旧梦,岸上水榭歌台,金歌曼舞,岸边叶柳垂帘,随着一阵清风吹过,濛濛的烟雨向水面泼散,那画舫在水中游离,轻歌慢摇,“浆声灯影连十里,歌女花船戏浊波”,在明清时代,秦淮河一带成为王公贵族的纸醉金迷之地,“画船箫鼓,昼夜不绝”,上演了不少凄艳哀绝的风流韵事,旖旎了这十里秦淮的水光夜色,在桨声汩汩中,细细领略那晃荡着蔷薇色的历史秦淮河的滋味,坠入历史的梦幻之中,再现“桃花扇”的情节,神往六朝金粉景象,仿佛又重见当年画舫凌波笙歌彻夜的繁华。

依窗听风耳畔过,那桨声依旧,水浪滔滔,画舫依然漂泊在水面,隐约我似乎能听到那秦淮八艳的清歌丽曲,从秋水的深处隐隐而至,缓步在秦淮河画廊中,望着来回穿梭的五彩画舫,我细数着明末清初秦淮八艳“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李香君、寇白门、卞玉京、董小宛。”在风尘的烟雨中我看见了,她们都是明末清初,生活在秦淮河上的红尘女子,个个都是才貌双全,卖艺不卖身的名角,如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

清静的日子总是给战乱而破,史书里记载,明朝衰败清军兵临城下时,你拒绝投降,夫君降清去了京城,也绝不同流合污,独自留在金陵,尽全力资助那些抗清义军,柳如是你不愧为“秦淮八艳”之首,在古时的十里秦淮的记事中,发生的那些个国爱家的铮铮铁骨,那些不让须眉的女子,更让后生敬意。虽然“秦淮八艳”故事,早已飘散在历史的天空中,沉淀在烟雨散去的秦淮水中,娓娓道来那六朝金粉,总是让人们浮想联翩,魂牵梦绕。

金秋,夕阳下秦淮河让晚霞浸染,我独自乘一叶兰舟漫游在秦淮河中,这夜月圆风静,两岸的灯笼将秦淮河的水照的五彩斑斓,我坐在这游离的小舟上,沏上一壶香茗,自斟自饮,是啊!虽然秦淮河畔早换了旧时的模样,当在这绮丽斑斓流淌的河水中,沉淀的却是金陵六朝金粉的厚重历史,当小舟穿过了文德桥,在夜风和流淌的秋水中,我还是能够捞起十里秦淮的翠影,我怎能忘记乌衣巷、文枢院、白鹭洲和千年的夫子庙,我还能记得杜牧那首诗《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那股子江南十里秦淮的烟雨弥漫了我的心头。

我记得孩时文德桥,那桥畔的豆腐店、荷叶包着的猪头肉、澡堂子、戏台子、雨花茶、茶楼里南京白话,老南京金陵姑娘那土土的乡音,窃窃私语,总是让我难忘。

金秋我踏着烟雨而来,心怀中揣满了乡愁的诗意,寻你千年十里秦淮金歌舞的影像,我魂牵梦萦的六朝金粉,我诗意中秦淮河水,荡漾着金色的秋韵流淌不息,我在濛濛的细雨中踏着诗韵而来,找寻你金陵六朝金粉的文化,寻着金陵墨迹而来,让江南的墨韵渲染,让金陵六朝的文化升华,这梦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货运中心:张 敏

2016年10月21日15:15分完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