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村城工碑记》注解

2018-11-15 17:01 | 作者:巨石 | 散文吧首发

官道村现在叫屈家村,全村人普遍姓屈,分前后两个村,过去住在同一个城堡,约一千五六百口人。屈家村位于乾县西陲的漆水河畔,与乾县名村孟家店南邻。解放后,孟家店、屈家村和徐家崖三村,一直隶属临平镇武兴行政村,行政管理机构设在屈家村。

之所以叫官道村,是屈家村在丝绸古道旁,官道从村北通过,孟家店就是古道上著名的车马店。这条古道属于自然形成的商道,东从丝绸之路的礼泉县城起,绕过乾县县城,经过义村、杨善村、杨汉镇、临平镇、孟家店、扶风、岐山、凤翔、陇县关山牧场出陕西境,进入甘肃省直达兰州。清朝末年还有驮队往来,民国时期逐渐冷清。解放后,古道结束了千年繁华而废弃,现在古道经过的村子还有官路的地名。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两小时后,由张凤翙打响了西安起义第二抢,其他省纷纷效仿,革命风暴在全国风起云涌。辛亥革命爆发后,乾县有什么动静,临平又有什么动静。《官道村城工碑记》为我们记载了当年的情形。

石碑立于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12月,农历壬子年十一月。据石碑记载,先一年辛亥革命爆发,土匪强盗横行,官道村为了加强城墙防御,经过村民商议,便动工修补城墙。后因乾陵燃烧辛亥战火,影响了工程进度。次后因临平镇强借工具,村民感到无赖,又耽误了工期。一年后城墙无法竣工时,几个工头决定先立碑后竣工。原碑文没有断句,标点符号为笔者所加,括号内为笔者注解,□为模糊字。

昔滕文公以“事齐事楚”(滕国应该依附齐国还是依附楚国)之谋,问于孟子,而孟子对以筑城凿池。斯言也不独为滕国良谋,而亦为后世人民卫生保命之良法也。客岁(去年)季秋(农历九月)之初,省城兵变,土匪蜂起。大户被抢夺之灾,小康有累卵之危,皆缘于无城致招此祸。余村虽有城垣(墙),半就顷玘(倒塌),防窃盗而尚虞(担心)不足,杜流寇而岂能有余。父老咸尤,爰(于是)义修筑,少长毕集(聚集),贫富皆愿。是月(去年九月)二十日兴工,自东北方起首。众皆踊跃,余亦欢心。不月余,而东城告竣,爰(于是)筑西城。静坐书斋,最喜叫号之声,时闻窗内滑车之响,日满城中。讵期(不料)月(去年十一月)十五,新(革命军)甘(甘肃救援军)两军大战乾陵,礮(砲)响连天,抢声震地,黎民惊骇,工几停止。幸赖诸工头极力督率,好言抚慰。不数日西城亦竣,复筑南城并东北角,虽大风大,未尝少息,辛何如也,苦已□矣。至全月(去年腊月)二十日,以外南城,次第工竣,通筑北城。方自幸工成八九,断不至如半个三角等□待,致贻笑于邻村也。孰意筑未多日,适值临平镇补修城垣,而该工头某某等,杖依民团兵弁(低级武官),横行邻里乡村。突于正月初三日早,随带车马,将所用绳椽土笼架门等件,以借为名,强行拽去,希图己便不恤(忧虑)人言。当此之时,父老颇多不平,妇孺亦为饮恨,议论纷纷,鲜不谓戎马仓皇(忙于应付战事),并无天日也。余村之工,由此遂寝(停止)。该镇之城,从斯顿兴。二月下旬,余于众工头忍气吞声,前后周旋,令置器具,少椽则拆房毁屋,无钱则出息揭债,布置停妥,重令兴工。嗟乎!经费千余串,管理十余人,艰苦备尝,心力俱瘁。此固吾辈没世所不忘,而亦后世子子孙孙所当纪念也。最可恨者,延至芒(芒种)前,蝶墙(城墙上的外高墙,用于防卫)未起,湮(淤堵,滞后)于秋后,土性极干,欲观厥(其)成,必待来岁。而况该镇,所借器具,尚未全还乎。兹值仲冬(今年十一月)初,诸工头欲先建石,嘱余为文,余未揣固陋,备述情形,书之

评论